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大佬闖三界》[我帶大佬闖三界] - 第4章 魔氣

「爹,讓我去吧!」

孟懷夕皺着眉頭,從門外進來。

孟祝山面露難色,斬釘截鐵地說道: 「不行,我這半輩子就得了你那麼一個女兒,城中危機四伏,若是被那些有心人得知,讓你去了,哪裡還有回來的可能?況且……」

這個女兒,容貌身量絕非普通人能比,天賦異稟,若是個男兒身,定能做出一番大事業,令自己遺憾的是,她是個女兒身。

從小被自己當成男子來培養,以此來緩解心中鬱結,性格也自然比一般人好強一些。

又從小得了一個不知道哪裡尋來的丫頭,武力就連家裡的將士都無法相比,甚至還會一些修仙之人所會的術法,這麼多年,靠着她的保護和女兒的才能,替自己解決了不少棘手的事。

「爹,我知道你在考慮什麼,女兒可以扮成男裝,再帶上月見,爹你還擔心什麼呢?月見的本事一般人奈何不了她,她雖是女兒的婢女,但是也是我最好的姐妹,她會好好保護女兒的,而且我擔心其他人,根本不能勝任,恐怕還沒出這臨沂城,就被躲在暗處的人……」

孟夫人走上前來說,「老爺,女兒的脾氣你也不是不知道,她說要做的事誰也攔不住,這麼多年,她也為了你分擔了不少事情,她和月見能力我自然也不會懷疑,我們要相信懷夕,她這樣說了,自然有她的想法,老爺又何必庸人自擾呢?」

孟祝山聽完一個轉身坐在椅子上,指責自己的夫人要把女兒推向水深火熱的境地,可是自己又不能親自去請,這臨沂城內的境況如果沒有他來主持,不知道要亂成什麼樣子。

最後在孟懷夕和自己夫人的一唱一和下只好同意。只不過讓女兒多帶一些隨從衣物等,便不再說話了。

孟懷夕安慰了爹娘一番,只待了一會便火急火燎地回到房間,正好趕上月見帶着顧川柏過來了。

顧川柏見到孟懷夕氣喘吁吁的說:

「你這個丫頭,有什麼事情咱們慢慢說,你為什麼叫月見火急火燎的把我帶下山?這月見,去了一句話也不說,把我逮了就跑,路上什麼也不說,可把我累死了。」

說完,又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了下肚,才慢慢緩下來。

看到顧川柏這狼狽的樣子,月見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問道:「川柏哥哥身體那麼差了?連我一個女兒家也比不過了,還不自己好好調養調養?」

說完顧川柏就要追着月見打,一邊打一邊說:「你這潑狐狸,看我不打死你。」

孟懷夕見狀趕緊攔下,「好了你們別鬧了,我有事情要問川柏哥哥。」

說完便拉起顧川柏到客房去,向他解釋今天發生的事情,除了身上的傷以外,孟懷夕還覺察到了這女孩身上還有其他解釋不清的東西。

顧川柏的臉色立馬變得嚴肅起來,「這件事我也早有耳聞,要知道怎麼回事,看看便知,我相信你的直覺不會出錯。」

三個人一同來到女孩房間,只見她還在昏迷中,被府中大夫處理好了傷口,又被府中的丫鬟換了身衣裳,竟也多出了幾分清秀俊俏。

顧川柏一見她,眉頭緊皺,趕緊走上前去為她把了脈象,過了半晌,才面色凝重的說:

「這是精氣被人吸走了一半,才導致一直昏迷,而且,這女孩的體內,似乎有一股魔氣被封印,且隱藏極深,又和普通魔氣不同,才導致我差點看不出來,至於是什麼樣的一股魔氣,我暫時還不清楚,要等我回去稟報了師父,請他看看,才能確定。」

月見聽了說:「連川柏哥哥都看不出來,是什麼樣的魔氣?」

「既然看不出什麼,那就只好先讓她醒過來,問清楚情況再說了。」

孟懷夕一邊自顧自的說著,一邊替女孩掖了掖被子。

顧川柏點了點頭,從自己的藥箱裏面拿出歸元丹,「你們把這個給她吃了,不出半日,她定能清醒,幸而體內還有一半精氣,不然就算是我,也回天乏術了。」

月見聽了一邊為顧川柏倒茶一邊說:「最近城中一直在流傳,說凌霄當初是因為吸了人的精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