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第一神》[萬古第一神] - 第8章 紅顏禍水(2)

一的機會。

如果錯過,只能眼睜睜看着母親逝世。

不管是她這輩子,還是李天命這輩子,如果就這樣結束,他都不甘心!

「就從炎黃學宮的決選開始,就從他的婚禮開始!」

休掉母親,就是為了娶這個雷尊府的女人,好讓他李炎楓爬得更高一些。

至於自己兒子是被雷尊府的人廢掉,這對李炎楓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

因為他的嫡長子,已經不是曾經寄託着他希望的李天命了。

「離火城那麼多有頭有臉的人物,如果讓他在婚禮上丟人了,他會殺了我嗎?」

李天命很好奇,他已經非常渴望,那一天的到來了。

畢竟,沉寂三年了,誰不想回到屬於自己的戰場,讓所有人看看,他還沒有戰敗!

「命兒,我們走吧。」衛婧已經沒想收拾什麼了。

「好,母親。」李天命攙扶起了她,他走得非常決然,因為他對這城主府,沒有絲毫留戀的地方。

「把這些寶玉撿起來。」走沒兩步,衛婧忽然說。

李天命有些排斥,他其實不太願意接受李炎楓這最後的恩賜,這簡直是一種羞辱。

「孩子,大丈夫能屈能伸,眼前的好處自然是要拿起來的,畢竟,真正重要的,是奪回尊嚴的那一刻,而不是擔憂失去更多的尊嚴。」衛婧溫柔的說。

李天命明白了。

衛婧給他指了明路。

簡而言之就是,有便宜,不佔白不佔啊!

PS:微信公眾號【風青陽】,每天連載免費章節鏈接,看書方便。

本書每天3章,每章3000字以上,0點,12點,20點更新,偶有爆更,超級加倍。

已創作過2500萬字以上作品,寫書5年日均1萬字,人品保證。

曾破網文界記錄,一天爆更50章,一個月更新70萬字!

幸好李天命在離火城還有一些家業。

被逐出城主府之後,母子兩人還能有一處落腳之地。

新的住處是一間破舊的庭院。

他知道,他不會在這裡住太久,得到能夠進炎黃學宮的『炎黃令』,他就會離開離火城。

夜裡直到母親安心入眠,李天命才離開母親的寢室。

「小老弟,今天表現不錯啊。」夜風之下,李天命將頭頂上的小黃雞拎了下來。

這貨把自己頭髮當鳥巢了。

「少廢話,快點把今天得到的『靈礦』拿出來,老子餓了。」小黃雞已經急不可耐了。

它口中的靈礦,就是李炎楓休妻廢子之後『大發慈悲』賜予的『寶玉』,足夠兩個凡人過一輩子的錢財。

所謂靈礦,乃是天地之間的礦石,經受長久的天地靈氣和地脈靈蘊孕養而誕生。

靈礦擁有各種神奇的靈蘊,可以用來鍛造兵器,也有許多其他功效。

『寶玉』也算是一種靈礦,其蘊含巨量的天地靈氣,對御獸師和伴生獸都有裨益。

故而,寶玉也用來做御獸師的『貨幣』,每一枚寶玉的價值,都超過金銀珠寶。

可以充當流通貨幣的『寶玉』有好幾種,其中蘊含『火焰靈氣』的『火玉』在朱雀國最為流通。

此外還有金玉、雷玉等,都是日常流通的貨幣,可以用來購買許多修鍊資源。

李天命將早上得到的寶玉全部拿出來,攤開桌上一數,大概有兩百的火玉和五十左右的金玉。

「還挺大方,夠兩個普通人過兩輩子了。」李天命冷笑了一聲。

一世情緣,就換來了這些東西。

「這是什麼?」小黃雞指着這些寶玉上都存在的一種紋路問。

「這叫天紋。」桌上那些火玉和金玉上,都有着一條細微的赤色紋路。

這種紋路是水都清洗不掉的,這就是『天紋』。

擁有天紋,才能稱得上為『靈礦』。

據說天紋乃是天地意志的體現,蘊含著天地本源力量的秘密。

很多高層次的御獸師,都在參悟天紋來突破自身的極限,掌控天地的力量。

所以,天紋全稱為『天意紋路』。

「天紋有九種顏色,分別為赤橙黃綠青藍紫黑白,赤色天紋是層次最低的,白色天紋層次最高。」

「擁有白色天紋的靈礦那絕對是曠世奇寶,據說白色天紋極其複雜,簡直像是紋路的陣圖。」

李天命目前為止,也就見識過赤色天紋、橙色天紋和黃色天紋。

眼前這些寶玉都只是赤色天紋靈礦,雖然是最普通的,但對李天命目前的境界修鍊來說,也有一定的裨益。

寶玉本身蘊含的天地靈氣釋放出來,可以加速獸元的轉化和凝聚。

「什麼天紋,亂七八糟的,在爺面前都是美食。」小黃雞嘟囔着,竟然跳到追上去,張開嘴要吃這些寶玉。

「兄弟,別逗了,這東西是用來煉化的,不是用來吃的。」

正常來說,御獸師和伴生獸的修鍊確實需要寶玉加速。

不過,首先要釋放出寶玉中的天地靈氣,然後再一起吸收煉化。

「你知道個毛。」

李天命吃驚的事情發生了。

這小黃雞,張開嘴一口一個,跟吃小糖豆似的,將這些寶玉一顆顆的吞下去。

「味道不錯,挺有嚼勁。」連續吃了十幾枚蘊含『火焰靈氣』的火玉之後,它渾身已經在冒火,臉色跟喝醉酒似的一臉通紅。

甚至還打了幾個飽嗝。

「我靠了,你吃石頭,你不怕便秘啊!」李天命瞠目結舌。

「鄉巴佬,沒見識,就這破東西,老子一刻鐘就消化乾淨了,還需要拉出來?」

小黃雞再次打了一個飽嗝,太多的天地靈氣一下匯聚在它體內,灼燒的熱浪從它身上爆發出來。

它已經成功變成了燃燒的火雞。

李天命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仔細想想,這貨是太古混沌巨獸啊,聽名字就很牛叉了,生吃靈礦算個啥。

「你也嘗一顆,味道還不錯,我們真男人,當然專吃這種硬邦邦的東西。」小黃雞意猶未盡,撿起一枚火玉遞給李天命。

李天命仔細一想,經由伴生獸的血脈重鑄之後,自己也算永恆煉獄體了。

它能以生吃的方式吸收煉化,那自己豈不是也可以?

