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子的農家科舉之路》[紈絝子的農家科舉之路] - 第2章 冰糖葫蘆

堂屋。

顧氏坐在陸老爺子身旁,其餘的人按照輩分坐在兩邊。

「當家的,你們這一趟還順利吧?」

陸盛他爺帶着一家子男人去了鎮上幹活,待了半個月才回來。

陸滿谷聽着自己婆娘擔憂的聲音,慢悠悠地從懷裡掏出一個粗布包着的東西,說道:「還行,這次的收穫都在這裡了。」

顧氏接過,當眾就開始點了起來。

一旁的兒媳也仰起頭使勁看着,面露緊張,倒是一旁的幾個男人都淡定地看着顧氏數錢。

「當家的,這麼多?」

顧氏驚訝,這裡一共有二兩餘一百文,比平常多了一倍。

陸老爺子沉聲道:「這次比較幸運,貨物多,工錢自然就多了。」

顧氏聽到這,沉默了。

這次雖然賺得多,但男人們的身體肯定虧得也多。

在碼頭上扛貨物的,哪有那麼輕鬆,幹得又都是力氣活,每次回來都得補回來,不然過一個月還要去搶收稻穀,身體扛不住。

陸盛在外面,雖然聽不到他爺這一趟賺了多少,但他心裏一琢磨也八九不離十了。

碼頭扛貨這事,干不長久,每次他爺帶着他爹幾個,都是待半個月就回來,每次回來都是一臉疲憊的樣子,今年加了他兩個堂哥,多多少少還是比以往要多一點的,再加上他爺說的貨物多,陸盛猜這次應該是賺了二兩左右。

陸盛皺眉。

他上輩子就是個享樂主義者,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扛是扛不了了。

至於地里的活,他只會吃,五穀不分的,能種好地?

他想讀書,士農工商,他不想被人壓着,可惜家裡現在這狀況,他能不能讀上書還是個問題。

唉,兜里沒錢太難受了,幹啥都不行。

看來,他要想法子賺點錢了。

傍晚,陸盛躺在由幾塊木板拼接起來的床上一動不動,盡量忽視自己正在咕嚕作響的小肚子,盯着破舊的屋頂發獃。

現在不是農忙時期,普通百姓家一般一天只吃兩餐,早餐九點左右吃,晚餐五點左右吃,這可苦了正在發育的陸盛了。

以前記憶不全倒是不覺得,現在恢復記憶之後,一日三餐的習慣倒是從身體中蘇醒了,陸盛簡直想罵娘了。

陸盛摸摸肚子,他這一天天的,已經盡量減少活動量了,怎麼就這麼餓呢。

「吱——」

房門開了又關。

陸盛偏頭看了一眼,是他爹娘進來了。

「二郎,這一趟辛苦了。」

蘇氏眼角含淚地看着自家男人疲憊的臉,控制不住地小聲啜泣起來。

陸河嘆口氣,拍拍蘇氏的背,安慰道:「這一趟比以往賺多了,不虧,你別在娘面前哭。」

蘇氏怎會不明白陸河說的,一時間也忘了難過,懊惱地打了一下陸河。

「我有分寸的。」

說完之後,蘇氏還把今天發生的事跟陸河說了一遍。

陸河聽到他娘的處理之後,心裏明白,拍拍蘇氏的手,一轉頭就看見陸盛瞪着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們倆。

陸河倒是沒有不好意思,徑直路過陸盛,走到衣櫃邊拿了一套乾淨衣服,摸了一下陸盛頭上的包,就抬步往外面走。

這時,蘇氏也反應過來了。

「盛兒,還沒睡啊?」

蘇氏走到床邊坐下,摸着陸盛的頭,溫和地說道。

陸盛剛想回答馬上睡,肚子就開始放起了鞭炮,一聲接一聲的,搞得陸盛臉都紅了。

蘇氏一愣,眼眶又紅了,她轉過頭站起來,不讓陸盛看到,接著說:「是娘沒想周全,盛兒現在餓了吧,你爹這回帶了點東西回來,娘拿給你。」

蘇氏也想去廚房裡給陸盛弄點吃的,可惜家裡的吃食都被顧氏把控着,她們這幾個作為兒媳的,一丁點兒也接觸不到這些東西,每天的吃食都由顧氏衡量好拿給她們,哪有多餘的東西做給陸盛吃。

蘇氏從陪嫁過來的木箱子里拿出一個小粗布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