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 - 第6章 你還是得離開

那來路不明的怪物神出鬼沒,在場所有人全是它嘴邊的食物,想逃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是怪物主動放走的獵物。

被強大壓迫感的籠罩下,令安之野跟劉易士不敢輕易動彈,只能身體面對着怪物,動作極輕極緩地往後慢慢挪動着。

預防眼前這頭龐然大物察覺到眼前的食物想逃跑,一口嗷嗚吞下。

怪物已經吃得半飽了,此時並不急着一口吞下自己的獵物,饒有興緻地想要逗弄眼前的兩隻小老鼠。

看那怪物活靈活現的眼神變換,安之野知道完蛋了,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他與劉易士交換了一個眼神,瞬間覺察出對方所想的和自己所想的一致。

變異犬看兩隻小老鼠分別往兩個不同的方向慢慢挪動,別以為它看不出來兩隻小老鼠耍的小花招。

它仰頭嘶吼一聲,後驅發力,身體如弓箭般朝着安之野的方向騰射過去。

劉易士驚得喊出聲來,「小心!」

安之野心知自己現在跑已經來不及了,且逃跑會浪費掉攻擊的最佳時刻,之前他的槍口一直是瞄準變異犬的眼睛的,他立即扣下扳機。

「咻」地一聲,子彈打進了變異犬的左眼,變異犬疼得發出嗷嗚的凄慘叫聲。

「我……我居然打中了。」安之野驚喜極了。

不過他沒有開心太久,因為他的子彈命中了變異犬的眼睛,導致變異犬把所有的仇恨值都**到他一個人身上,加速追着他跑。

安之野邊跑邊慘叫着,「劉易士,快點想辦法啊!」

他跑時,還不忘變換逃跑的路徑,惹得剛提起速度的變異犬好幾次衝過頭,又要折身回來重新加速繼續追。

劉易士看着逃跑速度如此之快的安之野,有點傻眼,不過在聽到安之野的求救聲時立馬回過神來,抱緊懷裡的槍跟上。

這時族長布盧爾帶着部族的流浪者趕到,他們個個手裡配備着精良上等的槍。

變異犬突襲部族時,部族裡的大部分人都帶着微醺的酒意沉睡着,除了少數人還在營地的周邊巡邏,提防黑狗幫的人趁着夜色來報復他們。

只是令他們意想不到的,黑狗幫的人沒有等來,反倒引來了不明生物突襲他們部族。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布盧爾族長問道。

「安先生打瞎了那頭怪物一隻眼睛,被那頭怪物徹底盯上了。族長快點想辦法救他。」劉易士氣喘吁吁無奈道。

布盧爾族長眼中微露出幾分欣賞的眼神,「看那小子生得乾巴巴的,沒想到還挺有幾分本事的,跑得又快。走,讓那頭怪物見識一下我們哈林頓部族戰士的厲害。」

「好!」流浪者們振臂高呼回應道。

其中一名流浪者走出了人群,肩上扛着一隻火箭筒發射器。

方才他們就發現普通的槍支彈藥根本打不穿變異犬的皮毛,就連刀砍在變異犬身上就像在給它撓痒痒一樣,所以才趁亂去找更厲害的武器來。

那名流浪者問道,「打哪裡?」

「准嗎?」劉易士不安地問道。

「嘖!」那名流浪者不屑地冷嘖一聲,「你這是在懷疑我,想當年我可是咱們部族的……」

「廢話少說,打菊花。」布盧爾族長厲聲下命令道。

那名流浪者也不再廢話,火箭筒發射器瞄準變異犬高高翹起的尾巴下方,一炮轟過去。

變異犬的身體一僵,這輩子都沒有想到自己會以如此憋屈的死法死去。

部族的眾人歡呼雀躍。

安之野上氣不接下氣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毫無形象可言。好幾次他都以為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在這裡了,得多虧他這具身體夠能跑。

他不知道是這具身體原本素質就好,還是奶牛卡的緣故。

部族裡的流浪者開始收拾被變異犬突襲後的營地,一片狼藉慘不忍睹。

不遠處還有流浪者抱着自己親人的屍體傳來絲絲抽泣的聲音。

他們登記完這次死亡的名單,把死掉的流浪者屍體跟變異犬的屍體放在一起燒掉。

流浪者沒有入土為安的習俗,因為他們居無定所,走到哪裡,哪裡便是家。人死了,放把火,骨灰一揚所有的恩怨情仇也隨之煙消雲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