火玉入口,跟烈酒似的燒得李天命咽喉都焦了。

但似乎不是很痛,而後進入腹中,像是一碗熱湯直接入口。

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在胃液的包圍之下,那火玉竟然開始融化,巨量的火焰靈氣爆發出來,在自己整個身體之中灼燒!

呼!

他張口呼吸,直接噴出了一串火焰,大量的火焰靈氣沖了出去。

「別吐啊,浪費!」小黃雞一臉鄙視。

李天命滿臉燒紅,他看了看渾身都在燒火的自己,簡直跟在做夢似的。

這樣的自己簡直是個怪物啊!

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和永恆煉獄鳳凰一樣,能夠生吃靈礦!

這也是這太古混沌巨獸的血脈能力之一!

「同樣的火玉,如果以煉化的形式,頂多吸收三分之一,而以這樣生吃的方式,感覺一點都沒浪費。」

「而且,吸收效果更加直接,火焰靈氣在腹中匯聚,以『永恆煉獄經』煉化,直接轉化為獸元進獸脈之中。」

「這樣的話,我只要有足夠的寶玉,修鍊起來應該更加兇猛。」

他笑了,怪不得小黃雞能一直吃,火焰靈氣卻沒有把他撐炸。

原來,它在『進食』的時候,也在運轉永恆煉獄經轉化獸元,如此一來,他們兩者的獸元都在迅猛膨脹。

破舊的庭院之內,現在發生的一幕要是讓別人看見,簡直能顛覆別人的世界觀。

一人一雞,坐在一起,一口一個寶玉,跟在嗑瓜子似的,一邊吃一邊閑聊。

關鍵是這一人一雞,身上都在冒火。

「兄弟,你對太古混沌巨獸和你本身,了解有多少?」李天命找來了一些美酒,和小黃雞就着『寶玉』喝了。

「不是爺故意裝高深,我是真的比你還迷糊,我一睜眼,就只知道自己叫『永恆煉獄鳳凰』,是太古混沌巨獸之一,其他沒了。」

小黃雞醉醺醺的,腳丫朝天躺在石桌上。

「我曾經看到過一幕,出現過一隻黑暗大手。」李天命回想道。

「你也有這個夢!」小黃雞一激靈跳起來,激動的盯着李天命。

「你也看到過?」

「那是自然,還沒出生就一直有這個畫面了,所以我猜測,我曾經是個生吃太陽的存在,結果被那黑暗大手追殺了。」

「然後,在臨死前因為某種契機,我置之死地而後生,成為了你的伴生獸,以另外一種方式活了下來。」小黃雞認真道。

「你可知道,有什麼辦法,能夠恢復你的力量,同時帶帶我,也讓我能像你當初那麼牛叉?」李天命問。

「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我血脈之中還藏着無數的東西,但是我需要很多造化和契機,才能將這些東西挖掘出來。」小黃雞道。

它現在肯定不算強大,畢竟它和自己一樣是獸脈境第三重。

但不可否認,它血脈之中潛藏的威力要是釋放出來,一定會震顫整個世界。

至於到底需要什麼契機,李天命也在思考。

「共生修鍊體系,能讓我們一起變強,這可能是一個契機。」李天命沉思道。

「沒錯,但是,我一定需要更多的東西,比如這靈礦,我看一眼就知道我能生吃變強,但這靈礦的效果太小了,肯定還存在着更有效的東西。」小黃雞道。

當初被黑暗大手追殺,它轉化了生命模式,血脈之中肯定有着打不開的枷鎖。

所以,往後最關鍵的,還是徹底去破解這血脈枷鎖,讓它真正重回巔峰。

說到這裡的時候,桌上一百多的火玉,竟然讓這兩個傢伙給吃完了!

「我擦,我還意猶未盡啊!」小黃雞嘴饞道。它的肚子簡直是無底洞。

「不是還有一些金玉?」李天命非常慷慨。

這些寶玉都用在了實處,所以他不介意,把李炎楓給的一輩子的資金一晚上花了。

「這裏面都是『金屬靈氣』,難吃得很。」小黃雞嫌棄道。

它明顯是火焰屬性,讓它吃金屬確實難為它了。

李天命看着火玉還有點食慾,但是看這剩下的金玉確實索然無味。

「這個簡單,明天我去星辰商會,將這些金玉兌換成火玉就可以了。」

火玉和金玉都是寶玉,也都是流通的貨幣,卻適用不同屬性的御獸師和伴生獸。

所以,離火城最龐大的商業組織『星辰商會』,開設了寶玉兌換的窗口,只收取不高的報酬。

「先將今晚的火玉,轉化為獸元再說。」

現在它們的身體之內,還有着大量的火焰靈氣呢。

這一晚上的修鍊,李天命明顯感覺到,距離自己突破到獸脈境第四重已經不遠了。

只有到達那個境界,炎黃學宮決選,其實才可能有主動權。

今晚和小黃雞聊了一下,解決了李天命很多疑惑。

他現在和這永恆煉獄鳳凰相互相生,他已經大概有一些方向,未來他們一人一雞,要朝着什麼方向前進了!

強大自身,覺醒血脈,突破枷鎖!

