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天師,卻一路撞鬼》[偽天師,卻一路撞鬼] - 第7章 衝突

「那好,今天只談正事,請宋大哥移步四樓,小弟早就備好了薄酒。」三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宋禿子的一幫小弟想過去開道,三爺的一眾小弟簇擁上來堵住去路,宋禿子斜着眼睛看着三爺說道:「老三,你這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三爺賠笑道:「我能有什麼壞心思呢。四樓是我精心設計玻璃閣樓,結構比較脆,咱們兩家這麼多人上去,這重量撐不住的。」

宋禿子笑了笑:「你他娘的!蓋着破房子還整這麼多花樣,你說吧,帶幾個人上去。」

「我看啊,咱們就各帶一個手下,其他的兄弟,上三樓四樓,我已經準備了好酒好菜和美人,好好享受就是了。」三爺對着宋禿子的手下說。

「咱可受不住三爺這的錦衣玉食的生活,他們這幫粗人,讓他們在下面好好守着吧。」宋禿子說道。

「三爺前面帶路吧,我就帶着王先生一個人就行了。」那個小老頭微微向三爺點了點頭。

三爺回頭看向我,喊道:「趙大師,走,我請你上去看看夜景。」

說完,三爺就徑直上樓,宋禿子和王老頭就跟在後面,我走在最後。

根據剛才的對話,囂張跋扈的宋禿子畢恭畢敬的叫王先生,說明宋禿子很尊重他,我想,之前那個用桐木製作的小鬼推車就應該是出自這位王先生之手。

三爺打開了玻璃門,開啟了裏面的燈,緊接着宋禿子進去,我剛要往上面走想看看玻璃閣樓到底是什麼,突然間,王老頭轉過身來看着我,給我嚇出一身冷汗。

「不知道友出自何門何派?」王老頭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晚輩見過老前輩,無門無派,就是會一些江湖郎中的把戲而已,這次過來純屬巧合。」我忙回應道。

「小友,老夫要奉勸你一句,這趟水深的很,我看你與我有緣,所以在此提醒,識趣一點,莫擋他人財路。」

「老前輩,我這裡也要勸你,風水一行是用來預示吉凶的,給人開解的,如果需要害人來賺錢的話,我怕你不得善終呀。」

王老頭一聽這話,原本帶着笑容的臉一下子變得陰鬱務必,拂袖而去。

對於這號用風水術害人來取得財富的人來說,即使他在德高望重,我也是不屑一顧的。

我抬首走進玻璃閣樓,才發現白天為什麼看着是黑魆魆的,是因為四周都有窗帘緊緊的擋上了。

三爺摁下一個按鈕,四周的窗帘緩緩升起,這是一個一個巨大的環形玻璃閣樓,裏面裝飾非常簡單,只有一張榻榻米,兩張方桌上擺着一個翠花琉璃瓶,瓶中插着一束鬱金香,兩個衣着暴露的俄羅斯美女端着香茗進來了。

宋禿子看着俄羅斯美女的大腿目不轉睛,就差眼睛長在人家身上了。

三爺衝著我小聲的說了一句:「你看宋禿子那個猥瑣的土鱉樣子,沒見過世面。」

我輕蔑的一笑,把臉轉到一邊,心裏暗想到,你們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三爺擺擺手讓那兩個俄羅斯服務員出去,宋禿子還饒有興緻的目送了一段。

宋禿子喝了一口茶水,咂摸咂摸味道說:「你還別說,你小子他娘的眼光還不錯,我說,你送兩個到我那去。」

三爺心裏暗道,你都沒那個命去享受了,還想東想西的,嘴上卻諂媚的說道:「沒問題啊,宋大哥,這不都是一句話的事情啊。」

三爺的這個會所坐落在鳳鳴山的半腰,從玻璃閣樓可以看到整個城市。隱約可以看見川流不息的車流,忙碌的駛來駛去,萬家燈火,顯得這間玻璃閣樓格外的冷清。

三爺指着眼前的這片城市,說道:「宋大哥,你看,整個城市這麼大,舉目可見的地方,要麼你是你宋大哥的地盤,要麼是小弟我的地盤。」

宋禿子也看向下面,狠狠的向地上啐了一口唾沫,眼皮子耷拉的說道:「這些年,多少老大都死了,地盤換了多少茬主子了?你說,現在是咱倆做老大,咱倆誰會先死呀?」

三爺哈哈大笑:「想當年,我從東海那邊到這裡來打工,分文沒有的時候就明白一個道理。」三爺指了指上面,繼續說道:「天不可能永遠晴,也不能永遠下雨,沒有誰能夠保證永遠不被被人幹掉。」

「你說的對,那麼既然如此,怎麼保證自己不被別人幹掉呢?」宋禿子反問道。

「很簡單啊。」三爺輕蔑的笑道,笑容十分陰冷,「只要提前幹掉所有對自己有威脅的人就可以了呀。」

「哈哈哈!」宋禿子狂笑道,「你說的太他娘的對了!」

「哈哈哈!」三爺也是狂笑着,「宋禿子。」

「嗯?」突然聽到畢恭畢敬的三爺這麼叫自己不由得一愣,而且立馬火冒三丈的說道:「你算是什麼東西,敢這麼叫我,我混社會當大哥砍人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

「我從來不對敵人客氣,你送我的小鬼拉車可真是好心呢。」三爺陰惻惻的說道。

「哈哈哈!你還發現了呢,我還真是小瞧了你這個腦子呢。」宋禿子諷刺的說到,一邊打電話給樓下的兄弟。

「別浪費時間了。」三爺坐下品着茶,「你的那幫小弟跟你一個德行,你一上樓,他們就撲進女人的懷抱了,忘了告訴你,她們可不是普通的女人,是我花了大價錢從黑寡婦那裡請過來的。」

我這才明白為什麼這些女人訓練有素,始終保持着同一個笑容,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原來是黑寡婦這個組織的。

黑寡婦是有名的殺手組織,成員都是女性。她們從尚未記事起就被人送到黑寡婦組織裏面,她們只被訓練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充分運用女人的優勢,不惜一切代價的完成刺殺任務。

「現在你的小弟們都已經成為她們的食物了。」三爺肆無忌憚的笑着,

宋禿子的神情變得非常猙獰,指着三爺的頭皮破口大罵:「狗娘養的,我不就是給你送了一個小禮品嗎,那還是純金的,這就要置我於死地嗎?」

「你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殺你?」三爺不緊不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