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謝明辰的時候》[我跟謝明辰的時候] - 第1章

我跟謝明辰的時候,他還一窮二白。
朋友們都勸我別傻,以我這條件什麼有錢人找不到,何必陪他吃這種苦。
現在他成了資本垂青的謝總,周圍的人又說我也就勝在下手早。
不然以他今時今日的地位,身邊環肥燕瘦,哪裡輪得到我。
連我媽都倒戈過去,要我放低姿態,學會示弱,別跟他這麼多年,最後什麼都沒落着。
我忍不住反問,「他不提結婚,難道我求着他結?」
「你這個性子是要吃虧的!」
我媽恨鐵不成鋼,「不順着他點怎麼辦?
自己栽的樹難道讓別人乘涼去?」
我不願爭辯,只覺得委屈。
為什麼在這場漫長戀愛里,期待的是我,失望的是我,現在需要明示暗示,讓他有所行動的還是我。
1「行了,回去別跟他吵,他也是工作忙才沒來送,又不是故意的。」
爸媽千里迢迢來看我,我本想卯足勁秀一下恩愛讓他們安心,結果男朋友除了頭一天接機之外,後面幾乎全程隱身,忙他的狗屁工作。
今天踐行這頓飯,謝總終於大駕光臨,結果席上接了個電話,菜沒上齊他就先走了。
都這樣了,我媽還反過來安慰我,生怕我跟他鬧矛盾。
一想到他們來一趟,連酒店都自己提前訂好,生怕給我添一點麻煩,我就覺得對不起他們。
安檢關卡,看着他們排在人群里蹣跚的背影,我鼻子一酸,眼前一片水線模糊。
天知道五年前,我是怎麼狠得下心丟下爸媽,跟謝明辰走的,還跑到離他們這樣遠的地方。
2晚上送謝明辰回來的是他的新秘書。
她費力地架着醉醺醺的謝明辰,站在門口,「姐,讓一下,我扶謝總到沙發上去。」
自我從公司退下來,對人事變動並不了解,也沒有人告訴我,他的秘書換成了一個這麼年輕的小姑娘。
總裁秘書這個職位算企業高管了。
我記得謝明辰的上一任秘書,是一位擁有五年從業經驗的海歸,專業度自不必說,酒局上也遊刃有餘,至少從沒出現過讓老闆被灌得爛醉的情況。
「您別怪他,都怪我不會喝酒,謝總護着我才喝成這樣的。」
陳澄解釋的表情稱得上情真意切。
我聽得想笑。
老闆替秘書擋酒,秘書幫老闆說話,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