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 - 第7章 長着一張我不愛讀書的臉

安之野跟在Ash的身後去洗漱,洗漱的水是流浪者大清早驅車去大老遠的地方打水回來的。

這附近倒有幾處溪水,不過聽Ash說,城市污染的廢水順着排水溝排入湖中海中,任何一片看似微不足道的小池塘都有着極高的化學污染參雜,肌膚輕輕接觸一下都有可能引起輕微中毒。

非不得已,不要飲用不要碰。

早餐,是Ash分出自己食物的一半給他,安之野覺得十分的過意不去,結果Ash居然說,你年紀還小個兒還不高需要好好的補身體,早餐可是很重要的。

安之野看着年僅十七歲身高已經一米九的Ash,接住早餐,默默地吃着。他確實需要補補。

「昨晚的怪物你知道是什麼東西嗎?」吃完早餐,安之野讓Ash帶他去找神醫,他要把神醫的槍還給他,順道詢問博格的情況怎麼樣了。

Ash搖頭,「不過早上聽廣播新聞的時候,新聞也在報道這期離奇的事件,不止我們遭到怪物的襲擊,昨天晚上國內外好幾座大城市也遭受到不明生物的攻擊,損失慘重。」

「怎麼會這樣?以前也有類似的事情發生嗎?」安之野好奇地問道。

「我不清楚,不過可以問族長。族長博學多聞,他一定知道。」Ash一臉十分崇拜地道。

很快他們來到神醫作為急診室的卡車旁,可神醫不在,安之野懷裡抱着狙擊槍喊了好幾聲都不見神醫回答,他只好留在原地等神醫回來。

哈林頓部族的人都很忙碌,彷彿有什麼重大的事情發生一樣,每個匆匆路過的人臉上都帶着肉眼可見的倦容。Ash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只能短暫的陪安之野等一會兒,又被人叫去幫忙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陽光烤得他口乾舌燥,水瓶里的水全被他喝完了,就在他一籌莫展時,突然想起他卡牌里的牛奶還沒喝呢。

奶牛卡碰了瓶身一下,存儲在卡牌裏面的新鮮牛奶全部轉移到水瓶里。

安之野只喝了一口,眉毛就擰得能夾死一隻大蒼蠅。

昨晚喝到的牛奶是又香又醇,還伴隨着淡淡的青草香氣。

但今天牛奶的口感又苦又澀,難道真的像卡牌說明那樣,草的質量決定奶的品質?

懷着這樣的疑惑,本着不能浪費珍貴食物的心情,安之野苦着臉把剩下的牛奶全部喝完。

他的血條,從101漲到了102。

喝完了牛奶,安之野從路邊拔了幾株乾巴巴的野草餵給牛奶,牛奶還是跟昨晚一樣抱怨了幾句,吃光了安之野手裡的野草。

神醫推開後車廂的門從裏面出來,看到站在草叢旁發獃的安之野,走過來拍後者的肩膀,「還挺上道的,知道要把槍還給我。」

安之野回過神來,忙把懷裡的狙擊槍還給神醫,問道,「神醫,博格先生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那小子跟你一樣命大,昨晚那樣折騰居然還能撐到現在。看來我的醫術又精湛了不少,我乃是當代難得一見的天才神醫。」神醫無比自戀地笑着。

安之野牽起嘴角跟着傻笑。

他懷疑神醫能創下兩次奇蹟跟卡牌脫離不了干係。

但僅僅只是他個人的猜測而已,他並無證據,同時也無法否認神醫在這兩起事件中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博格先生沒事就好。」安之野說這句話時,放在上衣口袋的手婆娑着那張「影子」卡牌。

「目前是沒事了,但接下來會怎麼就世事難料了。」神醫嘆了口氣,隱隱有些許的擔心。

「您這話什麼意思?」

神醫如夢初醒地點頭,「哦,大概劉易士太忙了沒時間跟你說這件事。還不是昨晚發生的怪物襲擊事件,這個地方哈林頓部族的人待不下去了,本來他們還打算留在這裡跟黑狗幫的人再斗一斗。但……」

「昨晚有太多的流浪者慘死在來路不明的怪物爪下,使得哈林頓部族上下人心惶惶,還折損了很多厲害的戰士。你沒有看新聞嗎?不光無人區不安全,就連城裡也變得不安全了。」

神醫十分凝重地接著說道,「所以布盧爾族長決定帶着族人遷移到貝海那港市暫時住一段時間。」

「可這裡不是距離騰海市更近嗎?」安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