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圈定你了》[我圈定你了] - 第9章 賭她,信我還是你

男生廁所的洗手池處,

「冀哥,腿怎麼樣,不礙事的吧」客客氣氣的問着,語氣聽不出半點內疚與安慰。

短寸的黑髮,劍眉星目,眼裡閃着不耐煩:「算了,你小子也不是故意的,跟你計較,你幺幺姐心裏也不舒服。」

甩了甩手背覆著的水珠子,濺到了付零的白襯衫上,漬出些大大小小的印子。

阿姐喜歡乾乾淨淨的付零,阿姐討厭髒兮兮的小孩兒。

長腿一跨,一手支撐着門口,額前星碎的發擋住了眉眼。再抬起頭時,目光相抵,如蛇蠍盯着獵物般。

「幹嘛?你小子,還不讓開。」冀巫察覺到付零神色有些變化。卻當他是小孩兒心性,陰晴不定。

「那一腳,我是故意的。因為像你這種人,不配喜歡阿姐。」玩味且不着調的語氣,導火索般成功引炸了對方。

「付零,你他媽的有種再說一遍?」

一聲悶響,冀巫一個勾拳砸到付零側臉。付零定定的站在那兒,抹了一把唇角上的血漬,笑的陰惻。

「嘖嘖,沒勁,堂堂校霸,也不過如此。真應該讓阿姐看看你現在狗叫的樣子。」

「可是那又怎樣,小兔崽子,你心心念念的阿姐,不是照樣我讓她往東,她不敢向西,喜歡我喜歡的死去活來的?」

寬大有力的手掌,掐着付零細嫩的脖子,隱隱用力,想教訓一下對方。

脖頸處青筋凸起,手指印周圍一圈都抹着紅,小鹿般的眼睛嗆着淚水,眼圈泛紅。

「冀哥,冀哥。我把幺幺姐帶過來了,你看……」還是那個大高個子,梁輝。身後跟着一群男生,中間擁簇着伍幺幺。

丸子頭,揪在發頂,周圍的碎發有些焦黃。一身校服規規矩矩的穿着,就連上衣領子都繫到了最高處。像極了乖乖女扎進了壞人堆里。

伍幺幺還在一臉抑鬱着,前一分鐘還在因為一道數學題正被韓宸揪着丸子頭數落着,下一秒就被梁輝和一群男生請過來,說什麼付零帶了一幫人準備群毆冀巫。

地點還在男廁所?這是什麼孽緣啊!

手中的力氣慌忙懈了下來,冀巫的眼神躲閃,不敢正視伍幺幺。

「誰讓你來的?剛才的事……你全都看到了?」因為緊張,繼而有些用着蠻力,拽着伍幺幺的手腕處,不知輕重。

「咳,咳,咳。阿姐,冀哥他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埋怨他。」付零捂着胸口,咳着淚,扣子不知道什麼時候鬆掉一顆,脖子上大片的紅,引人注目。

掙扎着甩開了冀巫的胳膊,跑過去攙扶着付零,柔柔弱弱的手骨,輕輕的拍打着他後背。

「小小年紀,打什麼架,長的這麼俊,掛了彩以後誰嫁你?」伍幺幺開着玩笑的說,無意間迴避了兩個人的話。

小鹿般的眼睛映着水珠,眼尾沁紅,看向她時眸子都是亮的,無辜極了。「阿姐嫌我丑了是嗎?阿姐喜歡別人了是嗎?」委屈極了。

「沒有,沒有,怎麼會,阿姐最喜歡付零了,阿零可是我唯一的弟弟。」伍幺幺緊張的抓住付零的手,這可是她小時候看盡了這片小區和這個幼兒園後,發現的最俊氣,可愛,聽話的弟弟。

想想自己小時候拽着付零,跟他義結金蘭這件事,就覺得自己好有先見之明啊。這學習又好,長的又好,脾氣又好。不知道要便宜了哪家姑娘。

伸出手揉了揉付零的頭髮,眼神慈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