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第一神》[萬古第一神] - 第8章 紅顏禍水

「這些蛋伴我而生,藏了這麼多年,一定不是尋常之物。」

李天命之所以有這種感覺,主要來自御獸師和伴生獸的血脈牽連,來自『共生修鍊體系』。

所謂共生修鍊體系,是指御獸師和伴生獸共用一套修鍊系統。

比如說修行的第一個境界是『獸脈境』,御獸師和伴生獸,都天生擁有九條獸脈。

獸脈境的修鍊,就是御獸師和伴生獸一起,將各自九條獸脈貫通,讓一共十八條獸脈對接在一起。

每貫通一條獸脈,本體和伴生獸之間的血脈聯繫就多一分。

獸脈相互貫通之後,再以功法將天地靈氣轉為『獸元』蘊藏獸脈。

御獸師和伴生獸之間,獸元相同,可以互相借用力量,乃是力量共同體。

共生修鍊體系之中,伴生獸的血脈力量轉移到御獸師身體,讓御獸師肉體更強悍。

而御獸師的血脈力量,讓伴生獸擁有更高的智慧。

御獸師和伴生獸,以獸脈和獸元,組成一個戰鬥整體。伴生獸施展『獸法』戰鬥,御獸師則施展『武法』戰鬥。

現在伴生空間內有兩個『蛋』正在咔咔作響,其中一個表面上還出現了裂紋。

此時,李天命將那一顆有裂紋的蛋從伴生空間之內轉移出來,放在自己的床上,靜等着伴生獸孵化。

激動人心的時刻終於來臨!

咔咔咔……

蛋的裂紋已經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隱約之間,李天命已經能感受到那種令人窒息的威壓。

「絕對是超越五階伴生獸的存在!」

他記得『金羽』孵化的時候,都沒有如此暴躁的威壓。

伴生獸擁有嚴格的等級區分,等級越高成長高度越強。

他曾經的伴生獸四翼金翅大鵬鳥就是罕見的『五階伴生獸』。

「出來了,出來了!」

李天命太激動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在家生娃呢。

咔嚓!

終於在這一刻,那顆蛋炸開了。

一團陰影出現。

「靠!」

幻想之中的恐怖巨獸不存在啊,此時從蛋殼裡爬出來,在床上東倒西歪的,赫然是一隻小雞!

而且還是又黃又嫩的那種。

李天命想到了一個詞來形容它——入口即化。

尼瑪!

他欲哭無淚。

「明明你就是一隻雞,還搞出了洪荒凶獸的出場氣息。」

「噶?說誰是雞呢?」

那小黃雞陡然一個激靈,豎起脖子,兇狠的看着李天命,一雙小眼睛裏快要冒出火焰了。

「心靈溝通?」李天命驚呆了。

記得他和『金羽』從出生開始就形影不離,直到他修鍊到『獸脈第四重』,相互之間都貫通了四條獸脈的時候,他們才實現了心靈溝通,才開始可以對話交流。

「誰跟你心靈溝通啊,老子在跟你說話呢。態度好一點,否則老子恁死你。」小黃雞歪着脖子,張開棕色的鳥喙,雙翅叉腰,跟小流氓似的。

一隻剛出生的雞,跟自己自稱老子?

他忍不住摸了摸腦袋,沒發燒啊,怎出現幻覺了。

他伸手逮住那小黃雞放在手掌上,正要說話,赫然發現這小黃雞竟然如此燙手,簡直跟拿了一塊燒紅的碳似的。

「鱉孫,放開老子。」小黃雞繼續瞪着他。

「你給我老實點,不然把你燉了。」

就在這時候,李天命和它的眼睛對視了。

在這小黃雞的小眼睛裏,它看到了一個『星點』,那是一個發光點。

記得『金羽』剛孵化的時候,一共有五個星點出現,證明它是離火城相當稀少的五階伴生獸。

伴生獸孵化的時候,眼睛裏有幾個星點,就代表是什麼級別的伴生獸。

伴生獸的品階,可以說直接決定伴生獸的成長高度,也很大程度代表着御獸師的修鍊極限。

五階伴生獸,足以讓李天命成為離火城三百年來的頂級天才。

這小黃雞擁有一個星點,至少說明是一階伴生獸。

一階伴生獸最終高度可能只是獸脈境,甚至獸脈境第五重都突破不了。

一個星點,固然失望,可人生又有多少事,能如自己想像那麼美好?

等等……

當李天命看着這個星點出神的時候,他沒想到,不知道是幻覺還是什麼原因,那個星點在他眼前潰散了開來。

一個星點擴大,起初看那個星點好像是好幾個星點匯合在一起形成的光芒,可這個星點還在擴大!

幾個,十幾個,上百個,成千上萬!

到最後,這個星點在李天命的眼中,變成了一個廣闊的星域!

這星域之中,有着萬億的恆星正在燃燒着。

它們如此遙遠,可是它們的光芒組合在一起,此刻貫穿到了李天命的眼前。

這不是一個星點,這是一個星域!

轟隆!

「怎麼回事?」他感覺腦子炸開了,眼前的一切消失,他彷彿來到了這個遙遠的星域之中。

忽然之間,他感覺到頭皮發麻。

當他在這無盡虛空之中回頭的時候,他看到了眼前無處的繁星,每一個都是吞吐着火舌,熾烈燃燒着的巨大火球。

下一個瞬間,他聽到了一聲驚天動地的鳥鳴聲音。

他看到了!

