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紫風澹淵免費閱讀》[魏紫風澹淵免費閱讀] - 第6章 淪落到睡產婦了?

魏紫有原主所有的記憶和情感。

原主很怕風澹淵,甚至怕得連懷了孕都不敢把孩子打掉。

身為現代人的魏紫很難理解。原主懦弱至極,卻也天真至極,不敢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不忍。

「小貓小狗都會說疼,若是把孩子打掉,他也一定很疼吧……」原主撫着小腹如是說。

如果能和原主對話,魏紫一定會問問她:孩子生下來後怎麼辦?

魏庄氏千方百計要弄死她,好霸佔原主生母的嫁妝。原主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拿什麼養一個孩子?

把孩子交給風澹淵?且不說他冷血寡情,單就孩子尷尬的私生子身份,就不可能正常長大。

魏紫眉目凝重。

既然她佔了原主的身子,原主留下的一切也等於是她的了,不管好壞。

孩子,她會好好養大。

魏家欠原主的,她都會一一討回。

至於風澹淵――原主的的記憶里並沒有對他的恨,而在魏紫看來,木已成舟,恨亦不能解決問題,只要他把孩子給她,從此井水不犯河水,她也不想再在前塵舊事上糾纏。

她有很多事要做。

*

有了風澹淵提供的物資,魏紫總算是在第二天成功下了奶。施了針,又喝了奶,孩子的情況也算穩定了下來。

屋外下着鵝毛大雪,紛紛揚揚,落了好久都沒有停下的跡象。

魏紫給孩子喂完奶,正要睡覺,卻聽門口傳來敲門聲。

風澹淵的手下,跟風澹淵一樣飛揚跋扈,魏紫還沒應聲,門就推開了。

凜冽的寒風夾着打卷的飛雪,洶湧而入。魏紫趕緊拉了被子,遮住自己和孩子。

「魏小姐,請你過去一趟。」

「我們小姐還在坐月子,不能出去的……」宋媽極力阻止,卻被手下一個眼神,駭得忘了下面的話。

魏紫知道這一趟,她就算是爬也得爬過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