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 - 第4章 卡牌占星師

劉易士也沒有回去休息,看到安之野也在,走過來與他一同坐下,「你也在擔心博格的傷勢?」

「嗯?」安之野點頭,也算是吧。

他倆一時之間陷入死寂的沉默。

他們根本不熟,二者之間也沒有任何共同的話題。

且安之野字字斟酌還在試探階段,不想暴露自己玩家的身份。

但「玩家」又是什麼意思,安之野自己都沒有搞懂,同時也對自己的處境處在懵懵懂懂的探索階段。

未知的環境,未知的威脅,未知的危險。

「卡牌占……」

「你接下來……」

他倆默契的同時開口,看着彼此窘迫的臉色都很是尷尬。

安之野跨出試探的第一步。

劉易士也同時想試探安之野的身份。

「你先說。」

「你先說。」

他們又默契的同時開口。

劉易士輕咳了兩聲,「還是你先說吧。」

安之野點頭微笑着,「好。那個卡牌占星師很厲害嗎?」

劉易士狐疑地看着他,隨後瞭然地點頭,「看來你真是從無人區來的,不然怎麼會消息如此閉塞,連大名鼎鼎的卡牌占星師邱雪風老先生的名諱都沒有聽說過。」

「是,是啊。」安之野艱難地從唇齒間擠出謊話來。

劉易士拍着安之野的肩膀安慰道,「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是個孤兒。如果沒有族長收留我,我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呢。」

「謝謝。」

「你要謝我的地方可多了,你的命可是我跟博格救回來的,以後記得回報我們。」

安之野重重地點頭,「這是必須的。能跟我說說那個卡牌占星師的事迹嗎?」

劉易士扶着自己的下巴思索着,「說起那位卡牌占星師的事迹,那可多得很,講一天一夜都講不完。就挑一兩件最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件講。」

安之野立馬露出期待的眼神。

「邱雪風老先生出生於上個世紀前二十年代,是個橫跨了兩個世紀的風霜老人。他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並不是他能預測各種大型的天災海嘯,因為這些現代的科學技術也能辦到。而是各國的總統全是找邱老算的,邱老發了話才有資格參加競選。」

「有這麼神呼嗎?」安之野都有點理解那位相信科學老哥的想法了。

「你不信邪?」劉易士一拍大腿,「就拿你們大唐隔壁一個小旮旯國比喻,那小旮旯國家的人就挺不信邪的,也因邱老是大唐的子民,所以他們堅決不信邪。可小旮旯國歷任的總統就賊TM的離譜,上任一個落-馬一個,就沒有一個總統能逃過那個可怕的魔咒,判死-刑的,逃到海外的,甚至落大獄的都有,沒有一個善終收場。」

安之野的眉頭深深地緊皺,世界上真有如此魔幻的國家呢。

「後來呢?」他追問道。

劉易士壞心眼地笑道,「他們上一任的總統就是找邱老算的,果然平平安安渡過任職期,正在自家的後院舒適的澆花安度晚年,甚至誇張到想在自己家裡侍奉一座邱老的神像,如果不是邱老的家人不同意的話……」

「嘖。」安之野嘖了一聲,「這位邱老果然有兩把刷子。這麼說來,各國的總統全是邱老指誰誰上台咯。」

「還真有幾個國家是例外的,例如邱老的祖國大唐,他們國家官府用人都不用邱老算。好多國家及他們本國的人民都懷疑邱老是大唐忽悠局培養出來的,用來掌控周邊各國國運命脈的。不過人家是大國底氣足,有着數千年的悠久歷史。」反正劉易士對那位邱雪風老先生挺感興趣的。

安之野點頭,「真是有意思。那邱老是出生於占星世家?」

劉易士回想了一下,「還真不是,邱老七十歲以前就是個在田裡務農的普通農民,長相普通,看一眼就忘記的東方普通和藹老頭。」

「啊!」安之野心裏的疑惑更深了,「那他如何學會佔星的,還算得那麼准?」

其實安之野心裏或多或少可以推斷出一點,卡牌是真實存在的,邱老跟他一樣覺醒了卡牌,只是他的卡牌技能是占星。

所以他才能算得那麼准。

可看劉易士跟流浪者的反應,他們似乎並不了解卡牌,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劉易士搖頭,他還真的不知道。

但他突然想起什麼神神秘秘地說道,「傳聞邱老是個異士,或者說覺醒了超能力,能用卡牌預測未來,可天底下也有很多有時算得挺準的占星師。不過有一點可以確認的,因為邱老的緣故養活了很多佔星師。」

「呵。」安之野淡定地輕笑一聲,表示可以見得。

看來卡牌師屬於少數者,在民間很少有人見過卡牌師,所以他們不信可以見得。

聊完安之野好奇的話題,劉易士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