在星空的盡頭,有一團燃燒的火焰正在靠近。

那火焰張開着巨大的羽翼,遮天蔽日,當它靠近的時候,李天命赫然發現,它竟然和眼前這個星域一樣巨大!

那無數的流火,環繞着它的身邊,每一條流火,都是萬億的恆星組成。

這是一隻永恆的飛鳥!

它所到之處,無數燃燒着的繁星匯聚在一起,變成一串串的流火,被它張口一吞。

這個畫面就跟吸麵條似的,嗖的一聲,萬萬億的火焰恆星,進了它的肚子當中。

如此震撼的畫面,如若夢境,匪夷所思。

他接下來跟着這永恆飛鳥的視角,看到它一路吞食,也許那每一個冒着火焰的超級星辰,就是眾生頭頂上的太陽。

直到有一天。

天地之間,出現了一隻黑色的大手。

那大手出現的時刻,這巨獸終於害怕了,它尖叫着,恐慌着,四處逃竄。

難以想像,竟然有更可怕的存在,讓它落荒而逃!

甚至,它在逃走的時候還燃燒着自己,讓自己越來越小。

那大手每一次拍打在它的身上,都濺起了無數的火花,每一點火花,最終都化作了一顆星辰。

「此後混沌輪迴,由我掌控。」

這是那黑色大手的聲音。

這聲音驚天動地,震撼寰宇,無盡星域都陷入了永恆的恐懼之中。

他感受到了那永恆飛鳥的恐懼,那種恐懼就像是劇毒,從它的身上蔓延到了自己的身上。

最後一個剎那,飛鳥在星河之間隕落,它感覺快要喪命了,忽然之間,它似乎看到了自己。

「你到底是什麼!」李天命聲音沙啞問。

永恆飛鳥凝望着李天命,久久沒有說話。

時間彷彿在此定格。

「老子是『永恆煉獄鳳凰』!」

李天命忽然感覺臉蛋非常疼,眼前的景物不斷變換,嗖的一聲,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靠。

他赫然看到,那小黃雞不知道什麼時候爬到了自己肩膀上,正在啄自己的臉。

「你,永恆煉獄鳳凰?」李天命心情慢慢平復着,他拎着這小黃雞的翅膀提到眼前。

它眼睛裏的星點還在,可是不再變成一片星域了。

「沒錯,拉風的代名詞。」小黃雞一邊掙扎,一邊暴躁的說。

「永恆煉獄鳳凰是個什麼東西?」李天命問。

「太古混沌巨獸之一!」

「然後呢?」

「不知道啊。」

「那你知道點什麼?」

「老子剛出生,就看到你這個傻子在逗我,你說我知道什麼?」

我靠……

被一隻雞罵了。

其實他心裏很清楚,這隻雞不簡單,甚至自己這九顆蛋都不簡單。

剛才的畫面太炫酷了,那以太陽為食的永恆飛鳥,那遮天蔽日的黑色大手,那無盡的星辰烈日……

「少年郎,你太弱雞了,要學會變強。」在他出神的時候,小黃雞翅膀叉腰審視了他半天,得出了結論。

「請問『永恆煉獄鳳凰』,我如何才能變強?」李天命問。

「跟爺混,就能變強。」

「然後呢?」

「金錢,權力,母雞,應有盡有。」小黃雞笑了,大概是想到了什麼美妙的事情,口水嘩啦啦的掉了下來。

「金錢和權力我收了,母雞,留給你自己享用吧……」

金羽死後,李天命失去了所有的獸元,開啟的獸脈全部荒廢,沒有伴生獸,御獸師生涯已經結束。

而這『永恆煉獄鳳凰』,不管它是不是真的太古混沌巨獸,至少可以讓李天命重新修鍊,重新踏入御獸師行列。

他不知道為什麼,畫面之中那連太陽都能吞食的永恆飛鳥,會變成眼前這樣的小黃雞,也許是那『黑暗大手』的關係。

但他知道,這小黃雞雖然暴躁還猥瑣,但它對力量的渴望,和李天命一樣。

至於它到底知道多少關於太古混沌巨獸的事情,李天命就不知道了。

畢竟他沒聽說過太古混沌巨獸,聽起來很恐怖的樣子……

他在被沐晴晴林瀟霆陷害的時候,和金羽一起貫通了一共十八條獸脈,達成獸脈第九重圓滿輪迴,然後突破到了『靈源境』。

「當務之急是恢復修為,但畢竟換了伴生獸,獸脈連接必須重新建立,等於從頭開始,肯定需要很長時間。」

「再者,這小黃雞能有多少潛力還不一定了,要只是一階伴生獸,我這輩子頂多修鍊到獸脈境第五重。」

「別磨磨唧唧,開整!」小黃雞直接跳到了他的頭頂上,在他亂糟糟的頭髮之中築巢。

別看它看似隨意,其實其坐落位置,正是李天命百會穴的位置,這是獸脈的連通通道之一。

「走起!」

獸脈境第一步,自然是首先感知到自己的獸脈位置和對方的獸脈位置。

當它在頭頂上的時候,李天命閉上眼睛在摸索着它的獸脈,而它也在感知自己的身體。

感知獸脈,相互貫通,當他們兩者第一條獸脈都貫通連接在一起的時候,就能成就獸脈境第一重!

