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裝面具》[偽裝面具] - 第4章 磕壞額頭

程澈抬起頭,才發現是江舒言下意識的後退幾步,害怕身上的汗味熏到她。

「這個給你」

江舒言的聲音漸漸變小,看向程澈的眼神,開始四處逃避。

程澈微微發愣了一下,接過江舒言手中的礦泉水,嘴角微微上揚。

「怎麼一副不情願的樣子啊,不會捨不得吧」

「你不許叫我膽小鬼,不能把我鬼屋的事情說出去」

江舒言一說完,立馬跑開了。在程澈的視野里,江舒言跑過去,挽上了王意陳的胳膊離開了。

「唉,又是哪個小學妹向會長大人表白了啊」

汪秦的胳膊耷拉上程澈的肩膀,看見他手中的手,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一把奪過。

「她怎麼知道你喝怡寶礦泉水」

「碰巧吧」

汪秦作勢就要擰開瓶蓋,程澈顯然有些急了,手伸向汪秦

「還給我」

汪秦嘖嘖兩聲,將水丟給程澈,

「看你寶貝那樣,你不會同意了吧」

「又不是來表白的」

「嘖,你不會真希望她是來表白的吧」

江舒言和王意陳在校園裏面逗留了有些時候了,她這才告別王意陳,回教室。

莫子韜抱着籃球剛走到教室門口時,就聽見扇耳光的聲音,接着就是重物撞到桌子上的聲音。

「江舒言!」

「滕語,你幹什麼!」

莫子韜手中的籃球從手中滑落,聽見教室里一片喧鬧,腳還未跨進教室門口,就看見班長李悅的懷裡抱着江舒言沖向醫務室。

她的額頭左邊被磕壞了,已經流出了血來。

莫子韜耳邊一陣耳鳴閃過。看着左臉泛起紅色巴掌印的滕語,愣在原地。

「滕語,你剛才說話太過分了」

聽見周圍同學的指指點點,她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江舒言的額頭被貼上了一塊紗布,聞聲趕來的王意陳看見她額頭掛了彩,真是又氣又擔憂。

「江舒言,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