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村裡首富》[我是村裡首富] - 第一章 月黑風高夜

任木覺得自己是主角。

因為他剛在發愁怎麼發家致富賺很多的錢,老天爺就送給他了一個金手指。

晚上十點多,村子最東頭的一棟平房裡,任木躺在卧室的床上,像條蛆蟲一樣來回的滾動着。

平躺,側卧,雙手墊着後腦勺,身體縮成一個團,任木這一個多小時,什麼姿勢都試過了,可是翻來覆去的,就是睡不着。他感覺肚子里像有一團火在燒着一樣,讓他越發的精神了起來。

忽然。

任木像是想起了什麼,又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一樣,猛的一下坐起來,胡亂的把衣服往身上一穿,跳下床就往外走。

從家裡出來,任木反鎖了大門,探頭探腦的往村子裏走去。

村子裏晚上沒啥娛樂活動,這個點都在屋子裡摟着媳婦,抱着孩子打起了呼嚕,外面連個鬼影子都沒有,自然也沒人看到好像做賊一般,鬼鬼祟祟的任木。

摸着黑走了十幾分鐘,任木來到一棟房子前面,先是在大門上輕輕敲了兩下,過了兩分鐘,見裏面沒反應,燈也沒亮,就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鑰匙,熟練的打開大門上的小窗口,把手伸進去拉開門栓,隨後走進去再關上大門,整套動作行雲流水,一點聲響都沒發出來,明顯沒個幾十次不可能這麼熟練。

站在院子里,任木望着黑漆麻烏的裡間,想到接下來要做的事,整個人興奮的都有點顫抖。

月黑風高殺人夜,

失眠出來采個花,

真特么刺激。

任木像要享用美食一樣,急不可耐的搓了搓手,三兩步走到裡間門前,直接推開門,一個箭步竄了進去。

”嘎吱。 ”

”誰? ”

門板摩擦地面,發出一聲響動,驚醒了正在睡夢中的人。緊接着一道聲音在房間里響起,聲音有些顫抖,明顯是被突然衝進來的任木給嚇到了。

任木輕車熟路的踢掉鞋子鑽進了被窩,伸手抱住她的身子,狠狠嗅了一口對方髮絲上的清香,輕聲在耳邊說道: ”別叫,是我,任木。 ”

任木明顯的感覺到,他說出這句話後,懷裡有些僵硬的身子頓時就軟了下來,還狠狠地發出一聲有些後怕的呼氣聲。

兩人當然是認識的,不但認識,還很熟悉,甚至連這套房子都是屬於任木。

他又不傻,採花這種事兒,肯定得找自己熟悉,沒刺兒的采啊。兩廂情願的,叫打爆,要是單方面的硬來,那就算是犯法了,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任木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好歹也是接受過九年制義務教育的人,這點道理他還是懂得。

任木懷裡的人叫唐霜柔,縣教育局分配下來的老師,來村子裏任教已經兩年了。

三個多月前,村長他老爹過大壽,擺了十桌酒席。吃飯的時候,村長和村委會的人紛紛上來給唐霜柔敬酒,說感謝她教給孩子們文化知識,這是給村裡做了貢獻。芝麻綠豆的官那也是官,更何況村長畢竟也是村裡的一把手,算起來唐霜柔也算是他半個手下,也不好不給面子,只能接了敬來的酒。

結果剛兩杯下肚,唐霜柔的眼神就開始發飄,整個人差點滑到桌子下面去。

村長一看,就趕緊讓坐在旁邊的任木把唐霜柔給扶回去。

任木那天也喝了個七七八八,走路都有點轉圈,好不容易把唐霜柔送回家裡,扶到床上,任木正準備回家睡覺,結果剛一出裡間,被一股小邪風一吹,肚子里瞬間翻江倒海的,扶着門框就是一陣狂吐,然後腦子就斷片了,迷迷糊糊的又走回了裏面,掀開唐霜柔身上的被子,就鑽了進去。

兩個人都是二十啷噹歲,腰好腎也好的年紀,再加上酒精的刺激,兩個人躺在一個被窩裡,那就跟乾柴碰到了烈火,哄得一下就點着了,隨後該乾的就都幹完了。

今晚和那天的情況差不多,任木也是喝了點酒,所謂初嘗滋味最**,躺在床上的時候,滿腦子都在回憶那天晚上斷斷續續的畫面,心裏面跟一百隻貓爪子又撓又抓一樣,痒痒的不得了,最後實在忍不住了,就跑來這裡,準備竊玉偷香,來個二次的碰撞。

啪嗒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