當獸脈貫通的時候,伴生獸強悍的肉體血脈力量會湧入御獸師的身體,強化人族的肉身。

這是御獸師從伴生獸得來的巨大收益,與此同時,伴生獸也能無形之中開啟靈智,脫離凶獸的桎梏,成為可以修鍊提升的伴生獸!

所以可以修鍊提升的伴生獸,又被稱之為『本源獸』。

很罕見的是,它的身體雖然小,但是它的獸脈卻非常粗大。

每一條獸脈都像是一條神龍,恐怖而威嚴。

難以想像,何等巨獸才能有如此堅固的獸脈。相比之下,李天命的獸脈像是九條小蚯蚓。

「你個菜雞,獸脈這麼小,明顯陽剛不足,老子比你粗大無數倍。」小黃雞鄙夷道。

尼瑪!

怎麼聽起來怎麼奇怪呢。

李天命怒了。

「得意個屁,你的獸脈,馬上就是哥的獸脈。」

無形之中,他們的獸脈開始對接,第一條獸脈的貫穿最為艱難,因為這個時候它們都沒有獸元。

好在李天命『經驗』豐富,修鍊這個過程,御獸師確實佔據主動權,大多數的部分,都是由御獸師來引導。

小黃雞獸脈雖然粗大,但並不是貫通會很困難,因為貫通並不是打通,而是一種『激活』。

當心靈相通,當獸脈對接,當兩者的血脈牽連的時候,兩條獸脈之間,就會逐漸的匯聚,形成完整的一個輪迴。

李天命輕車熟路,只是當第一條獸脈貫通的時候,他才知道來自這『永恆煉獄鳳凰』的血脈,對自己身體的改造能到這種程度!

這種改造是從獸脈開始的!

兩者之間獸脈貫通,等於神龍接上了一條蚯蚓……

然後,蚯蚓瘋狂的吸收着來自神龍的血脈力量,瘋狂壯大。

在很短的時間之內,他的獸脈化作神龍,在他體內咆哮滾動。

而後,神龍的血脈隨着血液傳遍全身,李天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在發生着恐怖的蛻變!

無論是骨骼、血液、五臟六腑都在蛻變,這個過程,幾乎讓他感受到自己也成為了一隻永恆煉獄鳳凰。

一頭真正的太古混沌巨獸!

當然,也是幼崽。

可是,這至少可以證明,自己未來的成長可能無極限啊!

曾經四翼金翅大鵬鳥也改造過他的血肉之軀,可是從沒有這種程度。

他終於確定,這次賺大了。

從他的眼睛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蛻變,在這次蛻變之後,他的一雙眼睛,熾熱如天上的太陽。

當他的獸脈成長為和小黃雞一樣的巨龍的時候,等於第一條獸脈已經貫通,它們一人一鳥一起進入了獸脈境第一重!

接下來,就是修鍊功法,吸收天地靈氣,轉化為獸元貫通獸脈!

『功法』的好壞,是除了伴生獸血脈之外,另外一個決定獸元品質的因素。

李天命曾經修鍊的《玄金訣》,鍛造出玄金獸元,這是飛翎離火城最好的功法。

正當他開始運轉玄金訣的時候,小黃雞忽然罵道:「你在幹什麼,這是什麼垃圾?」

「啥意思啊老弟?」李天命不解問,這可是離火城最優秀的功法啊。

「你別問,老子來主導修鍊,修鍊我的功法『永恆煉獄經』!」小黃雞驕傲道。

「啥?」李天命還沒反應過來,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

伴生獸竟然主導修鍊了,而且還自帶功法。

當功法『永恆煉獄經』運轉的第一刻,他就徹底明白了:玄金訣,確實是垃圾……

這下完美了,他不用修鍊了,有這位老弟帶着,他閉上眼睛,開始舒服的享受修鍊成果。

甚至可以睡覺了。

鬼知道一覺睡醒,自己強到什麼程度啊。

他心中的火焰已經開始燒起來了。

曾經一度以為,自己再無捲土重來之日,哪怕母親天天鼓勵,也很難看到這一生的希望。

可是今天,他想用鮮血在地上寫出那兩個名字——沐晴晴、林瀟霆。

然後用火燒乾凈。

三年沒有修鍊,如今重溫這種烈火燃燒的感覺,轉眼已經過去十天。

十天內,以『永恆煉獄鳳凰』為修鍊主體,李天命觀摩學習,修鍊成果平分。

到了今日之後,一人一雞身上,流轉着相同質量和數量的獸元。

十天時間,貫穿到獸脈境第三重!

