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愛過你【完本】》[我曾經愛過你【完本】] - 第8章 肚子里是野種

安知夏哭得沒緩過氣,肚子又開始疼得厲害,一陣接一陣的絞痛。

她擔心孩子又出問題,忍着疼急忙就翻身拿了床頭座機,給顧沛打電話,叫她過來接自己。

柳默琴推門進來的時候,剛好聽見安知夏給顧沛說的最後一句話:「我等你過來。」

這句話扒開了單看,很曖昧。

柳默琴臉色有些異樣,沒動聲色,而是拿出了一副恰當的關心表情,問安知夏道:「你跟言澤怎麼了?
吵架了?
我看他大半夜的還出門了……」

安知夏肚子疼得厲害,面色慘白,額頭還全是冷汗,費力無比的說了一句:「沒事。」

隨後扯過被子,蓋着臉想要隱藏住自己的失常的面色。

但柳默琴眼尖的全都看見了,她抓着被角,沒讓安知夏藏起來,盯着她的臉色質問:「你這臉色是怎麼回事?」

安知夏沒了辦法,只能說:「腸胃炎又犯了……」

柳默琴不依不饒,聲調尖銳:「真的是腸胃炎?
安知夏,你可別瞞着我什麼,要是以後被我查出來了,說破了出來,你別怪我不給你留情面。」

安知夏怎麼敢說自己懷孕的實話,只能咬死說就是腸胃炎。

柳默琴轉口又要質問她剛剛在跟誰打電話,可話到嘴邊又忍住了,心想逼問這個安知夏肯定會嘴硬,不如一會跟蹤。

想了一陣,柳默琴忽然鬆口了,沒什麼好臉色的說:「那行,我去給你拿點家裡備着的葯過來。」

安知夏只顧忍着疼,也沒注意她的表情,胡亂嗯了一聲就縮進了被子里。

顧沛來得很快,安知夏沒讓她進屋,怕驚動了剛說了要睡下的柳默琴,自己忍着疼走出了別墅,鑽進了的士里。

一上車,車子就火急火燎的往醫院趕。

一車人都着急,也沒注意到車屁股後面一直跟着人。

安知夏進了醫院,顧沛就掛了婦產科的急診,幸好這次胎氣動不得嚴重,醫生只給掛了瓶水叫她好好休息,順便囑咐了幾句在胎兒穩定之前需要注意的瑣碎事項。

安知夏全都用心的應了,醫生也沒多說什麼,轉頭就出了病房。

在門口瞥見一個貴婦模樣的女人,趴在牆壁上鬼鬼祟祟的,安知夏覺得奇怪,不由就盯了幾眼,那女人被看得心虛,扭頭就快步走了。

那女人就是柳默琴。

柳默琴在門口,醫生說的話全都聽了個清清楚楚。

她萬萬沒有想到,安知夏竟然已經懷孕了。

可她要是懷孕了,怎麼不回來跟他們說?
明明柳默琴在飯桌上都說得那麼清楚了,要是安知夏生不出來孩子,兩家人鐵定了的是要離婚的。

她不說,難不成是有什麼鬼祟?

柳默琴很快想起自己兒子說的他不能生育的事情,想到了安知夏懷孕原因的某個可能性,心臟狠狠的一跳,臉色頓時大變,急忙就拿出了手機給陸言澤打了個電話過去。

這麼晚了,陸言澤卻還沒有睡,電話接通得很快。

「媽,怎麼了?」

柳默琴沒有擅自打草驚蛇,迂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