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天師,卻一路撞鬼》[偽天師,卻一路撞鬼] - 第9章 突襲

我看她死鴨子嘴硬,於是說道:「其實,昨天晚上我就回來了,我看見了三爺的一輛黑車穿過去。」

「所以呢。」蘇琦蘭反問道:「你就認為我是三爺的人。」

「當然不會。」我拿起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水,慢慢說道:「我又去**局報了案,說我的以為叫做蘇琦蘭的朋友失蹤了。」

面前的這個蘇琦蘭聽到這句話,臉色大變。

我接著說道:「可是你猜**怎麼告訴我的。」我盯着她的眼睛,「蘇琦蘭和她的父母在一個月之前死於煤氣中毒,這和你說的父母死法完全一致,而且那個蘇琦蘭也有一個姐姐,也是死於非命,你說,這巧不巧。」

面前的這個假冒蘇琦蘭長長嘆了一口氣,說道:「就因為昨天晚上三爺的車就可以懷疑我,為什麼不可能是來監視我的。」

「如果是監視你的,那就沒必要走。」我冷靜的說道,「而且也沒必要監視你,我已經去赴約了,我想,應該是過來給你送錢吧。」

「聽說黑寡婦組織,精於偽裝,可以巧妙地利用男人的弱點,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可是啊,到底還是有漏洞。」

「要不是三爺手下那一幫豬,暴露了行蹤,我想我應該沒有漏。」假蘇琦蘭嫵媚的說道:「而且,我做的很好,你已經對我產女生了感情。」

「錯,你還有兩個致命的漏洞。」我說道。

「哦?那你說說看。」假蘇琦蘭饒有興緻的舔了舔手裡的匕首。

「第一點,你剛出去,三爺的電話就打了進來,說你被綁架了,這條衚衕縱深有三十米,出了衚衕口轉巷子,還得走五百步,綁架根本沒有那麼快,而且,巷子口那邊是繁華的集市,我相信,你是自己走上了那輛黑色奔馳。」

我繼續說道:「第二點,我去救你的時候,三爺居然讓你跟着我走了,他這麼小心謹慎的人,是絕對不會容許產生一絲絲失誤的。」

「如果我是三爺,那麼最保險的就是,把你留下做人質,然後等到事情結束之後在放人,而他之所以放了你,並不是說可以有把握隨時抓住你,而是你根本就不會跑。」

「最後一點,我今天進門之後,你第一句話居然不是問昨天晚上的情況,而是問我怎麼今天才回來,一個與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人,居然會漠不甘心。」

我說到:「其實早在你最先找我的時候,我就很奇怪。」

「那時候有什麼奇怪的?」假蘇琦蘭疑惑的問道。

「我那時候剛從三爺家裡回來,當天晚上你就過來了,三爺對這種事情十分重視,按理來說不應該會泄露出去,更不可能會泄露給自己仇人的女兒。」

「而且之後的事情也太順利了,你救了我,然後我又目睹你被催債,又救了你,我像是被你們牽着鼻子走一樣。」

「我一步一步的落入了你們編製的陷阱中,不過我有一個問題。」假蘇琦蘭抬起頭看着我。

「我並沒有表現出來什麼獨特的能力,為什麼從一開始就選擇我呢?」

假蘇琦蘭轉着手中的匕首,銀色的刀刃不知道奪走了多少男人的姓名,原本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變得凌銳和狠厲。

「這個問題你得去問那個死人了。」假蘇琦蘭冷靜的說道,「我的任務是將你吸引住,然後假裝被綁架來要挾你,而在昨天,我的任務就已經完成了。」

「你的僱主現在已經死了,你走吧。」我平靜的說道。

「我騙了你,你卻要放我走?」假蘇琦蘭不解的問道,她是不會明白人心是有溫度的。

「那不然呢,還要我請你吃一頓送行宴不成?」我看着面前這個殺手,開着不合時宜的玩笑。

假蘇琦蘭怔怔的看着我,收起了匕首,朝着門外面走去。

我不禁趴在桌子上,困意一瞬間就上來了,我的腦子裡浮現出很多很多場景,鄭家的邪祟,苗老頭的蠱術,以及三爺的死,我隱隱感覺到,從一開始,我就莫名其妙的走進了一張網中,被人設計着去經歷不同的事情。

可是,我想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陽正!陽正!快起來,有危險!」我眉頭微微一皺,是爺爺在喊我。

「爺爺,我一夜沒睡,我太累了,讓我在歇一會吧。」我在睡夢中惺忪的回應着,眼睛暫時還沒有睜開的打算。

「傻孫子,那個老東西沒有被砸死,他已經快殺過來了!快起來逃命去!」爺爺焦急地聲音穿過來。

「老東西沒被砸死?」我嘴裏重複着這句話,我心裏想,什麼老東西?我猛然一驚,從睡夢中醒過來,大呼一口氣,我看向門外,已經逃不掉了!

假蘇琦蘭的屍體就冷冷的躺在王老頭的腳邊,血跡斑斑,脖子處插滿了黑葉子,不忍直視。

「你女人?」王老頭冷冷說道,「可惜,現在已經死了。」

我冷冷的看着假蘇琦蘭,雖然我已經洞悉了她的陰謀,可是內心卻還是流露出一絲憤怒。

「你不該殺她。」我平靜的說著。

「為什麼?」王老頭不屑的笑着。

「因為我本無殺你的理由,現在有了。」我皺起眉頭。

「哼!狂妄小兒,昨天晚上居然被你借了雷霆之力,險些搭上了我這把老骨頭,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正一門極為霸道的法器,鎮里乾坤。」

「不是我僥倖借得天地雷霆,是你作惡多端,老天開眼想借我的手殺了你替天行道。」我手起青檀葉,一邊說著,一邊祭開陰陽眼。

「鎮里乾坤雖然神通廣大,可是以你的功力還不能過多使用吧,我能夠看出來,你現在非常虛弱,這次,我必殺你。」王老頭桀驁的說著。

我現在的確外強中乾,昨天借的天地之力損耗了我太多的內力,一晚上沒有休息,導致我現在內力不足為繼,我怕是已經無法使出鎮里乾坤了。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我一邊拖延時間,一邊開始存蓄髮動鎮里乾坤的內力,「你老命很大,雖然沒被砸死在下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