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本朝唯一的女將軍》[我是本朝唯一的女將軍] - 第8章

禮簿上。
我站在禮官面前,看着我阿翁阿耶的名字被記錄妥帖,下方又起一行小字,寫上我的名字,這才滿意轉身,進了大門。
白氏的郎君們都已在路旁跪着了。
麻裳裹身,白布包頭,竟跪了長長的兩路。
不得不感慨,白氏別的先不說,子孫確是真的豐衍。
真是小氣,享着食祿,卻也不肯送幾個男丁去我阿耶軍中打一打仗。
如此,也少征幾個兵士,少拆幾戶家庭。
新任郎主白籍正送走了前一位客人,見我進來,喚了一聲:「宋家世侄。」
嚯,宋氏何時和白氏交好了?
我這個小郎主竟是不知。
白郎主這聲「世侄」喚得倒是情真意切,好似當初罵我阿耶狡狐的人里,沒有自己一般。
心裏暗暗譏諷,面上卻不顯。
我擺出一臉悲憫,連忙走了過去。
「白世叔節哀。」
我微微放低聲音,好生安慰,「人死不能復生,世叔莫要太過悲切,傷了身體康健。」
白籍似是被我打動,竟忍不住拿起袖子拭了拭眼淚,原本通紅的眼睛愈發紅了。
「倒是叫世侄見笑了。」
他神情戚戚,「只是為人子,情難自抑……唉!」
我後退一步,鄭重抱拳:「老郎主千古!」
戲也演得差不多了,白籍與我皆見好就收。
他喚來管家,帶着我去了郎君們的筵席。
我不置可否,阿翁阿耶都不在濼邑,我年紀小,尚未扶冠,斷也沒有與上輩人坐一桌的道理。
左右我也不在意這些,沒甚意趣,心裏只想快快吃完這筵席,好早些回邸陪桃金娘。
管家請着我去了庭閣,閣外已然坐了一群郎君,正在高談闊論。
我隨意掃了兩眼,跟着管家朝閣內走去。
白氏倒是會看碟下菜。
身份不高聲名不顯的郎君,全被安在了庭院之中。
不過,看着他們的模樣,該是也習慣了被這般對待。
「宋郎君請。」
管家俯着身體,恭恭敬敬地請我進閣。
白籍的嫡子白㕟負責招待郎君,我與他真不熟,實際上我與濼邑所有的郎君都不太熟。
「足下可是宋郎閔之?」
他一身粗麻,親自來迎我,伸手不打笑臉人,我也好聲氣地揖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