至於到底需要什麼,等小黃雞遇到了,它就會有答案。

第二天一早,李天命給母親做好早餐之後,就帶着剩下的五十枚金玉,前往星辰商會。

他有預感,這金玉兌換成功後得到的火玉,應該差不多能夠讓他和小黃雞一起突破!

李天命出門的時候,離火城因為城主婚事變得熱鬧非凡。

李天命母子被休被廢的小道消息,也已經流傳了開來……

「那不是李天命呢。」

「這個猥褻之徒,竟然還活着。」

「孤陋寡聞了吧,昨晚剛聽完,城主休了他母親,也廢了他的世子之位,過些天城主大婚,會立新世子。」

「他們母子老弱病殘,確實是城主的污點,對了,新世子是誰?」

「廢話,李紫峰啊!他一點都不比三年前的李天命差,甚至據說青出於藍。」

對離火城有些人來說,李天命已經連唯一讓他們忌憚的身份都沒了,所以他們議論起來聲音很大,根本不需要掩飾。

三年了,沐晴晴毀掉了他的名聲和一切,連自己成長的離火城,都當他是過街老鼠,時至今日,他對人情冷漠早已看淡。

母親說過,冤屈和恥辱,時間都會給出答案,真正強韌的內心,不會讓流言蜚語打敗。

他這三年一切都在衰弱,唯獨只有內心前所未有的強壯,甚至他可以感謝這三年,讓他看清楚了很多東西。

他來到了星辰商會。

三年前他是星辰商會會長都會出來迎接的貴客,現在連星辰商會都進不去。

現在只能在最外面的窗口排隊,烈日炎炎之下,半個時辰才輪到他。

「有了這五十的火玉,今晚可以衝刺一下第四重了。」帶走火玉之後,李天命就匆匆往回走,畢竟現在不管他走到哪裡,都是全城的焦點。

那些鄙夷的,憐憫的,戲謔的眼神,都來自曾經看好自己的市井小民,人生起伏就是這麼現實。

就在迅速返回的時候,忽然,在這繁華街道上的天空,忽然傳來一聲尖銳刺耳的鳥鳴!

呼!

在鳥鳴之後,一股熾熱的火浪從身後席捲而來,衝擊在李天命的背上,他倒是沒事,但身邊的小攤都被吹飛了,一時間人仰馬翻。

砰!

