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 - 第10章 卡牌的傳說

第二天醒來,哈林頓部族的流浪者大部分都出去討要被拖欠的薪資了,留下大部分的老弱病殘留守着。

布盧爾族長說這是停留在騰海市的最後一天了,過了今晚就不在這裡逗留了,即刻啟程前往貝海那港市。

博格比神醫預計的提前醒來。

當天晚上博格醒來時,神醫戴在手上的銀色手環通訊錄響起了提示聲,當時安之野,劉易士,Ash都坐在神醫兩輛卡車中間的簡易帳篷內消食。

聽到提示聲,神醫,劉易士,Ash都無比激動地站起身,唯獨安之野不明所以地看着猛然起身的三人。

Ash激動地向神醫道謝,「恭喜神醫再一次創造了新的神跡。」

「低調低調。」神醫故作冷靜寵辱不驚地道,「你們幾個在外面留在外面等着,我進去裏面看看。」

他們三個目送神醫的背影進到車廂改造的小急診室內,臉上無比帶着真心的笑容。

安之野來到這個世界的第六天,也就是他醒來的第三天早上,哈林頓部族啟程離開騰海市。

他不知道的,安氏集團派往北山垃圾場的搜索隊伍也正式撤出,策劃這次活動的策劃人氣急敗壞的指責屬下辦事不利,同時他也懷疑有人背着他偷偷藏私了。

可把搜索隊伍的人員嚇壞了,急於甩鍋,不讓上面的人有機會把氣撒在他們身上,他們立即想出相應對策,把天降隕石那天前後曾經進入過北山垃圾場的人員車輛排查一遍。

經過那些人員的層層排查,鎖定了好幾個目標,包括了把安之野從垃圾場救回來的博格跟劉易士。

北山垃圾場很大,沒有安裝監控,除了在必經之路有安裝道路監控,給安氏集團搜索隊伍的人員增加了不少的工作量。

安氏集團搜索隊的排查工作很是簡單粗暴,直接闖進嫌疑人的家中,把人打包帶走審訊,聽聞風聲的騰海市居民瑟瑟發抖,卻無可奈何。

因為安氏集團是騰海市的土皇帝,就連騰海市的市長也是安氏集團親手推上去的,在騰海市無人敢招惹安氏集團的人員。

當安氏集團的人員查到博格他們時,哈林頓部族的人早就離開騰海市了,想追當然來得及。不過抓捕行動只是搜索隊的權宜之計罷了,目的是不給上頭的人有機會怪罪他們辦事不力,同時給自己找點事情做。

策劃人乃是安氏集團的太子爺,他如何不知手下這幫人的心裏打的小九九。無非就是,他不是安氏集團實權的掌控者,儘管他們嘴上應承着稱呼他為太子爺,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安氏集團的掌權人更看重的是他同父異母的妹妹。

不管太子爺如何鬧,這件事都會不了了之。

在前往貝海那港市的途中,博格的傷勢也痊癒了,哈林頓部族的流浪者傍晚在路邊停下升起了篝火,以博格大病初癒作為理由喝酒慶祝。

哈林頓部族的人就是喜歡熱鬧,天天找理由喝酒。好在他們酒品都不錯,不會喝醉就鬧事,直接倒頭就睡,不吵不鬧的。

不會喝酒的安之野與大病初癒不能喝酒的博格坐在一起,博格活動着自己還不太能完全掌握的義體手臂,安之野把剛烤好的合成肉簽遞給他。

博格用自己原裝的手臂接住,看着在篝火旁群魔亂舞的Ash笑出了聲,「還能活着真好。聽劉易士跟Ash都叫你安,你應該不介意我這樣叫你吧?」

「怎麼會,我還沒有機會正式向你道謝,謝謝你那天救了我。謝謝。」

博格彎起嘴角輕笑,「你還真的跟劉易士說的一樣,總是喜歡把謝謝二字放在嘴邊。怎麼,就這麼不喜歡欠人恩情?」

安之野那微微勾起的嘴角有些僵住,沒有否認,坦然道,「是的,我不喜歡欠人人情的感覺。」

博格的目光微閃,他本以為安之野會第一時間否認,不想這小子居然承認了,完全出乎他的預料。

「你也太實誠了。不懂得拐彎抹角的人,在這個人吃人的世界是走不長的。」

「那也要看人。」安之野說道,「你跟劉易士都把我看穿了,我再裝傻充愣豈不是多此一舉,引人生厭。」

博格點頭,「你說得對。」

他們不再說話,靜靜地吃着東西,看哈林頓部族的流浪者載歌載舞,好不熱鬧。

經過上次一戰,哈林頓部族看安之野的眼神多了幾分欣賞之色,倒沒有像剛開始時那樣排擠他,卻也沒有深交的意思。

安之野吃了八分飽後,便起身走到一處安靜的地方,坐在風化的石頭上吹風,喝着奶牛卡倒出來的新鮮牛奶 。他手裡的老幹部保溫杯是Ash送給他的。

Ash見安之野總是拿空的礦泉水瓶喝水,他本人一副處之泰然的模樣,在Ash看來卻無比的心酸。他想,安之野跟他年紀相仿,同時也是他身邊為數不多能跟他聊得來的朋友,便把自己多餘的銀色保溫杯給他。

目前血條總數129。

身後傳來沙沙的腳步聲,安之野回頭望去,是出來透氣的博格。

博格醒來的第二天,哈林頓部族就踏上了前往新城市的路途,所以他根本沒什麼機會進行康復訓練,只能逮到機會就下車走走。

此時的博格走路還不是很穩,需要拄着拐杖協助走路,倒是手的適應能力挺快的。

安之野花了整整三天左右的時間才能完全適應自己的義體手臂,而博格只用一天就適應了。

安之野起身想要去扶他,博格忙搖頭,「不用,我能自己走。我自己處走走,透透氣,順道做下康復訓練。」

一直想找機會跟博格單獨談話的安之野抬腳走到博格身邊,與他並肩同行。

「我只是在附近走走,又不會走太遠。你怎麼也跟劉易士一樣婆媽。」博格無奈地笑着,但態度也十分堅定。

安之野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我有樣東西要還給你。」

「什麼東西?」博格不記得自己有扔任何重要的東西。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