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 - 第9章 賽博目鏡

安之野邊走邊回想剛才族長說的那番話,讓他莫名的產生預感,族長口中被寡頭隱藏起來的天大秘密與卡牌有關。

可他目前最擔心的,他要如何回到自己原來的世界,小侄女還在等着他,他不能讓年幼無知的小侄女獨自面對那個孤立無援的世界。

他們剛走到神醫的卡車旁,Ash不知對安之野說了什麼,對方好像沒有聽見依舊自顧自的發獃愣神,連腦袋快磕到車身還不自知。

Ash忙伸手拉住安之野,無奈道,「想什麼,想得那麼入神。總不能你還在想族長剛剛說的那些話?」

回過神來的安之野腦門差點磕到車廂,同時內心一咯噔,心想這下完了,他要如何說才能不讓Ash懷疑他。

根據他這兩日對Ash的觀察,這孩子看似大大咧咧心無陳府,卻是個非常聰明敏銳的孩子。

目前的他暫且不知道玩家的身份會給他帶來怎樣的危險或機遇,但他內心的直覺告訴他,不好也不壞,還隱隱有些危險。

他這人的直覺歷來很準的,所以他選擇相信自己的直覺。

就在安之野愁眉苦展不知該如何應付Ash時,劉易士搬着一隻紙箱子從一輛卡車的後車廂出來。那輛卡車的屁-股是對着神醫那間小急診室車廂的門。

「你們來了。我聽到你們在討論族長說的話,族長到底說了什麼?」劉易士一臉好奇地道。

Ash笑着把族長剛才說的話全說了一遍,「族長大概喝醉了,所以才胡言亂語。瞧,這兩日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把安都嚇傻了。」

「安?」

「天外來物的可怕病毒?」

安之野跟劉易士同時出聲,只是他倆在意的話題都不一樣。

安之野則鬱悶,他何時跟Ash的關係這麼好了,都給他取昵稱了。不過他一點都不感到討厭。

劉易士則在沉思,從他臉容上的變化,他似乎知道了點什麼。

Ash看安之野的臉色淡淡的,一時有些驚慌,「你是不是不喜歡我這樣喊你?」

「沒有。我挺喜歡的,謝謝。」安之野淡笑地搖頭。

Ash一臉無趣地掏了掏耳朵,「你這人可真無趣,開口閉口都是謝謝,我耳朵快聽得起繭子了。你是不是大唐隔壁江戶府來的?」

今天安之野看了一天的歷史書總算沒白看,當下故作生氣地冷下臉來,「都說了,我是大唐來的,我們大唐可是禮儀之邦。那江戶府還是剽竊了我大唐的文化,啥什麼禮貌變成江戶府的代名詞?」

Ash立馬反應過來自己說錯話了,儘管他歷史學得很差,但也或多或少了解到大唐與她周邊各國的情況,忙道歉,「對不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挺好的,每個人都要懂禮貌……」

奸計得逞的安之野頓時笑出了聲,「逗你的。」

他並不屬於這個世界任何地方的人,只是一開始劉易士認為他是大唐人,他也沒有否認,自然演戲要演得真一點,不然露出了破綻,必定會為將來埋下一筆不小的坑。

安之野一直在關注劉易士臉上的表情變化,立即把話題轉移到劉易士身上,「劉易士,你是不是也聽說過族長說的那番話。」

劉易士沒有否認地點頭,「我也聽說過,有會導致人類動植物身體變異的可怕病毒,一旦感染就藥石無醫。依照當時人類的科學技術根本無法研究出那麼可怕的病毒出來,所以一直有個猜測那病毒是天外來物。當然了,這些只是傳說,沒有人知道是真是假,估計當年知道真相的人都死了。」

「怎麼會這樣!」Ash震驚極了,這些完全顛覆了他的三觀,「可我為什麼沒有聽說過?」

「我小時候跟着我爺爺流浪時,我爺爺跟我說的。」劉易士回想起小時候跟親人短暫在一起生活的時光,眼睛裏流露出一絲難得的嚮往,「如果傳說是真的,那編撰歷史的寡頭們想掩埋這段歷史是輕而易舉的,這些塵封的過往終將會被世人徹底遺忘。」

安之野跟Ash大受震撼地點頭,他倆的三觀這兩日反覆被沖刷,漸漸的被鍛鍊出一顆強心臟來。

神醫也抱着一大堆的東西從那輛裝滿各種雜七雜八物品的卡車車廂出來,心情不錯地問道,「你們三個站在這裡發獃做什麼?你們是來幫忙的,不是來發獃的。」

他們三人同時回過神來,劉易士立即抱着箱子進到小急診室。

Ash笑着與神醫打招呼,「神醫,沒想到你這車垃圾還在。」

神醫立馬一個眼神瞪了過來,「垃圾?哼!沒有我這車垃圾你們哈林頓部族的人能活蹦亂跳地站在這裡跟我說話。」

劉易士放了東西從小急診室出來,也瞟了Ash一眼,「神醫,Ash年紀小不懂事亂說話,您大人有大量別跟他計較。他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來,我幫您搬進去。」

他腆着臉笑着,從神醫的手上接過箱子,抱進小急診室內。

因為今晚的手術非同小可,所以神醫開始跟他們三個分配任務。劉易士膽子大學識不錯,跟着神醫進到急診室內幫忙拿東西遞東西。

安之野跟Ash也沒有閑着,在外面幫忙做點打雜工作,燒水泡咖啡給神醫提提神。

如果怪物偷襲,那Ash就要第一時間駕駛這輛正在做手術的卡車逃跑。安之野跑得快,就留下來引開怪物,如果有機會,那就趁機開着神醫裝滿寶貝的卡車與他們匯合。

神醫交代完,看着他們三個問道,「聽清楚了嗎?」

「清楚了。」他們三個同時回答。

「有任何異議嗎?」神醫又問道。

他們三個又回答道,「沒有。」

神醫帶着劉易士進入小急診室內,安之野跟Ash坐在兩輛卡車中間臨時搭建的小帳篷內,茶几上溫着剛燒開的熱水,安之野手裡捧着一本書看着。

Ash臉上的表情厭厭地開口,「你這人可真無趣,你就那麼喜歡看書嗎?」

「不然呢?守夜多無聊,不看書能做什麼?」安之野頭不抬地問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