這是一頭巨獸落地的聲音,李天命回頭一看,只見一隻紫色大鳥落在了街道的正**,這大鳥翼展達到一丈,巨大的身軀可以承載很多人。

最顯眼的它的眼睛,其每一隻眼睛上,都存在着兩個瞳仁,兩隻眼睛一共四個瞳仁,這便是傳說之中的雙瞳。

李天命剛聽到鳥鳴就知道來者為何物了。這是離火城有名的『火焰系飛禽類』五階伴生獸,名為『紫瞳重明鳥』。

重明鳥乃是離火城的聖物,這一頭此紫瞳重明鳥和金羽是一個級別的伴生獸。

而這伴生獸的主人,就是李天命同父異母的弟弟,李炎楓另一個平妻之子——李紫峰。

「啊!」

「娘,好疼,哇!」

李天命回頭一看,那巨大的紫瞳重明鳥落地的時候,根本不顧繁華街道的人群,那龐大而灼燒的身軀落下,直接掀飛了一群正在玩鬧的孩童。

其中,有三個孩子都撞在了牆上,個個撞得頭破血流,其中一個女孩小腿都彎曲了,應該是脛骨撞斷了。

一時間,到處都是孩子凄慘的哭聲,他們都太年幼了,還沒經受過這種痛苦,尤其是那個小女孩,這輩子恐怕都得斷腿了。

只是弱者們一生的凄慘,對高高在上的人物來說只是微不足道的插曲,所以那一群人從紫瞳重明鳥身上跳下來的時候,根本不看那些哭嚎的斷腿小孩一眼。

小孩的父母們一看來人,再大的憤怒都壓了回去,只能連忙帶走小孩。

只有那個斷腿的女孩父母不在,只能縮在角落裡顫抖,他神智都痛得模糊了,渾身都在抽搐,像是一條流浪狗。

「哥,我都說你是掃把星吧,非得走到這裡來,你可害慘了這些孩子了。」

出現在李天命眼前的是一個紫袍少年,他生得非常英俊,眉清目秀,一看便是人中龍鳳,一雙暗紫色的眼瞳十分精美。

他便是李紫峰,三年前李天命去炎黃學宮的時候,他也就十三歲,還是到處玩鬧的年紀,這三年不常見面,沒想到他已經長這麼大了。

在他身後還有四五個人,李天命都認識,都是李紫峰的狐朋狗友,當初全部都是一群跟在自己後面,要自己罩着他們的小屁孩。

城衛軍統帥之子『趙慶』,離火學宮上師之子『高灤』,商部文官之子『陳穹』……他們這群人的父母,組成了離火城的高層。

「這不是你作的孽么?」人群圍觀之中,李天命面色淡然,只有看一眼那個斷腿小孩的時候,他的眉宇之間才閃過一絲兇悍。

「天命哥,你可別推卸責任啊,你說你要不是在這瞎晃讓我看見,我至於落下來見你,導致這小孩受傷嗎?」李紫峰微笑着說道。

在他身後,那些少年們都鬨笑了起來,眼中滿是戲謔之意。

「紫峰,要當世子了,不能再這樣為非作歹漠視生命了。心術不正之人,當不了治城的正統。」

李天命搖搖頭,其實他曾經還是挺關照這個弟弟的,甚至李紫峰小時候因為頑皮被他母親莫夫人揍,李天命都給求情了。

這才三年沒管,他已經變樣了。

「哥,你可真會開玩笑,你連給人下藥侵犯的事情都做得出來,還好意思說我心術不正呢。」李紫峰啞然失笑,他的狐朋狗友們也都勾肩搭背,捧腹大笑。

三年不怎麼見,這些小崽子翅膀都硬了,實在想不起來他們跟在自己後面屁顛屁顛的樣子了。

「還有事嗎?」李天命實在不想再這時候搭理他們。

有些賬等到炎黃學宮決選再算就可以了,畢竟這個弟弟是他到時候最大的競爭對手。

「沒了,你讓開就成了。」李紫峰笑累了,這才擺擺手道。

李天命回頭一看,原來他身後乃是『翡翠樓』所在,這是離火城最有名的風流之地,裏面有着名動全城的鶯鶯燕燕。

他明白了,這群人根本不是因為自己而下來的,他們只是要進這翡翠樓罷了。

「這群小畜生真會享受,這翡翠樓,我都沒進去過。」李天命撇撇嘴,當初他執着修鍊,而且李炎楓和母親都有嚴格要求,所以他比較自律。

沒想到現在李炎楓連李紫峰的品行都不管了,他憑什麼當初對自己要求這麼多?

翡翠樓的姑娘們已經出來迎接了,一個個打扮妖艷,身姿婀娜的女子簇擁着李紫峰他們進去,李紫峰在百花叢中,更顯得風流倜儻。

「等一下。」李紫峰迴頭再看了李天命一眼,居高臨下道:「看在以前你為了庇護我,沒少挨父親揍的份上,最後喊你一聲哥吧,再給你一個勸告。」

「有屁快放。」李天命道。

面對這樣的弟弟,心情難免複雜,生死仇恨沒有,但是也許,必須要教訓一頓。

「你聽着就行了,我要勸告你的是:趕緊滾出離火城吧,你走到哪裡都是我們一家的笑柄,是整個離火城的笑柄,你現在就是一頭臭氣熏天的野狗你知道嗎?」

李紫峰很認真的說完這句話。

「所以你是說我們全家都是野狗家族咯?李炎楓是最大那條?」李天命笑了。

當初那個崇拜看着自己的小孩,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

「反正,消失吧,對大家都好。」李紫峰不想多說了,他一手摟着一個姑娘,轉身大搖大擺的走進翡翠樓。

鶯鶯燕燕的笑聲經久不絕,裏面的酒池肉林和歌舞昇平,都是人間的享受。

等他們走了之後,唯獨只有李天命還駐足在這裡。

這裡已經有好多人圍觀了,所有人都投來憐憫的眼神。

他們確實覺得現在的李天命很可憐,但是他們在憐憫之後,都要加上一句感慨: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啊!

呵呵。

「李天命的品行看起來比李紫峰好,但從炎黃學宮的事情看,他這樣的偽君子,比李紫峰更可惡。」人們得出了結論。

「他確實該滾出離火城了,我看了都覺得丟人。」

李天命充耳未聞,畢竟炎黃學宮決選那天轉眼就到,聰明的人要選擇合適的時機,用表現和天下人談談,什麼才是真正的自己。

他走到那斷腿的女孩旁邊,女孩的父親已經來了。

這個黑瘦的男子眼淚都要流幹了,但是他從頭到尾,都沒有給過李紫峰一個仇恨眼神,因為他恐懼。

反倒是李天命來了,他兇狠的看着李天命道:「都是你害的,李天命,你快滾!」

他凶神惡煞,看起來想生撕了李天命,但是好像他沒這個膽量。

李天命沒有搭理他,他蹲了下來,輕輕摸了摸那孩子的腦袋,她流血很多,已經接近意識昏迷了。

「姑娘,你知道誰才是害你的人,對不對?」李天命溫柔道。

在意識模糊的痛苦之中,她點了點頭,成年人總是眼瞎,可孩子的眼睛是明亮的。

對李天命來說,這樣就足夠了,他拿出了十枚火玉,這對普通人來說這絕對是巨額財富,他將火玉放在女孩父親的手上,道:「給她治好,把腿接上。」

女孩父親怔住了,這比錢財確實讓女孩重新活過來,而不是悲慘一生。

「你以為我會感激你嗎!」他收起了火玉,惡狠狠的對李天命說,可是當他抬頭的時候,李天命已經不見了。

「人呢!畏罪潛逃?」女孩父親色厲內荏道。

圍觀的人也都很驚奇,因為他們也就一個愣神時間,李天命竟然不見了。

只有很強的御獸師才能靠身法做到。

「見鬼了!」大家都說。

唯有女孩握緊了雙拳,留下了眼淚。

「突破了。」

給了斷腿小孩十枚火玉之後,剩下的火玉煉化吸收,李天命和小黃雞再次貫通一條獸脈,一人一雞同時到達了獸脈境第四重。

共生修鍊體系之中,獸脈境的修鍊乃是御獸師和伴生獸相輔相成,兩者組合才是一個修鍊核心。

兩者獸脈和獸元都為一體,所以兩者的境界,自然永遠都是相同境界。

「不得不說,這永恆煉獄獸元實在灼熱而磅礴,在獸脈、身體之間流轉如同沸騰的岩漿,若不是經過血脈改造成了太古混沌巨獸身軀,怕是根本承受不住這等恐怖的獸元。」

「而且小黃雞成了伴生獸後,肯定存在血脈枷鎖,這肯定不是它的完全體,若是它能突破血脈枷鎖,我的血肉之軀也能跟着強悍。」

現在他還是一隻小雞的模樣,要變回夢境里那吞噬太陽的永恆飛鳥,怕是沒那麼容易。

到時候,李天命雖然不能變成那永恆飛鳥,但絕對擁有幾乎相同的體質。

「那時候,就不吃石頭了,早上起床先吃一顆太陽?」

想想都覺得瘋狂。

「當然了,雖然潛力巨大,但更重要的還是穩住本心,畢竟現在我們都相當於『幼獸』。」

老虎再兇猛,剛出生的崽也打不過野狼。

「猥瑣發育,穩住別浪才是王道。」

夜深了,突破之後小黃雞趴在胸口呼呼大睡,李天命也有些疲憊了,躺在剛收拾好的床上昏昏睡去。

「我靠。」睡夢之中忽然左手傳來劇痛,感覺跟被某種猛獸撕咬得鮮血淋漓似的,李天命連忙坐起來,懷中的小黃雞都滾倒了地上。

「這是怎麼回事!」

昏暗的燭光之中,李天命並沒有看到什麼猛獸在撕咬他的左臂,但可怕的是,從他的手指開始,整個手掌的皮膚竟然變成了黑色!

