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天師,卻一路撞鬼》[偽天師,卻一路撞鬼] - 第3章 老苗頭之死

回到家,我翻開書,才發現這是一本葬經

這本葬經,感覺也和市面上的葬經沒有什麼區別。

葬經,也就是介紹一是如何選擇墓穴,二是對應不同的年齡,可以給死去的人配上某種器物,三是對應不同方式去世的死者有不同的處理方法,大致上就是死人如何下葬那一套。

我大體的翻着眼前的這一本葬經,前面的內容都是我知道的,按理來說講完下葬這一套流程之後,葬經就沒內容了呀,這後面還有一部分。

「起卦篇?」我不禁疑惑的念出聲來,心裏疑惑道,一本將埋死人的葬經還整卦象這麼專業的幹嘛。

這往下看下去可不得了,我不禁叫出聲:「這本葬經,居然還講如何讓人死而復生!」我不禁嬉笑道,這要能行,地球早擠爆了。

不過這本葬經是從邪祟身上掉落的,我自言自語道:「難道,這個方法的效果是?」我睜大了眼睛,脫口而出:「效果不是死而復生,而是利用陣法將邪氣灌入死者體內,變成邪祟!」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我已經見識過上次的那個邪祟,即使被離火符洞穿了身體,也依然逃走了,我僅僅挨了那畜生一拳,差點被打死。

「這種邪術要是真的可以的話,」我自然自語道:「多來幾個邪祟,這社會還了得。」

我繼續看到,書上講「以五行為底陣,以八卦為陣法,以山靈、狐魅為藥引,將屍體於「兌」卦浸於仙藥,頌法七七四十九天,可十之存一。」

我心想,這麼邪門的陣法,而且成功率只有一成把握。

我住在二樓,房間逼仄,只有一個檯燈,光線不好,使得我嗅覺和聽覺都很敏感。我聽到一樓門栓被刀子劃開的聲音,這腳步聲應該只有一人。

我將檯燈關上,拿着那本葬經翻出二樓的窗戶,躲在窗外,我設計了一個小技巧,關上窗戶裏面的銷可以自動滑上,然後偷偷觀察房間內的情況。

神秘人悄悄的摸過來,小心翼翼的擰着門把手,門漸漸的開了,一身黑衣帶着口罩,根本看不清人臉。

我看見他掏出了鋒利匕首,狠狠地插向被子,卻發現被子裏面並沒有人,他猜到自己暴露了,開始在房間里找我,床底、衣櫥都沒有,他漸漸走到窗檯這邊,發現窗戶是銷上的,不禁疑惑道:「我明明看見他回來了呀,怎麼不見了呢?」

我就與他一牆之隔,我屏住呼吸,不敢動彈,現在傷還沒好,打起來容易吃虧。

黑衣人離開了窗戶邊,我鬆了一口氣,我繼續看到他在東翻西找,我心裏想,我這邊一無錢財,而上來就要我命的,肯定是鴨舌帽派來殺我的,那麼他肯定在找我手裡這本葬經。

我暗道:「家裡不能待了,我得去苗老頭那裡借宿幾天,搞明白這本葬經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輕輕拽着管道壁,慢慢滑下去,胸口還在一陣陣的疼,我躡手躡腳的前往苗老頭家。

這已經有凌晨一兩點了,我心裏想到,不知道苗老頭會不會罵我。

我快步走着,驚訝的發現苗老頭四合院的大門敞着,我警覺道:「不應該呀,苗老頭家大門白天都關着,很奇怪。」

我邁進院門,院子中間擺着「有緣在仙」的那個大銅缸,地上好多水,好像是從桶裏面溢出來的,我自言自語道:「這老頭,半夜還起來倒水,真勤快。」

我徑直推開房門,大聲道:「苗爺爺,您大孫子過來借宿一晚唄。」無人回應,只有我自己的聲音穿過空蕩蕩的房間,顯得幽曠幽冷。

「苗爺爺?」我走到卧室、廚房,依然沒有人,我心想,這老頭在出恭?懶得搭理我?

我快步走到廁所這邊,沒有!

「苗老頭可能出去了吧。」我安慰自己道,但我轉念又想,誰出去還不鎖門呢,何況苗老頭這這麼多好東西。

我從正廳往外看,正好是大門,中間一個大銅缸橫在面前,地上散出去的一圈水很是扎眼。

「水怎麼會從大銅缸裏面溢出來呢?「有緣在仙」講究水從天來。」我問自己,我頭腦中一瞬間閃過一個很可怕的想法!

「怎麼可能呢。」我拍了自己腦袋一下,「苗老頭那麼小心的一個人,而且神通廣大,他就是一個愛喝酒的糟老頭子,怎麼會有人害他呢。」

雖然我這麼寬慰着自己,可是地上的那一灘水始終撩撥着我想要過去看一看的心。

「一定不會的,一定是苗老頭自己半夜鍛煉身體,給大缸灌水灌多了,一定是這樣的。」我一邊朝那邊走,一邊寬慰自己。

離水缸還差一步,我探頭過去瞅了一眼。

「啊!」我驚坐在地上,冷汗從脊背上不斷冒出,我想站起來,雙腿卻不聽使喚,癱軟在地。

月亮很圓,映在水中,水面下的苗老頭瞪大了眼睛,身子被整個折過來,硬生生的塞進水缸中,鬍鬚飄在水面上。

「到底是誰?」我喃喃的說道,「到底是誰?為什麼會這樣?」

我不明白,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從一開始的三爺的小鬼拉車、鴨舌帽給我下蠱、老苗頭給我解蠱,在到幫苗老頭給鄭家解風水,捲入鄭家的風波中,再次遭遇鴨舌帽變成邪祟,遺留的葬經和現在的苗老頭之死,這一切的事件的背後彷彿都有一個黑暗的勢力在操控。

「不會是我連累的苗老頭吧?」我細思極恐,痛苦的抱着頭,「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我哭着給爺爺打電話,打了十幾遍還是沒有人接,我看着眼前的大銅缸,我陷入了深深的無力感中,我感覺自己沒有辦法再繼續向下走了。

我茫然地對着空蕩的院落,苗老頭在這裡住了幾十年的地方,痛苦的問自己:「我該怎麼辦呢?我該怎麼辦呢?」

我躺在苗老頭的院子里,看着天空高懸的皓月,腦袋頭痛欲裂,什麼也不想去想。

我回想起第一次來苗老頭的院子,那天我被鴨舌帽下蠱,生命垂危,是苗老頭用九彩瓢蟲救了我,現在,他卻被人殺害了。

我眉頭微微一皺,有一個地方不對!

「我一共來了苗老頭家三次,一進門就能看見「有緣在仙」四個字正衝著大門,不偏不倚。」我對着黑暗自言自語道。

我慢慢爬起來,繞過大銅缸去看,果然!「有緣在仙」四個字朝東轉動了一個角度。

「我不會記錯的。」我篤定心中的感覺。

我從口袋裡找出僅剩不多的青檀葉,不管胸口陣陣發痛,運動真氣,強行祭出陰陽眼,觀察這間院落。

「果然!」不出我的預料,「苗老頭的院落居然是一個五行陣。」

天底下所有的陣法分兩派,正一門上承伏羲氏八卦陣,所有陣法的演變都以八卦為基本,而還有一種流派是以五行陣為基礎,「金木水火土,日月照今古」,這個流派多分佈在南疆,名叫上清派。

我一直以為苗老頭專攻蠱術,沒想到對陣法也如此精通。

對於五行陣,我了解的不多,我突然想到,「在葬經上就有五行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