雖然是重修,但這個速度,對整個『朱雀國』來說都是曠世奇聞。

其中原因,應該和『永恆煉獄經』的優秀逆天有很大關係,和他已經被這太古混沌巨獸改造的肉體也有關係。

他現在的體質,可以稱作為『永恆煉獄體』,其體質天賦,和伴生獸『小黃雞』區別不大。

這樣的體質,本身就具備逆天的力量、速度天賦,成長空間何其巨大。

「見鬼了,現在獸脈境第三重的獸元,感覺比我當初以『玄金訣』鍛造出的第五重的玄金獸元都還要強!」

李天命運轉着三條獸脈的獸元力量,這『永恆煉獄獸元』簡直就像是地底岩漿,灼熱粗暴。

當這獸元在他的身上流轉的時候,整個人就像是一座暗潮洶湧的火山。

整個房間的溫度都在提升,一旦爆發,那就是火山噴發。

「我不過是這離火城普通一員,為何伴生空間除了誕生金羽,還存在這麼多太古混沌巨獸?我有何特殊之處?」

他對自己的身世有些費解。

「伴生空間內,還有九個蛋,其中一個還在咔咔作響,就是還沒裂紋,估計很快也會孵化,就是不知道,這又會是什麼太古混沌巨獸?」

李天命對這第二個蛋充滿了期待,對剩下所有的蛋更是充滿了想像!

他在想有沒有一種可能,自己能擁有十頭太古混沌巨獸作為伴生獸?

到時候,騎着十頭太古混沌巨獸,稱霸天下,獨尊環宇,建立abc 後宮……

「雖然得到了不得的造化,等於重生了一次,而這一次重生,我定要走好未來的每一步,不再讓人有欺辱我的機會。」

他目光灼熱看着窗外,此後他想做什麼,他心裏非常清楚。

「更重要的是,不能再讓母親受傷了。」

本來母親『衛婧』這輩子已經很不走運了。

加上自己在炎黃學宮被廢,這三年來她孤苦無助的樣子,深深刻在了李天命的心裏。

這次修鍊結束,小黃雞還在房間里呼呼大睡,李天命則結束修鍊。

他記得很清楚,今天是母親的生日,自己劫後餘生,是時候開始更好照顧她了。

……

「命兒,修鍊結束了嗎?」

剛打開門,就看到母親搬了張椅子,靠在門口睡著了,自己開門的聲音驚醒了她。

「母親,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這隻伴生獸,絕對是超越五階伴生獸的存在,你兒子馬上就能捲土重來,呼風喚雨了。」

關於他伴生空間還有十顆蛋的秘密,天地之間只有他母親一個人知道。

很小的時候母親就提醒自己,不要將這個秘密告訴任何人了。

事實證明,母親永遠是最不可能背叛自己的人。

「吹牛不打草稿,我在窗戶看到了,就是一隻小雞,你得看好點,省得讓人燉了。」衛婧微笑着說。

「你看到了?要不今晚我們就燉了,剛出生的,說不定味道挺鮮美。」李天命扶着她起來,帶她到院子里曬太陽。

「別胡來啊,你這熊孩子,人家小雞挺可愛的。」衛婧教訓道。

「哈哈,逗你的。」李天命讓她在院子里坐下,然後燒了一桶熱水,蹲下來給衛婧洗腳。

「記得要跟別人說,這是靠『血神契約』得來的伴生獸。」衛婧語重心長的叮囑道。

「明白!」

所謂『血神契約』,就是失去伴生獸的御獸師,找到凶獸未完全孵化的卵或者出生不到一天的幼崽,以特殊血祭秘法牽引,強行注入自己血脈,讓對方成為自己伴生獸的秘法。

『凶獸』和伴生獸不同,凶獸沒有御獸師共生,潛藏山野,兇殘暴戾。

其實李天命聽說,衛婧年輕的時候,不但實力天賦超強,而且還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

當時風光無限,然後嫁給了他父親『李炎楓』。

但是,自從衛婧生下李天命後,卻得了一種『怪病』,這種怪病加速了她和伴生獸身體的衰老。

如今她年紀方四十,就已經滿頭白髮,風燭殘年。

唯有那臉蛋的輪廓,看得出來她年輕時候確實是了不得的美人。

她的伴生獸同樣是『四翼金翅大鵬鳥』,如今正趴在院子里,渾身的羽毛幾乎掉光了,行動非常遲緩,大多時候都動彈不得。

御獸師和伴生獸一起生病,這還是非常罕見的,據說她走遍了很多地方,都沒找到能醫治這種怪病的方法。

照這樣下去,可能再過半年,她就要衰老致死了。

「咦,這件衣裳平時不常穿啊。今天也太美了吧。」

「嗯啊。」衛婧溫柔笑着,眼睛卻看向了門外,她好像在等待。

李天命想起來了,自己回來這三年,父親『李炎楓』來得不多,但至少每年母親生日,他會來看一次。

她今天悉心打扮了一下,應該是為了等待那個男人的到來吧。

「李炎楓。」

想起父親,李天命皺了皺眉頭,這件事情也許上天是公平的。

給了他一個羨煞旁人的母親,所以再配了個跟他勢如水火的父親。

尤其是在他被廢歸來之後,到今天為止,總共沒說過三句話。

想起那個男人,他這三年來在自己身上的眼神,永遠都是失望!而後是蔑視,最終是無視。

去年母親生日他來了,但也只是看了衛婧一眼就匆匆離去。

說白了,他可能是過來看一眼衛婧死了沒有吧!