他驚醒的時候,黑色迅速往上蔓延,短時間之內,整一條左臂都已經變成了黑色,簡直漆黑如墨!

更可怕的是,在接下來的時間之內,黑色的皮膚傳來了刺痛感覺,整條胳膊好像有億萬的螞蟻在爬似的。

他痛得只能咬牙喘氣,因為怕驚動睡夢中的母親。

「怎麼會這樣!」他震撼的看到,那蠕動的皮膚竟然長出了黑色的鱗甲!

這是一種非常精美,非常規則的鱗甲,每一片都是標準的六邊形。

這樣的六邊形黑色鱗甲直接覆蓋了他一整條左臂,讓他這左臂變得詭異而森嚴,一種難以想像的恐怖氣息,從這條手臂里傳遞了出來。

那一瞬間,李天命感覺這手臂都好像不是自己的!

這種氣息怎麼形容?

簡直就像是,這是一種主宰蒼生的存在,任何的生命在這樣的氣息之下,都只能匍匐跪下,瑟瑟發抖。

這還不是結束,在黑色鱗甲覆蓋手臂之後,連他的指甲都變樣了,變成了一種血紅色的爪尖,如今他的左手手掌,更像是獸爪。

那指甲化作的爪尖,猩紅而鋒利,感覺可以輕易的撕碎皮膚,甚至撕裂血肉。

「又是做夢呢?」李天命簡直哭笑不得。

現在感覺不疼了,他感覺自己的左臂擁有着比身體其他部分要強悍很多的力量,那種粗暴的感覺,短時間言語都很難形容。

不只是力量變強了,這只是最表象的東西,他所感受到的是自己的左臂發生的是最根本的變化,就像是自己變成了另外一個物種。

而且,這左臂的獨特氣息和血脈,不出意外已經涌遍全身,只是沒有在身體其他部分表現出來罷了。

接下來,李天命看到了更加恐怖的事情!

他張開已經成為獸爪的手掌,就在掌心的位置忽然裂開一條血線,那血線撐開,出現了一隻血色的眼睛!

當那血色的眼睛盯上李天命的時候,他是什麼感覺?

本以為他會恐懼,就像是自己的身體住進了另外一個怪物,可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他從這個眼睛之中,看到了自己。

沒錯,他看到的是一個睡得天昏地暗的少年,驚恐的看着『自己』,而這個『自己』,其實就是這顆血色眼睛本身。

這種感覺很奇怪!

一方面,李天命看着這獸爪和眼睛。

另一方面,李天命又看着驚恐的自己,他感覺這輩子第一次不通過鏡子,看到了自己原先的兩隻眼睛。

「我靠,這眼睛是我自己的!」他終於想明白了。

他現在擁有兩個視角,頭上的眼睛是原先的視角,正在看自己的獸爪,而獸爪中的眼睛是自己的第二視角,正在看着自己。

這兩種視角以奇怪的方式組合在一起,絲毫不影響李天命的整體視野,除了腦子混亂一點,好像並沒有什麼影響。

他徹底懵逼了。

他手掌中長出了屬於自己的第三隻眼睛,而不是自己的身體里住着另外一個怪物。

他張開手掌,放到自己身後,果然自己還能看到自己的後背,然後伸進長褲里,都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腿毛!

「啊!」李天命深深的呼吸了一下,他感覺自己不是在做夢,這黑色左臂還有點**的感覺。

「李天命,你在幹嘛?」忽然眼前傳來一聲尖叫,李天命抬頭看去,只見小黃雞眼神古怪的看着自己,一臉壞笑。

「沒幹嘛啊!」李天命道。

「別掩飾了,大半夜把手伸進褲子里,還一直在喘氣,不就是在那啥嗎?嘖嘖,年輕人,要節制啊,實在不行你也去翡翠樓?」小黃雞嘿嘿笑道。

李天命滿頭大汗。

這小東西就巴掌大,怎麼這麼猥瑣。

「你給我過來。」李天命一把逮住它,當然是用右手。

「住手,我可不是你的雞兒,你別動我!」小黃雞緊張道。

「……」

這小傢伙,雞小鬼大啊。

「你看看,這是什麼?」黑夜之中,李天命直接亮出了自己的左臂。

燭火搖曳之中,李天命的左臂覆蓋著精美的六邊形黑色鱗甲,其中左手已經變成了某種獸爪。

獸爪掌心位置,一雙血紅色的眼睛正以戲弄的眼神看着小黃雞。

「啊!見鬼了!」小黃雞嚇得毛都快炸了,一跳三尺高,差點沒暈過去。

它是真的害怕。

因為,李天命發現了:他現在這隻手臂和小黃雞剛出生的時候,他所看到那個夢境之中的黑暗大手一模一樣!

