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天師,卻一路撞鬼》[偽天師,卻一路撞鬼] - 第5章 蘇琦蘭

我站在大銅缸前,跪下,給苗老頭磕了三個響頭。

我輕聲說道:「苗老爺子在天有靈,晚輩趙陽正在這給您磕頭了。」

我從包中拿出了黃符、清酒、銅爐、貢香。「苗老爺子,晚輩不孝,沒能給您帶來醉仙樓的烤鴨、金鼓樓的火燒牛方,您老多擔待。」

我點燃一摞黃符,黃符瞬間起燃,我說道:「今天先給您燒一個億,您別不捨得,該花花,之後我每年都給您燒。」

我將清酒斟滿,三杯灑下,「苗老爺子,許給您的貢酒是我編的瞎話,今天就拿着洋河大麴送您一程,晚輩知道您饞酒,我保證每一年的清明我都給您送一箱貢酒過去。」

說罷,我再一次磕上三個響頭。

我取出銅爐,點上貢香,我回頭看了看蘇琦蘭,她正在發愣呢,不知道該想什麼。我點燃離火符,揚起黃煙,這樣蘇琦蘭就看不到我將苗老頭的屍體安放的過程了。

我走道大銅缸前,低頭一看,突然,眼前的一幕讓我頭皮發麻,天旋地轉,在這深秋的季節,後脊背的汗水直接濕透了。

我看見大銅缸里,苗老頭的屍體不見了!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去想這件事情。我不可思議的自言自語道:「這不可能呀,昨天晚上我看見苗老頭在大銅缸里,難道是黑衣人又回來帶走的?」

我茫然的搖了搖頭,心裏想,這個也說不通的啊,既然他們已經殺死了苗老頭,那還要他的屍體有什麼用呢。

我心裏面開始一個個的給出可能性又自我否定,有可能他們沒有找到東西,然後只好拿苗老頭的屍體回去交差,也有可能是苗老頭的屍體有其他的用處。

「還有一種可能。」我將自己的頭埋進臂彎,我心裏知道這是最不可能發生但我卻希望發生的,那就是,苗老頭根本就沒有死!

我心裏想着,苗老頭可能預感到某個神秘組織要來取走某個東西,於是他先把東西藏起來,同時運用陣法使自己詐死,好躲過神秘組織的毒手,沒想到我先過來誤打誤撞的取走了東西。

我心裏知道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不過我心裏有了一絲放鬆。

「巽風迴轉」,巽字卦開啟風門,大風忽起東南,將整個院子中的煙霧吹得殆盡,我回頭看着蘇琦蘭也在緊張的望着我這邊,蘇琦蘭一看見我,開心的朝我招了招手。

我將東西收拾完,回到屋內。

「你這是做了什麼神秘的法陣,我剛才看見好多好濃的煙霧,我都看不見你了,我可着急了。」蘇琦蘭面露着急的說。

「我這個可是正一門不傳之秘訣,是我偷偷的學來的,厲害吧。」我得意的朝着蘇琦蘭說道,一邊坐下。

「那你能交給我嗎?我不用學太厲害的,就學你今天能讓他們變成瞎子那個法術就行。」蘇琦蘭眨巴着她那水靈靈的大眼睛,看着我說。

「不好意思。」我嘿嘿一笑「這等厲害的法術講究傳男不傳女,傳東不傳西。」

「你們門派怎麼這麼多臭規矩,還歧視我們廣大女性,傳東不傳西又是什麼破規矩?」蘇琦蘭厲聲正色的說道。

「就是我們門派只傳中國人,不傳給洋人。」我解釋道。

「要是你想學,也不是不可以。」我看着蘇琦蘭失望的委屈模樣,打算逗一逗她,說道。

「那你說,我怎麼樣才能學!」蘇琦蘭興奮地看着我,水汪汪的大眼睛這麼近距離看着我,我忙把頭轉開。

「要麼你可以變成男人,要麼你做我內人。」我哈哈一下,「你無論採取哪一種方式,我都會勉為其難的交給你一點真本事的。」

蘇琦蘭聽完我說的話,臉刷一下就紅了,不好意思的說道:「開什麼玩笑,你們門派的規矩也太不要臉。」

說完轉過身去,不理會我了。

「咳咳。」我咳嗽了兩聲,繼續開玩笑道:「你考慮一下吧,天色不早了,我出去買一點吃的,附近新開了一家涮肚店,特別好吃,早上那頓你請我,說好了今天這頓我請你。」

我笑着走出門去,看着蘇琦蘭好像在認真考慮的樣子,心想不是吧,她一定是貪圖我的美色。

日頭又快近黃昏了,涮肚店根本沒有空桌子,打包帶走的人也排起老長的隊。有剛剛放學的中學生,穿着天藍色和白色相間的校服,三三兩兩的,有家長帶着孩子來的,也有老爺爺和老奶奶手挽着手提着涮肚回家去。

