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圈定你了》[我圈定你了] - 第9章 賭她,信我還是你(2)

的看着他。

冀巫瞪了一眼梁輝,小聲的問着:「你把她拽過來幹什麼?」

「這小子前幾天放話說今天要在男廁所帶人群毆你,我怕你吃虧,又怕到時候那小子再使壞,就把幺幺姐帶來了。想着到時候她看到你被群毆的慘樣,你再幾滴眼淚。說不定幺幺姐就和那小子鬧掰了。」

梁輝撓了撓腦袋,被冀巫抬手不輕不重的砸了一拳。他怎麼沒覺得伍幺幺有多喜歡冀哥,反而是處處護着付零那小子。

也是,會哭的孩子有糖吃,這道理,冀哥永遠也不會明白,這不?又着了那小子的道了。

「幺幺,過來。」命令的語氣,不容置疑。

正在縟毛縟的很快樂的手頓了頓。

「不要!」回答的乾脆果決。

冀巫愣了愣神,他被拒絕了?怎麼可能?伍幺幺不是喜歡他到可以為了他放棄去國外學大提琴嗎?怎麼會為了那小子而拒絕他。

「幺幺,不是你看到的那樣,是這小子使陰招,逼我出手的。」耐下性子,壓住氣焰,冀巫很少跟別人解釋。

「那冀同學你不如給我說說,事情到底是什麼樣的?」

一道黑色人影闖了進來,體態臃腫,上了年紀,是一中的紀檢會組長,王崗。

他其實不過是路過時尿急,想進來上個廁所,誰知道,看到這麼一場大戲。這個月的工作,有成績了。王崗心裏暗自竊喜。

烏壓壓的一群人,愣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落在王崗手裡,大則開除,小則記過寫檢討,這下是完了。

不行啊,梁書御又不在,她那個倒霉哥哥這幾天高考,最近忙的連門都不出,這下要是被請家長,她不就兜不住了?

一個箭步,伍幺幺擋在王崗面前,隔住了廁所的門。

「老師,我沒有參加打架,要不你別請家長了唄?」要是被請了家長,伍幺幺免不了被一頓家法伺候,然後被扔出國外,學大提琴了。

「你沒參加?那你出現在這裡幹嘛?玩兒的嗎?」王崗看起來有些生氣。

「上廁所啊,我來上廁所,只是不小心迷路了。老師,你看我瘦瘦小小,兩個都不夠打的。怎麼會打架呢,你說是吧?」

一雙杏眼,撒着淚花,扭過來頭,問了一句:「你們說,是不是?」

一群人再也沒有此時團結了。「是。」

付零捂着嘴,憋着笑。阿姐太可愛了。

王崗看起來很緊張,眉頭皺成了「川」字,腳下的皮鞋也在沒規律的敲打着地板。臉上漲紅。不會吧看樣子是真生氣了。

他伸出手掌,嚇得伍幺幺一哆嗦 以為王崗已經要在這裡殺雞儆猴。結果只是虛驚一場。

王崗拍了拍伍幺幺的肩,咳嗽了一聲,「既然他們都這麼說了,我也覺得伍幺幺同學看起來不像是個壞學生。放心吧,老師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會冤枉你的。」

一顆懸着的心落了下來,伍幺幺鬆了口氣。

「那,伍幺幺同學,你可以離開了。其他的學生,去辦公室等我,記着,別給我耍小聰明。少一個人都不行。」王崗扭頭厲聲厲色的說。

伍幺幺擔憂的看了眼付零,先離開了。隨後一群人,大多愁眉苦臉的,也跟了出來。

王崗急忙打開臨近的廁所門,心裏埋怨着:現在的女學生,真的是不依不饒。真的是憋死我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