當初太震撼,他沒關注到那黑暗大手掌心是否有眼睛,但是大概能看到,其皮膚上也有着這種六邊形的黑色鱗片。

這種正六邊形的鱗片很像是蜂巢的紋路,所以李天命有所印象,光是從這一點上看,要說自己的左臂變成這樣和那黑暗大手沒關係,李天命絕對不信。

「這是那隻手!」小黃雞也終於發現了,這隻黑暗手臂產生的氣息,幾乎讓它本能的恐懼。

「我猜應該也是。」李天命看着自己這條忽然變化的手臂,他同樣一頭霧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條手臂還在自己控制之下。

除了血肉力量好像更強,暫時看不出其他變化。

「到底怎麼回事?」小黃雞嚴肅認真問。

「我也不清楚,忽然就變化了,據我猜測,可能是你並沒有擺脫仇家,仇家追上門了?」李天命道。

「干!」小黃雞罵了一句,仍然獃獃的看着這黑暗手臂,說實話他們一人一雞現在似乎不具備知道一切真相的條件。

黑暗手臂是什麼存在,為何要追殺它,它為何會和李天命一起伴生,李天命的手臂為何會轉化為黑暗手臂,這些疑點,光是靠猜測是得不出結論的。

除非,時間給出答案吧。

「放心,哥要是你的仇家,絕對給你一個痛快,比如上山采點小蘑菇,整一份蘑菇燉小雞?」李天命見它一副怕死的小樣,忍不住笑了。

「呵呵,這就是你大半夜把手伸進褲襠的理由?」小黃雞鄙視道。

「這也比你『強攻』公的火翎鳥好。」

「閉嘴!」

小黃雞飛起,抬起鳥喙對着李天命一頓啄,別看這貨小,這鳥喙力量巨大。

叮叮叮!

李天命直接用左臂擋住了,當鳥喙和鱗甲碰撞的時候,產生的是飛濺的火星。

「不管怎麼說,好像是賺了,至少我這條手臂,好像刀槍不入了。」

李天命在燭火之下凝望着那六邊形鱗甲,通過握拳,他確實能感受到一股超脫自身血脈的恐怖力量。

他先用白色的布條將左臂纏住,然後換了一件衣服,將整條手臂都籠罩了起來,同時帶了個手套,將左手徹底藏了起來。

不然要是讓別人看到,肯定把他當做怪物了。

小黃雞也接受了這個變化,畢竟它也很懶,反正都搞不懂,還不如走着瞧。

「也許,我和那黑暗大手有關係?」深夜之中,想起那擊潰永恆煉獄鳳凰的黑暗大手,李天命陷入了沉思。

他凝望了這條手臂很久,總覺得自己已經不認識這條手臂了,甚至不確定,它到底有着怎樣的力量,是否會超脫自己掌控。

「雖然不知道來歷,但是也許,能夠讓我更有把握,參與過幾天的炎黃學宮決選!」

境界突破,黑暗手臂出現,剩下的時間,李天命重新演練了曾經的『戰訣』,進入戰鬥狀態。

曾經修鍊到了靈源境,他修習的戰訣還不少。

所謂『戰訣』,和『功法』一樣,都是先輩靠着摸索和經驗在無數的戰鬥和實踐之中創造出來的,功法主要用以修鍊提升,轉化獸元,而戰訣則是高超的戰鬥技藝,是炎黃大陸無數御獸師智慧的結晶!

強悍的戰訣,可以擊潰比自己更強的敵人。

戰訣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為『武法』,乃御獸師施展,一部分為『獸法』,乃伴生獸施展。

武法和獸法可以相互配合,相輔相成,兩者一起戰鬥,才是戰訣的最強威力。

御獸師和伴生獸隨着境界的提升,有很多的並肩作戰能力,戰訣中的武法和獸法只是其中一部分。

比如凶獸,就不可能學會獸法。

據說戰訣以威力和複雜程度,一共分為五個級別,簡略稱之為『獸源歸天聖』。

其中的『獸』為最普通的獸級戰訣,適合獸脈境的御獸師和伴生獸修鍊,而獸級戰訣又一共分成了三個小層次,分別為初品、中品和高品!

當然也有部分超凡脫俗,被稱為超凡級別。

超凡獸級戰訣,可以在整個獸脈境所向披靡。

再往上的『源級戰訣』,則適合靈源境御獸師,據說也有部分獸脈境御獸師,能學會初品源級戰訣。

李天命曾經突破到靈源境,他的獸元雖然沒了,但是關於戰訣的掌控都還熟練,只是小黃雞需要重新修鍊戰訣中的獸法。

不過這傢伙天資逆天,金羽曾經耗費了很多力氣和李天命一起演練的戰訣,它一點就通,一點難度都沒有。

這種高超的戰鬥手段,對它發揮它的永恆煉獄獸元戰鬥有巨大作用。

這些天,他和小黃雞已經將曾經的諸多戰訣融會貫通了。

一切,就等李炎楓大婚那一天!

時光飛速,轉眼之間,離火城沸騰的一日已經到來。

這一天,偌大的城池熱鬧非凡,城主娶妻,而且還是正妻,那絕對是一等一的大事,放眼望去,到處都張燈結綵,鑼鼓齊鳴。

「炎黃學宮決選今日在城主府舉行,城主拜堂之後,可以和賓客一起觀摩,讓年輕人為這場喜事表演助興。」

「據說城主要在李紫峰少爺拿到炎黃令後,正式冊封其世子身份,昭告全城。」

「對我們離火城來說,這可謂是雙喜臨門。」

清晨的時候,李天命將衛婧推到了院子里,讓她享受着清晨太陽的溫暖照耀。

母親知道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

「娘,我該去了。」拿到了炎黃令,他就會帶着她離開這個傷心之地。

「去吧。」衛婧在陽光下眯着眼睛,她一頭長髮已經灰白,只有在陽光下,還能有一些光澤。

「不說點讓人感動的話嗎?給我打一些雞血什麼的?」李天命微笑問。

「打什麼雞血?哪裡有雞血?」小黃雞從李天命的腦袋上翻下來,凶神惡煞的問。

它這緊張的樣子,成功逗笑了他們母子兩人。

歡聲笑語里,完全沒有即將出戰的緊張感。

「去吧,我睡一覺,你就回來了。」衛婧溫柔的說。

這一戰很重要,可她並沒有苦口婆心給李天命很多壓力,她也許是世界上最李天命最有信心的人。

「好。」李天命幫助她將白髮梳理了起來,動作很嫻熟。

梳好之後,他輕輕拍了一下衛婧的肩膀,然後便沒有回頭,踏上了征途。

陽光之下,衛婧眯着的眼睛裏流下了一滴眼淚,嘴角勾起了一絲微笑的幅度。

如此看來,這一滴眼淚並不代表悲傷和擔憂,而是新生。

誰都知道,她在這離火城丟失了多少的尊嚴,甚至連青春和夢想,都埋葬在了這個地方。

可是今天,她同樣渴望着,她最愛的孩子,能夠拿回屬於他們母子的一切!