我看到眼前的濃厚的生活氣息,心裏不禁感覺到一種悵然若失,我心想,我什麼時候能有個家呀。

我出門時夕陽剛剛到樹梢,我提着涮肚回到苗老頭家裡時,天色已經很快的暗下來了,我用手試了試風的濕度,喃喃道:「說起來,好久沒下雨了。」

我關上門,雨點已經落了下來,微風也起來了,大銅缸里泛起一個又一個小水花,被雨水打濕的青石板顯得愈加濃重。

我走進正屋,燈已經亮起來了,可是去不見蘇琦蘭的身影,我把涮肚放在桌子上,喊道:「蘇大小姐,快來吃飯了,涮肚一會涼了就不好吃了。」

「你到這邊來。」蘇琦蘭輕聲的說道,聲音從卧室傳來。

我很疑惑:「有什麼事情不能吃完飯再說呢?」我一邊問着,一邊走了過去。

卧室沒有開燈,外面濃雲密布,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我剛從很亮的正廳過來,一時間眼睛無法適應,完全看不清蘇琦蘭在幹什麼。

「你在這做什麼,要休息也得吃完飯在休息吧。」我說道。

「你過來一下。」蘇琦蘭慢聲細語的說。

我不明所以的過去,剛走到床邊,蘇琦蘭將帘子拉開,一把把我拽到床上,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整懵了,完全不知道接下里我該怎麼辦了。

我的眼睛已經慢慢適應了黑暗,我撐起身子,看着蘇琦蘭,我不禁被眼前的情況所吸引。

蘇琦蘭將臉轉向一邊,散開的頭髮,雪白的脖頸,空氣中飄蕩着少女的體香,醉人心扉,雨點開始敲打着窗戶,啪嗒啪嗒的。

蘇琦蘭將浴巾拽開,她裏面竟然一絲不掛,雪白的胸脯,平整的小腹,潔白無瑕的大腿,起伏有致、豐腴性感的身材一覽無餘,我這個母胎單身的,哪能抵抗住這場面。

蘇琦蘭輕聲慢語的說道:「要了我吧。」

我這反應過來,蘇琦蘭是相信了我今天下午說的話了。

我實在不忍心欺騙一個如此信任我的女孩,而且她已經身世夠苦的了,昨天還救了我的命。

我雙手一撐,翻身下床,給了自己一巴掌,迅速的平復我自己的心情,轉過身將浴巾繫上。我說道:「我下午不該給你開玩笑的,對不起。這法術誰都可以學,我可以教你。快起來吃飯吧,菜快涼了。」

我急忙轉身離開,我聽見蘇琦蘭大哭起來。

我坐在椅子上看着門外的雨簾成一片,卧室里蘇琦蘭的哭聲越來越小了。

過了一會,蘇琦蘭穿着拖鞋,換上了白天的衣服,走到我面前來。我微笑着看着剛剛哭的梨花帶雨的女孩說道:「出來了,可能涮肚有一點涼了,我去給你熱一下。」

「啪!」我話還沒說完,蘇琦蘭一巴掌就扇在我的臉上,清脆的巴掌聲穿過雨幕,我一時間被扇懵了。

蘇琦蘭扇完我之後,拖沓着拖鞋走到桌子前,打開一份涮肚,大口大口的吃着。

我看着蘇琦蘭嬌嫩可愛的外表,在那裡大口大口的吃着涮肚,摸着我火辣辣的左臉,不禁笑起來。

我走到桌子邊,拿起一瓣蒜,撥開之後遞給蘇琦蘭,「老妹兒,涮肚配上蒜,越吃越好看。」

蘇琦蘭惡狠狠的看了我一眼,一把拿過來蒜,又繼續大口大口的吃着。

「別急,別急,沒人跟你搶,不行我這份也給你。」我討好的說道。

沒想到蘇琦蘭真的一把把我那份涮肚也拽過去了。我心想,我就開個玩笑,這女的也是真實在。

我只好坐在那裡看着,兩手托腮,看着蘇琦蘭硬生生的毫不減速的吃完兩份涮肚,期間我還給她扒了兩瓣蒜,我不禁驚嘆道,沒想到這麼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孩,能吃凈一個兩個人的飯量。