可憐這個女人,還在等着李炎楓給她一個答案。

讓李天命意外的是,這才只是早晨,外面就傳來了動靜,聽聲音應該是往他們居住的『聽雨軒』而來。

他們母子在這『聽雨軒』居住有多年了,這是離火城『城主府』環境最優雅的庭院,證明着衛婧曾經在城主府的地位。

沒錯,李天命的父親李炎楓,是掌控離火城的城主,而衛婧是李炎楓的結髮妻子,城主夫人。

「他來了。」聽到腳步聲之後,衛婧扶着他的肩膀站了起來,雙眼目不轉睛的看着聽雨軒的大門。

「不是他。」李天命已經恢復了一些修為,他能聽出來,這腳步氣息不夠厚重,而且還有兩種聲音,應該是其他兩個人前來。

果然,就在下一刻,在沒有敲門的情況下,木質的大門被直接推開。

外面走進來兩個女人。

其中一個身穿紅裙,是個雍容華貴的婦人,其眼睛狹長,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

另外一個則是身穿黃色勁裝的少女。

其身形矯健,英氣十足,舉手投足之間,有着強硬的世家子弟的英武之氣,眉目之間有着長期身居高位形成的上位氣質,說白了就是嬌蠻之氣。

「三妹,雪嬌……」衛婧微微一怔,她有些迷糊,在她生日這一天,為何是這兩人前來。

那華貴婦人是城主李炎楓的第三個夫人,人稱『黃夫人』。

朱雀國欽定男人可娶三妻四妾,黃夫人乃是平妻,在城主府地位很高,其父輩家族也是離火城的重要角色。

至於那勁裝少女,則是黃夫人的女兒,李天命同父異母的妹妹,名為李雪嬌。

她比李天命少個幾歲,這三年在離火城飛速崛起,修行天資非常不錯。

「姐姐,你可安好?」黃夫人看到他們之後,臉上馬上堆起了笑容,帶着女兒款步而來。

「都快入土了,怎麼可能安好呢。」李雪嬌目光帶着玩味之色,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沒禮貌。」黃夫人瞪了她一眼,卻完全不責怪,而是繼續嬉笑滿面,對衛婧道:「聽說姐姐生日,老爺特定給姐姐準備了一份禮物,他今日要接待一些客人,比較忙碌,便特地吩咐我給姐姐送來。」

「噗嗤!」李雪嬌忍不住笑出了聲音,但還是憋住了。

「什麼東西?」衛婧有些茫然,畢竟不管送什麼,也不太可能讓黃夫人親自帶來。

「就這一份,姐姐請過目。」黃夫人從懷裡拿出一紙文書,她也在憋笑着,將文書遞到了衛婧的手上。

衛婧手指有些顫抖,她輕輕的翻開了那一紙文書,只見上面的文字蒼勁有力,筆走龍蛇,一看就是李炎楓寫的字。

衛婧一眼掃過去,眼睛已經紅了,上面血絲遍布,她甚至站立不穩,需要李天命扶着才坐了下去。

李天命也看了一眼,儘管李炎楓在文書上說得十分客氣,很是迂迴,但主體一下就能看出來——

這是一封休書!

他感恩了衛婧這些年的陪伴,感恩了她對家族的付出,再列舉一堆文縐縐的話,最後將衛婧請出城主府。

不只是拿掉了正妻的位置,更是除掉了城主夫人的身份!

簡而言之,就是逐出城主府了。

最後還提到了李天命,言語很短,讓衛婧帶走李天命,這分明就是廢除李天命的『嫡長子』身份!

要知道,李天命一直都是『離火城』的繼承人!

這更是離火城的大事,卻在這一紙休書之中附帶說明,可見李炎楓此舉有多麼的狠心,廢正妻廢嫡長子!

要是在三年前,足以造成轟動,可是在今日,也許任誰看來,這都是一件輕描淡寫,無足輕重的事情吧!

因為在人們眼中,李天命唯一剩下值得討論的東西,就是他追求沐晴晴不得就下藥行猥褻的醜事,這是茶前飯後的笑料。

李天命相信這世界上有很多落井下石的人,他也知道李炎楓很霸道無情,但是他絕對沒想到,這落井下石的人會是自己的父親。

而且,這一刀捅得比誰都狠辣,關鍵是傷得最重的人,其實是她的母親。

她為這段愛情,為這家族付出了多少,李天命都算不出來。

如今換到了這樣的結局,真是讓人怒火衝天!

