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大佬闖三界》[我帶大佬闖三界] - 第5章 初遇

回到神農派的顧川柏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許久沒有說話,等了好久突然說道:「我的凌霄大神,還不出來,從始至終你都在我身邊跟着我,別以為我不知道。」

說完,只見凌霄慢慢的現身出來,為了緩解尷尬,便輕輕的咳了幾聲。

當時自己在閣樓上遠遠看到一隻狐狸拉着顧川柏急匆匆的就跑,自己又不好上前打擾,只得隱身跟着他們,誰曾想,竟然會被顧川柏發現,又沒有拆穿自己,這不是存心給難堪嗎?

顧川柏難得見凌霄這個模樣,眼中閃過一絲得意,起身一邊收拾草藥一邊哼着小曲,那個樣子簡直可恨。

凌霄頓了頓開口說道: 「那個姑娘,就是你說的懷夕嗎?我感覺我好像對她很熟悉,但是怎麼卻從未見過她?」

蘇葉和顧川柏的種種反應讓自己意識到成為上神之前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可是自己的腦海里始終沒有這段記憶,似乎是被人抹去了。

顧川柏白了它一眼「你肯定沒見過啊,誰會料到原來又瘦又小營養不良長相一般的小狐狸會被我養成絕世大美人呢?」

他太相信凌霄了,一路回來都在想這件事。

認為他聰明睿智,這樣的反應一定是有什麼打算,認為他打算繼續追查當年發生在青丘的事情,也沒有過多懷疑凌霄這樣的反應。

這幾百年來,凌霄忙着公務,似乎是忘記了許多事,或許是因為神農派獨特的環境,這幾日自己竟再也沒有做過那個噩夢,蘇葉也不在身邊,感覺身心從未有過的放鬆。

不過剛才聽到她們幾個人的對話,凌霄覺得此事應該和九黎壺脫不了干係,至少是有一些聯繫的。

不過,那個什麼少女被**氣之事,也能扯到自己身上來,覺得這世間的人真的什麼都不搞清楚,便隨便亂說,壞了他一世清明,既然牽扯到自己,便不能不管,索性一起管了好一些。

又是要去自己疑心的瀾滄門,況且,那個懷夕他也很想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是個什麼樣的女孩,決定隱藏身份跟着顧川柏一起出發。

「那個姑娘體內的魔氣是被人刻意藏入體內,並且用了術法封印隱藏,一旦術法解封,魔氣衝出,這姑娘將會身形俱滅,真是極其卑鄙的手段,現在她就靠這股魔氣存在體內活着了,這件事情,先不要驚動你師父了。」

顧川柏點了點頭,不愧是自己的偶像大大,這樣隱蔽的手法竟然說得那麼漫不經心,看來,他是有自己的打算了,便不再多問什麼。

只是他要跟孟懷夕一起出發的決定讓他犯了難,本來懷夕就不讓他知會太多人,如今帶上那麼一個,要怎麼跟他們解釋,這個凌霄,老愛是給自己找麻煩,幾百年前就是這樣,剛回來還是這樣。

凌霄像是能聽到他內心的想法一樣,擺擺手走出去說道:「這件事就麻煩你了,自己想辦法。」

留顧川柏一個人在房間內惆悵。

第二天,孟懷夕正在收拾出發的東西,什麼吃的啦,用的啦,還有衣服,胭脂水粉什麼的都要帶上。再加上娘親給自己準備的所有用具,滿滿的帶了幾大箱東西。足足裝了兩個馬車才裝完。

對外就說孟家小姐的表哥邀請自己去參加遠房舅舅的生辰,才會浩浩蕩蕩,肆無忌憚。

這是孟懷夕第一次出那麼遠的門,又肩負重任,心裏自然十分激動,昨日還得了一個好姐妹。心裏正高興,哼着小曲也很大家忙碌起來。

月見也是忙前忙後,這裡指揮一下,那裡指揮一下,孟府上下好不熱鬧。

楊佩蘭因為身體原因,被孟懷夕安排站在邊上等待,什麼也不讓她做。

過了一會,正在門外的馬車上清點物品的月見,看見顧川柏遠遠的背着藥箱走過來了,身邊還跟着一個少年郎,頭髮用紅色絲帶全束起來,雖然穿着看着並不那麼富貴,但是身邊還跟着一個少年郎,頭髮用紅色絲帶全束起來,雖然穿着看着並不那麼富貴,但是卻顯得乾淨利落。

他長得比較高挑,眉眼深邃立體,鼻樑筆直,嘴唇薄厚適中,膚色白皙,五官輪廓清晰而俊美,尤其是臉上掛着淡淡微笑,讓一旁的月見看的獃獃的。全然忽略了旁邊一起的顧川柏。

「月見!月見!月見!」

孟懷夕在大門內看到月見這樣,還是第一次,心裏疑惑,喊了幾聲,見她不應,便自己跑出門,誰不想竟然和凌霄撞了個正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