我忙遞過去熱水,蘇琦蘭接過水的時候還是瞪了我一眼,這小閨女脾氣港大了,這半天氣都沒消呢。

蘇琦蘭咕嚕咕嚕的把水喝掉,打了一個長長的飽嗝。

我不禁伸出大拇指,連聲驚嘆到:「少俠好功夫!」

蘇琦蘭白了我一眼,我訕訕的笑道。

「笑個屁呀。」蘇琦蘭大聲訓斥道,「滾開!我不想看到你。」

俗話說,在一個女孩生氣的時候,一定要多說好話。於是我極盡平生所有的夸人的詞語,都用來奉承上。

「像你這麼可愛、這麼溫柔、這麼大方、這麼善良,胃口還這麼好的女孩,我還騙了你,真的是太不應該了。」我看着蘇琦蘭的臉色絲毫沒有好轉,我只好上我的殺手鐧了。

拿出剩餘的黃符,將酒潑在黃符上,嘴裏振振有詞:「乾坤易變,風雨如晦。天上九宮,地上仙靈。聞說寶塔有神靈,萬道金光黃紫現!」

一張張黃符漂浮在半空中,蘇琦蘭被這一幕吸引住了。突然黃符閃爍萬道金光,一座寶塔直衝雲霄,似乎要將這屋頂捅破。

蘇琦蘭驚訝的張開了嘴,看着眼前的萬丈金光的寶塔,在心裏感慨道這法術的神奇奧妙。

我拍了拍蘇琦蘭的肩膀,「想不想學,我免費教你呀。」

「你可不能在騙我了。」蘇琦蘭可憐巴巴的眨着大眼睛。

「再也不騙你了,我對着這個寶塔保證。」我義正言辭的說道。

「嗯!」蘇琦蘭終於開心的笑起來,「這個寶塔是真的嗎?」蘇琦蘭好奇的問道。

「你過去摸一摸,看看能摸到它嗎?」我對這蘇琦蘭說道。

蘇琦蘭慢慢的伸過手去,用手去觸碰寶塔,手卻只能在空中虛抓一下。轉身疑惑的說:「這個寶塔是假的嗎。」

我解釋道:「其實不能簡單的以能不能被我們抓到,或者說有沒有實物形態去說這個事情的真假。」

蘇啟蘭認真的聽着,等待我說下文。

「寶塔的形狀是由黃符通靈匯聚組成的形狀,金光也是黃符上面的符咒發出的,維持效果的時間很有限。」我繼續說道。

「那麼這個黃符組成寶塔有什麼作用呢?」蘇琦蘭雙手捂住金光,卻發現捂不住。

「這個是一個簡單的符陣,對於人來說能夠起到舒緩神經、強身健體的功效,對於邪物具有十分強大的驅邪作用。」我想到之前在鄭家遇到邪祟,如果當時手裡有黃符的話,肯定不至於那麼狼狽。

黃符的效果漸漸消失,寶塔光芒漸漸暗淡直至不見,蘇琦蘭握着掉落的黃符若有所思,抬起頭對我說:「我想學習能夠殺人的道法!」

我搖了搖頭,說道:「我可不會殺人的道法,我也從不殺人。」

蘇琦蘭又默然的低下了頭,剛剛緩和的氣氛又低落下來。

「道法暗合陰陽之法,與自身氣運有極大的關聯,每一次使用道法,行善則可以增進修為,為惡就會減損自身壽命。」我說道。

「三爺作惡多端,必然死於非命,你又何苦要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險呢。」我勸道。

蘇琦蘭茫然地站起身來,將手中的黃符一點點撕裂,冷冷的說道:「我恨!我恨!我恨這蒼天不公平,為什麼雞鳴狗盜、作惡多端的人現在還好好的坐在大別墅里享樂,為什麼心懷善意、腳踏實地的人卻遭遇非人的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