所遇非良人,一生就毀了。

當看到李天命和衛婧此時的臉色變化,黃夫人和李雪嬌她們娘倆再也忍不住了。

李雪嬌抱着黃夫人的胳膊,就算再克制,這時候還是笑出了聲音。

「我爹真是的,平時看起來挺古板,送出的生日禮物挺刺激。」李雪嬌笑道。

其實更讓人憤怒的是,這種事情,他自己都沒有到場,而是讓黃夫人送來,讓她們來看衛婧的笑話,這才是最殘忍之舉。

「姐姐,你可千萬別怨老爺,老爺這都是為了你好,也是為了天命好。」

「說難聽點,畢竟你們現在的情況屬於佔著茅坑不拉屎,容易給離火城抹黑,激流勇退,也是一種恩賜,姐姐可明白?」

黃夫人收起笑容認真的說。

「況且老爺也考慮到了姐姐和天命未來的生活,他特意安排我送來了這麼多的『寶玉』,這可是御獸師才能用上的財富,一枚就當得了許多黃金白銀,足夠讓兩位過完這一生了。」

說話的時候,黃夫人再拿出一包裹的重物,砸在了衛婧的眼前,像是施捨乞丐。

「真羨慕你們,這麼多的寶玉,我想求都求不來。」李雪嬌羨慕的說。

說實話,她確實眼饞這些寶玉,只是父親給的東西,她還不太敢中飽私囊。

正所謂,小人如鬼。

在這樣的時候,再有這兩個小人煽風點火,都足夠把人活活氣死吧。

李天命本以為母親會難受得過不了這個坎,可是他萬萬沒想到,她在最初的失神之後,表情卻前所未有的平靜。

彷彿一瞬間,看清楚了很多東西。

「以這樣的結局結束,其實也挺好的。再也兩不相欠了。」她嘟囔着,搖頭說了這樣一句話。

「姐姐,實在難受可以哭出來,妹妹不會笑話你的。」黃夫人捂着嘴,想掩飾一下嘴角的笑意。

「你們可以滾了嗎?」李天命的怒火已經燒到了喉嚨了。

「什麼滾啊天命哥,知道為什麼讓我們來通知嗎?我爹已經答應了,以後聽雨軒就是我們的了。」

「你們已經被休被廢了,現在該滾的是你們,知道嗎?」

李雪嬌抱着雙臂,目光裡帶着譏諷之意,得意洋洋的說。

「雪嬌說的沒錯呢,姐姐,看在我們多年姐妹份上,我也不為難你們,我給你們半個時辰收拾行李,你看怎麼樣?」黃夫人挑着眉毛,嬉笑着說。

李天命都笑了。

這幫人,真是一個比一個絕,要不是自己有了奇遇,還真讓他們給壓死了。

這件事,他不服!

憑什麼,讓母親遭受這些不公平的待遇,就算要走,他也要堂堂正正的走,而不是這樣如喪家之犬。

就在他決定去找李炎楓問個清楚的時候,知兒莫若母,衛婧拉住了他的手臂,她纖弱的身體傳來了很大的力量,足以見她的決心。

「天命,我們走,沒什麼好留戀的,式微的時候,我們不要做徒勞的掙扎,等你東山再起的那天,我們再來拿回自己的臉面。」

她說的非常決然。

這句話給李天命帶來的震撼非常大,其實他一直都知道,她的母親一直都不是平凡人,只是這怪病折磨了她這半生。

若不是這怪病,就眼前這黃夫人,有什麼資格在她面前這樣得意洋洋!

該放手的時候,她比李天命想得清楚,想得堅決。

今天就是式微的時候,別人都如此冷血無情了,現在還去祈求別人回心轉意,這不是可笑是什麼?