……

今天離火城的城主府,像是個濃妝艷抹的美人,遠遠望去,燈火通明,人聲鼎沸。

據說今日不只是離火城裡有頭有臉的人物,還有諸多其他城池的賓客到場,甚至還有來自朱雀國首城『焱都』的高手。

在這方面,作為朱雀國南疆頂級高手之一的李炎楓,具備非常大的威望和面子,尤其是最近幾年,還有往上攀升的勢頭。

傳聞搭上雷尊府的關係之後,李炎楓的未來已經不止離火城了,他還有更大的爬升空間。

在朱雀國南疆,李炎楓絕對是風頭最勁的人物。

李天命不想看他拜堂成親,估計等儀式結束,炎黃學宮決選即將開始的時候,他才準備進城主府。

「李天命,你不能進去。」當李天命再次踏上城主府的大門時候,門口的城衛軍副將『馬超淵』一臉冷漠,攔住了他的去路。

「為何?」

「你沒請柬,又不是城主府的人,你要是進去丟人,我腦袋都得落地。」馬超淵沉聲道,他不算壞人,但也要秉公辦事。

「讓他進來。」正當李天命要闖進去的時候,裏面傳來了一個女聲,原來是李雪嬌正好路過。

有她說話,馬超淵就不阻攔了,反正這就不是他的責任了。

「進去別搗亂,今時不同往日,別豎著進去,橫着出來了。」馬超淵提醒了一句,瞪了李天命一眼。

「借你吉言。」李天命越過了他,徑直走進城主府大門。

「你還真敢來,我還以為你已經如喪家之犬,逃出離火城了。」李雪嬌抱着雙臂,目光森冷的看着他。

「是在聽風樓么?」李天命沒搭理她,望着前方,直奔主題。

「對。」

他知道李雪嬌為什麼要讓他進來,無非就是要讓他挫敗,為上次揍她付出代價。

李天命和她一起,直接來到今日舉辦盛事的『聽風樓』。

聽風樓非常大,前面還有一片巨大的廣場,名為『聽風台』,李天命幾乎是在這聽風台修鍊成長了十六年。

現在的聽風樓前人頭攢動,諸多年輕人已經等待多時,正是激動萬分的時候。

方才城主已經在諸多上層人士的見證下拜堂成親,這意味着作為助興節目的炎黃學宮決選馬上就要開始了!

李天命選在這時候來,是因為他根本不關心李炎楓要娶誰,他已經被趕出城主府,這裡的一切已經和他沒關係了。

「這離火城新的女主人,又美又妖嬈,絕對是個紅顏禍水,怪不得把爹迷成這樣。」李雪嬌望着聽風宴的方向說,她剛才已經見過李炎楓的新娘了。

不過李天命根本不關注什麼美人,他今日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李紫峰,也就是炎黃令。

說得更複雜一些,是為了讓整個離火城的人看到,他李天命回來了,然後,他要光明正大的離開這裡!

他已經看到李紫峰了,他已經在聽風樓前等候,作為萬眾矚目的焦點,今日李紫峰打扮得非常莊重得體,只是如此也掩蓋不住他弔兒郎當的性情。

如今一群狐朋狗友聚在一起,討論的話題不外乎就是某個女御獸師的身材和翡翠樓頭牌的技術。

炎黃學宮決選有不少來自各方的天才少年少女,許多都是容貌出色之輩,但即使如此,李紫峰也算是其中耀眼的存在。

怪不得外界一直傳聞,李炎楓非常滿意他這些年的成長和表現。

「據說,爹已經給二哥聯繫好了炎黃學宮的老師,到時候專門罩着二哥,你以前沒這種待遇吧?」李雪嬌冷笑道。

她站在李天命旁邊,就是為了近距離看李天命丟人現眼的。

就在她剛說完的時候,有一群人已經在聽風樓上出現了,他們在高台上入座,在那個地方可以輕鬆的看到整個聽風台。

作為今日的主角,李炎楓自然在最**的位置入座。

這個人身材筆直,兩鬢稍稍斑白,入座之後,雙手按住座椅的扶手,這一雙手蒼勁有力,一看就有着無窮的力量。

他光是坐在這裡,就有一種震懾人心的威嚴,使得原本還喧鬧的聽風台一下陷入到了死寂之中,年輕人們在他的氣場之中,都不敢抬起頭來。

作為出身低微的存在,李炎楓年輕時候才是一代奇才,他白手起家,自己殺出一條血路,到如今坐上了離火城城主的高位,民間仍然有不少他的傳奇事迹。

在李炎楓的身側位置,有一個紅裝女子宛然入座,這個女子雖不具備李炎楓的氣勢,但也是此刻的焦點。

李雪嬌說這個女人是個尤物,今日一看果然如此。

她身穿一襲大紅絲裙,領口開的很低,那妖嬈的身段絕對不是十幾歲的女孩能比的,陽光之下,她面似芙蓉,眉如柳,肌膚如雪,比桃花還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一頭黑髮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滿頭的珠在陽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鮮紅的嘴唇微微上揚,彷彿整個城主府已經在她掌控之中。

