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保鏢是間諜》[我的保鏢是間諜] - 第3章 徐楠

兩人相握着往舞池走去,一首華爾茲舞曲響起,兩人翩翩起舞,如神仙眷侶,那舞台的燈光好似特意般追隨着他們,這一幕不得不讓人心生感嘆。

沈慕澤見離了溫楚行那邊遠了些,開口問道:「又來一個間諜?」

「還不清楚,他昨天才來的,來不及查他了,不過今天我看到他在觀察老宅的結構,一定有問題。」

姜落落依舊保持着微笑,以右腳為軸,轉了個圈,舞步輕盈,進到沈慕澤懷中,小聲地談論,「你知道該怎麼做吧,麻煩你了。」

沈慕澤看着懷中的美人兒,無奈道:「又來麻煩我了,我覺得我們這個青梅竹馬的關係經不住這麼多次的麻煩啊。」

「你幫不幫我!」姜落落藉著舞蹈動作,搭在沈慕澤肩上的手動了動。

沈慕澤被她掐得吃痛,身子縮了縮,求饒道:「哎喲,行行行,別鬧太大動靜,幫你幫你。」

溫楚行的目光一直追隨着姜落落,看到兩人的打鬧,面色再次鐵青起來:我倒是忘了,我跟她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只要做好我的任務和守着保鏢的本分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就沒必要關心了。

舞曲結束後,姜落落帶着一包東西過來,直接塞在溫楚行手中:「給你。」

溫楚行低頭一看:創可貼和藥水?

「小姐,我沒事,這點小傷很快就好了。」溫楚行把東西還給姜落落。

姜落落把手往後放,裝作嚴肅道:「張姨教過你吧,要聽從我的命令,這就是命令,是你自己擦,還是我幫你擦?」

聽了姜落落的話,溫楚行剛才的情緒稍微緩和,心底嗤笑了聲:明明是個小屁孩,卻要裝作老成。

「我自己來就好。」溫楚行臉上沒有露出表情,自己在傷口上擦了擦藥水,貼好那個讓他猶豫了好一會的草莓兔子創可貼。

姜落落見他貼上了創可貼,滿意地點點頭:「好看,走吧,我們該回去了。」

回到姜家,已經是八點多了,姜落落一回到房間就甩開鞋子,撲到床上,整個人陷了進去:「楚行,放好熱水叫我。」

「好。」溫楚行正在浴室調試着水溫,聽到姜落落喊了他,回應了聲,心裏想着:是習慣叫名字么?

溫楚行在浴室放好了熱水,拿齊姜落落各種各樣洗浴用品,一出去就看到姜落落趴在一個大大的草莓兔子上睡得正熟,他在旁邊喊了幾聲,沒有回應。

他搖了搖頭,俯身靠近姜落落,試圖抽出那隻兔子,沒想到姜落落抱得更緊了。

姜落落迷迷糊糊地睜眼,與一雙極近的、錯愕的眼睛相對。

頓時,房間只剩下兩人稍微急促的呼吸聲和姜落落砰砰的心跳聲。

溫楚行的雪松香味環繞着姜落落,她眨了眨眼,耳朵爬上紅暈,迅速翻起身:「這,你叫我就好。」

「小姐,我已經叫你好幾聲了。」溫楚行把那隻草莓兔子放到一邊,「水已經放好了,可以去沐浴了。」

「啊,好,我現在去。」姜落落迅速跑到浴室,胡亂關上門,臉上的熱度才降了下來,「完了完了,我的手機關機了吧,剛才還跟沈慕澤說話來着。」

她再次打開浴室門,往外望去,手心的汗都出來了:走了?

姜落落觀望了下,見對面有光從門縫透了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