也許,她對這城主府的一切,包括那個男人,已經徹底死心了吧。

沒有什麼比起這一紙休書當做生日禮物還要來得殘忍,但她承受住了。

「東山再起?快別笑死我了大娘,你兒子的伴生獸死了,而且還是被他的無恥下作害死的,這離火城的笑柄,也還能東山再起,那母豬都得上樹了。」李雪嬌忍不住嗤笑道。

「是嗎?那我今天,非得讓你上樹不可。」李天命忽然盯上了她,雙眼如烈日般灼燒着。

「天命哥,你在挑釁我?我可不會因為你是廢物而對你留情的。」李雪嬌收起了笑容,眼神森冷。

「雪嬌,記得嗎?你三歲的時候貪玩被人擄走,是我跟了賊人三天三夜留下線索,才把你救出來的,要不然,你現在死在哪個角落都沒人知道呢。」李天命眯着眼睛道。

有些人,骨子裡就是不知道感恩。

聽到這話,李雪嬌撇撇嘴。

「這也改變不了這現在是個笑柄的事實,天命哥。」李雪嬌不屑一顧道。

「所以我後悔救你了,這庭院里有三棵樹,你挑一挑,你想上哪棵樹?橘樹,槐樹,還是這棵梧桐?」

李天命在離火城年輕一輩叱吒風雲的時候,李雪嬌還只是個小孩。

她這三年進步不錯,才十五歲修鍊到了獸脈境第五重,不愧為李炎楓的女兒,虎父無犬女。

其伴生獸為四階伴生獸——火翎鳥,屬『火焰系飛禽類』伴生獸。

當李天命有挑釁之意的時候,李雪嬌就已經將火翎鳥從伴生空間之內喊出來了。

御獸師的伴生空間,是伴生獸最好的修養之地。

這時候在李雪嬌頭頂上盤旋的,乃是一隻火紅色的飛鳥。

那飛鳥的羽毛上流轉着火光,如同在灼燒一般,眼睛的瞳仁是豎著的。

最顯眼的還是其爪子,那爪子上燃燒着赤紅色的火焰,而且非常尖銳,像是有毒的匕首。

「天命哥,你沒伴生獸,我就不出手了,讓『火靈』給你體驗一下烈火焚燒的樂趣?」李雪嬌嬉笑道。

「誰說我沒有伴生獸了?」李天命往回走,小黃雞還在呼呼大睡了,是時候把它拖出來了。

「故弄玄虛有意思嗎?誰不知道你金羽被拔掉了毛,死無全屍。」李雪嬌撇嘴道。

李天命沒有回應,他打開房門,直接把床上呼呼大睡的小黃雞逮了出來。

「李天命尼瑪,老子正在恩寵後宮abc 母雞,你把我吵醒!」

『永恆煉獄鳳凰』被提着腿吊出來,表情非常不爽。

當李雪嬌看到小黃雞的那一刻,她直接笑彎了腰,都快笑抽筋了。

「天命哥,你怎麼這麼逗呢,你這幽默的本事,倒是可以出去混口飯吃。你這隻雞是血神契約搞的吧,是給我的火靈當早飯的嗎?」李雪嬌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美女,你說誰是雞呢?」小黃雞羽毛倒豎,它跳到了李天命的頭頂上,一臉兇狠。

但是,他模樣太萌了,再兇狠的眼神,都顯得特別的搞笑。

「別說話。」李天命有點頭大,別的伴生獸只能和御獸師心靈溝通,這傢伙直接開口說話。

幸好鸚鵡也能開口說話,有這個例子,要不然也會額外讓人關注。

「你別管。」小黃雞怒了,它盯着李雪嬌,再看看她頭上飛馳的火翎鳥,忽然口水流下來了。

「美女,你信不信,我讓你這隻鳥愛上我?」小黃雞眼睛裏冒着火。

「你拿一隻雞當伴生獸,結果和你一樣無恥猥褻。」李雪嬌對他實在無語了,一個人得多失敗,才會混到這種地步?

「吃掉它。」李雪嬌對火翎鳥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

嘶!

火翎鳥化作一道火紅色的火焰幻影,朝着小黃雞撲上去。

「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小黃雞心情大好,直接舞起小翅膀,沖向了那體型比他大上數倍的火翎鳥。

「悠着點啊,你們尺寸對不上,不要丟人現眼了。」李天命頭疼道。

這小黃雞真是大膽包天,但是說實話,李天命並不擔心它的戰鬥力。

因為這永恆煉獄鳳凰身上,有着和自己相同的獸元和境界,他清楚現在自己的實力!

他的獸脈境第三重的永恆煉獄獸元,絕對堪比普通獸脈境第五重!

而且,他還有着獸脈境第九重的戰鬥經驗和功法戰法!

「好久沒活動筋骨了,你這個肉靶子,千萬要結實點。」他盯上了李雪嬌,鬆動着自己的筋骨。

他是為戰鬥而生的人,此刻找回了自我,還沒戰鬥,他身上的血液已經沸騰。

「奇葩。」李雪嬌對他這種眼神無法理解,她甚至想笑,「還當自己是離火城天才?」

她懶得多說,直接動手,朝着李天命碾壓而來。

她迅猛出手,看這招式的起步,應該是『烈火印』。

說起來這一門戰訣,當初還是李天命指引她修鍊的,現在還用來對付自己,確實有些可笑。

一招戰訣動,手掌結印,迅猛推出,掌風燃爆,在空中烈烈作響,在她『赤火獸元』的催動之下,直接在空中燒出烈火!

這一掌烈火印,兇猛霸道,直接奔向李天命的胸口,中者如烈火焚燒,胸腔粉碎。

砰!

她萬萬沒想到的是,李天命竟然沒有閃避,直接以胸口接住了這一招!

那烈火印結結實實打在了他的身上!

可以想像,他現在的五臟六腑,估計都被烈火燒成焦炭了吧!

那一聲沉悶的響聲,幾乎可以宣告一個人的死亡。

「你這是借我的手自殺!你的內心怎如此脆弱?」李雪嬌終於明白了,怪不得他要挑釁自己,原來是內心受創想要自殺。

李雪嬌慌忙收回手,她知道自己肯定殺人了。

眼前的屍體畢竟和自己有血緣關係,她竟然心慌起來,因為父親一定會責罰她。

「雪嬌,你沒吃飯是吧?」就在李雪嬌慌亂的時候,那個本該死去的少年竟然抬起頭來,臉上帶着風輕雲淡的笑容……

李雪嬌完全懵了,她看到了李天命毫髮無傷的胸口,腦子裡一片空白,因為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真相就是:李天命火屬性免疫!

這是從永恆煉獄鳳凰得來的血脈力量,他的永恆煉獄獸元就是最滾燙的岩漿,他的身體和小黃雞一樣,完全火屬性免疫。

烈火印的烈火根本沒法灼燒,也就赤火獸元的衝擊力,震蕩了一下五臟六腑,也讓他強悍的血脈和肉體力量擋住了。

想一想那永恆煉獄鳳凰吃太陽跟吃麵條似的,一串串的吃,就知道為什麼會火屬性免疫了。

「妹妹,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什麼是真正的烈火印!」

每個人都該為自己的嘴賤付出代價,李雪嬌也不例外,

就在她瞪大眼睛的慌亂時刻,李天命的動作比她更快更兇猛,一招烈火印直接甩出來,啪的一聲,抽在了她的臉上!

啊!

這一聲慘叫可以說是非常刺激,李天命這一巴掌攜帶着永恆煉獄獸元的恐怖力量,直接抽在她的臉上。

只見那個瞬間,李雪嬌半邊臉直接焦黑,連牙齒都掉下來幾顆。

整個人在空中掄了一圈,被直接甩在了院子里最好的梧桐樹上!