她便是李炎楓的新婚妻子,來自雷尊府的女人『柳卿』。

哪怕賓客之中,也有許多和李炎楓同級別的高人,而且李炎楓的三妻四妾其他六位都在場,但今日盛事之下,都不及這兩人出彩。

尤其是那絕世尤物,更叫需要年輕少年看得口乾舌燥,不敢多看。

李天命都看了一眼,他確實承認這個女人很有魅力,柔媚足以讓人心神失守,但她是雷尊府的人,這樣的身份,李天命心裏只有厭惡。

他們已經現身觀戰,說明炎黃學宮決選馬上就要開始。

「楓哥,我也看出來了,離火城之內,紫峰確實沒有什麼對手呢。」聽風樓上,柳卿聲音嬌柔,甜蜜入耳。

「紫峰在離火城這裡能成長到這樣,已經不錯了。」李炎楓道。

「聽說你還有一個兒子,曾經也去過炎黃學宮,還得罪了我們雷尊府的『小怪獸』?」柳卿問。

「已經廢了,無需再提起。」李炎楓目光深沉道。

「哦,明白了。」柳卿眯眼笑着,面如桃花。

在萬眾矚目之中,李炎楓擺擺手,立刻有人走了出來,對外宣佈道:「炎黃學宮決選,正式開始。」

此刻,聽風台沸騰!

「我,出戰!」不出意外,以李紫峰招搖且驕縱的性格,他根本沒什麼耐心。

就在決選開始的時候,他第一個踏上聽風台,然後將伴生獸『紫瞳重明鳥』從伴生空間之內召喚出來。

紫火燃燒的紫瞳重明鳥,還有英氣十足的李紫峰並肩而立,一股灼熱的剛烈之氣席捲出來,那擁有雙瞳的紫瞳重明鳥殺氣十足,掃視一圈之下,很多人心裏不免都在哆嗦。

「誰敢上來一戰?我不怕車輪戰!」李紫峰掃視一周,年輕人血氣方剛,確實很有激情和鬥志。

聽風樓上,李炎楓聽到不少稱讚。

「李城主,你這兒子可真是豪傑,膽氣十足,第一個就敢上台接受挑戰。」

「看得出來,他這紫瞳重明鳥,絕對是得到了城主的真傳。」

李炎楓微微笑了笑,道:「紫峰最近進步不少,在離火城之中,超出同齡人有一截,自然有恃無恐。」

「也是,比從前那位強多了。」一個老者感慨道。

「李天命?可惜了。」另一個人嘆氣道。

李炎楓其實不太喜歡聽到他們討論李天命,畢竟在場還有不少雷尊府的人呢,但總有一兩個人不怎麼長腦子。

「不在的人,就別提了。」李炎楓聲音沉下來道。

明白的人連忙閉嘴,畢竟他們都聽說,在成婚之前,李炎楓已經休妻棄子,將那對母子徹底趕出離火城了,從此離火城不再會有那個笑話。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已經有人上台挑戰李紫峰了。

御獸師和伴生獸,和另外的御獸師伴生獸組合對決!

挑戰之人名為『杜勇』,其伴生獸為『青風狼』,當這一頭擁有青色毛髮的大狼出現在紫瞳重明鳥眼前的時候,不用看人們都知道,這絕對只是炮灰。

果然,李紫峰都沒出手,他的伴生獸就直接給對手一人一狼攆下去,燒得焦黑。

「太弱了,都是廢物嗎?繼續上!」李紫峰非常狂傲,出手也格外粗暴。

他是懶得多戰,在戰鬥規則的允許之下,他通過重創對手嚇住其他人,這樣能快點拿到炎黃令!

又上去一個,結果李紫峰照樣沒動手,他的五階伴生獸自己搞定!

五階伴生獸,已經是未來成長極限非常高的了!凡是擁有五階伴生獸的,未來基本都是朱雀國的天才人物。

「還有嗎?」李紫峰大殺四方,連續淘汰十多人,基本都是兇狠擊敗,聽風台下哀鴻遍野。

後面上去的挑戰者稍微有點威脅,但也不是他的對手。

「李紫峰,這是突破到獸脈境第七重了吧!」

「這麼強勢,應該是了,四年前李天命拿到炎黃令的時候,還只是獸脈境第六重。」

「沒想到,李紫峰更加天才,怪不得城主更喜歡這二兒子。」

「獸脈境第七重,穩進炎黃學宮了。」

「看到沒有,城主已經笑了。」

畢竟看到李紫峰如此強勢,接連打敗三十多人,一個勉強一戰的對手都沒有,確實光芒閃耀,讓李炎楓很有面子。

大概半個時辰之後,李紫峰已經殺了個遍,再無人敢上場表現。

「天縱之資,絕世奇才啊!我們離火城的世子,就應該是這種風雲少年!」很多人讚歎道。

「李紫峰,雖然脾氣驕縱了點,但是不可否認,他真是深得城主真傳!」

一時間,到處都是稱讚。

他們稱讚的時候,自然會想到四年前在這裡力挫群雄的那個人,雖然惋惜,但鑒於李炎楓的態度和三年前的醜聞,他們還是要感慨一句: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離火城新的未來,在李紫峰的身上,這一點已經毋庸置疑。

「爹,沒人挑戰了,我贏了。」李紫峰很滿意,他抬起頭滿臉興奮的看着聽風樓,當看到李炎楓的笑容的時候,他就知道,一切已經穩妥了。

聽風樓之上,李炎楓忽然站起來,腳尖一點飛落在李紫峰的眼前,看似輕盈,帶給年輕人的壓力,卻如同一頭巨獸落地,連紫瞳重明鳥,此刻都在他的威嚴之下匍匐在地上。

也許,他的手上,已經拿着了來自炎黃的的炎黃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