《我是村裡首富》[我是村裡首富] - 第七章 任木的過往(上)

好一會,任木才捂着腰從地上爬起來。

看了躺在地上還沒緩過勁兒的那人一眼。

三十來歲,長得微胖,還是個任木的老熟人。

劉子剛,枕壺村的外來戶,也是村裡的首富。

正是任木昨天剛定下的目標,要超過的那個人。

看到和自己撞車的人是他後,任木的眼神頓時變得鄙夷。

”還我左你右,就你這智商,還枕壺村首富呢?你這個首富是搶紅包搶來的吧? ”

”哎喲喲。 ”

劉子剛捂着腦袋和屁股直哼哼。二八大杠比較高,這一下是真給他摔疼了,半天都沒緩過來。

但一聽任木的話,他就像打了止疼劑一樣,立刻不叫疼了,瞪着眼睛,不屑道: ”我好歹也是大學畢業,智商再怎麼樣也比你一個高中都沒上過的泥腿子強。 ”

”什麼大學,別往自己臉上抹金。不就是個破大專么,找那些廁所里貼小廣告的,五百塊錢就能買一張畢業證。 ”任木嘲諷道: ”喲喲,咋還騎上單車了呢,你車呢?你不最喜歡在村裡一路開車,一路按喇叭了么。 ”

”是不是破產了,被人開走抵債了? ”

”你就是羨慕嫉妒恨,懶得跟你這個窮逼廢話。 ”

說著,劉子剛推着單車就要離開。

任木悠悠來了一句: ”走慢點,別一會兒把褲子跑丟了,光腚在村裡轉圈。 ”

”你…… ”

劉子剛臉都綠了,這句話就好像一把刀, ”噗呲 ”一下扎在他的心上。

他和任木確實有仇。

而且他認為,這個仇還很大。

那一年他二十歲,任木十二歲。

他在任木家門口撒了潑niao,結果就被任木給追打着跑了半條街。

當時半個村子的人都驚動了。

幾十個人圍在那看。

看他被任木扒了褲子,用小竹鞭抽的哭爹嬌娘,嗷嗷大哭。

被一個小孩給打了屁股,劉子剛這人算是丟大了。

從此就開始記恨起了他。

而任木呢。

一方面覺得劉子剛能當枕壺村首富,完全是走了狗屎運。

他家一大半的錢,都是娶媳婦陪送的。

他靠自己掙得,連個零頭都沒有。

關鍵這B還老在他面前炫耀,裝13.

任木那暴脾氣能慣着他?

一見面就開懟。

每次任木都用他在全村人面前光腚的事兒刺激他。

劉子剛也每次都被氣的要爆血管,但卻又無可奈何。

他連十二歲的任木都打不過,更別提現在了。

這回也不例外。

劉子剛咬着牙,直接猛蹬單車,呼呼呼的跑了。

”呸!晦氣! ”

任木吐了口唾沫,推着電動車走了。

被這麼一耽誤,任木去縣城存完錢,買完菜回來的時候,已經中午了。

任木趕忙回到家,開始嚴陣以待。

等待大批的村民過來吃飯。

他連原本預訂好今天去鄰村給別人做酒席的工作都推掉了。

在兩天掙了二十多萬的刺激下,幾百塊錢的收入他已經看不上眼了。

他買了很多菜。

就是全村的人都來吃飯,也不會像昨天出現菜不夠用的情況。

任木可謂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但事實證明,他想多了。

從中午到下午,再從下午到晚上,除了王誠安排的保姆來打包了兩次飯菜。

連個客人的毛都沒看到。

天已經完全黑了。

任木蜷縮在大門口,整個人都抑鬱了。

導演,這劇本不對啊!

這一刻,他甚至開始懷疑起了石頭的功效。

懷疑起加了變異水的飯菜,到底有沒有那麼美味。

還懷疑起了人生。

這時,一個背着鋤頭的村民從門口走過。

怎麼都想不明白的任木直接攔在他面前。

”根叔,昨天你不是說,讓我多準備點飯菜的嗎,今天咋沒來吃飯呢? ”

”是木頭啊。 ”

聽到任木的話,根叔臉上露出了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 ”可不敢再來了,昨天花了一百塊錢在你這吃了碗菜,我家那口子差點沒把我打癱瘓嘍,可不敢再來第二回了。 ”

任木瞬間有種恍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