「空中轉體三周,母豬完美上樹!」

李天命拍了拍手掌,這一場戰鬥直接讓他收穫了信心,母親說得沒錯,他可以東山再起了。

他第一時間回頭,當他看到母親那欣慰和安心的笑容的時候,其實有種熱淚盈眶的衝動。

他終於回來了,而他在母親的眼神中,看到了久違的寧靜和安心,看到了最大的滿足。

還有什麼,比得上在這樣的時刻,看到自己孩子重新擁有希望更讓人高興呢?

對衛婧來說,那一紙休書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刻內心的快樂。

「我兒子,真棒!」她和以前一樣,朝着自己豎起了大拇指。

這久違的一幕,讓李天命笑出了一滴眼淚,記得從前她都是這樣鼓勵自己的,這一天,終於回來了。

「那是您生得好。」李天命笑着說。

「那我們彼此彼此。」衛婧溫柔笑着。

這個時刻,她彷彿不再衰老,她的笑容如此之美,彷彿她還是那個傾城美人。

他們這邊如此美好,黃夫人就不一樣了,她尖叫了一聲,整個人都懵了。

關鍵是李雪嬌還在樹上掛着,而且她是李炎楓的妻妾之中唯一一個沒多少修為的,這梧桐樹她都上不去,只能在地上慘叫打滾,高呼:來人啊!

「李天命,你現在不是世子,你敢打我女兒,我要讓你死無全屍!」

黃夫人哭嚎怒罵,她腦子裡一片空白。

她對武道不是很了解,但是不是聽說李天命徹底廢掉了嗎,這是為什麼啊!

李天命懶得搭理她,她在地上打滾,不吐她一臉口水就不錯了。

關鍵是李雪嬌,還掛在上面慘叫,她這半邊臉徹底毀掉了,以後長相就別談了,未必比母豬吃香。

倒是小黃雞這邊,讓李天命大開眼界——

他赫然看到,一隻黃色的小雞瘋狂發飆,手段非常殘忍,那火翎鳥根本逮不住它,短短時間之內,反而被小黃雞直接被撕裂出了好些血窟窿!

「美女,別喊了,你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小黃雞把巨大的火翎鳥按在地上,滿臉壞笑。

那火翎鳥正在它腳下瘋狂掙扎,但是無濟於事,身上滿是傷痕。

「接受爺的寵幸,乃是你的榮幸。」小黃雞正要採取行動,把這火翎鳥肚子搞大。

李天命滿頭大汗,他是實在想不出這小玩意哪裡有裝備可以羞辱這火翎鳥啊!

「尼瑪,你是公的不早說!還打扮這麼妖艷!」就在下一刻,小黃雞崩潰了。

崩潰之下,它惱羞成怒,殺得火翎鳥哀呼痛哭。

「雞哥,算了,算了。」李天命連忙把它拉回來,不然再這樣下去,這可憐的火翎鳥要讓它搞死了。

「男扮女裝的臭玩意,下次別遇到你爹我,搞死你。」小黃雞還喋喋不休,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

它這般模樣,讓衛婧都忍不住笑了,今天確實是她最難受的一天,也現在,也是她最開心的一天呀。

「李天命!我沒想到你恢復了修為,你敢如此羞辱我,今天的仇我記下了,總有一天,讓你百倍償還!」

直到這時候,李雪嬌才跳了下來,她連忙給臉蛋上藥,一邊上藥一邊咬牙切齒看着李天命。

「我不會離開離火城,你想報仇,隨時來找我,但我不能保證你另外半邊臉能不能保住。」李天命淡淡道。

「你不離開離火城?」李雪嬌眯着眼睛。

他們母子被休被廢,按照道理應該走了,否則只要見人,那絕對是笑柄。

「有問題?」對李天命來說,他要留在離火城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他絕不可能如喪家之犬一樣離開,他要的是堂堂正正離開,要讓李炎楓送他走。

他不留戀離火城,但是他們母子要尊嚴。

「你知道父親為什麼要在這個節骨眼上廢掉你,休掉大娘嗎?」李雪嬌猙獰道。

「你說。」李天命其實也奇怪,因為這樣會影響李炎楓的名聲。

衛婧得病那麼多年了,李天命廢掉三年,李炎楓沒必要選在今天休妻。

「父親要娶一個女人,而且要讓她當正妻!當然要拿掉你娘。」李雪嬌道。

朱雀國內法規,除了國主之外,任何男人頂多可以娶三妻四妾,三妻之中一正妻兩平妻。

李炎楓早已滿額,他要再娶妻妾必須休人,何況是娶正妻。

「他這把年紀了,吃得消嗎?就不怕鐵杵磨成針。」李天命忍不住冷笑。

「你一定會感興趣,他娶的到底是誰。」李雪嬌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

「你說。」

「那個女人叫做柳卿,二十多歲,比你大不了多少,是個有名的尤物,更重要的是,她是雷尊府的人!」

「雷尊府的人,成了父親的妻子,你說這離火城,還有你的留身之處嗎?」李雪嬌冷笑道。

「雷尊府!」李天命心裏的火焰又燒了起來,當初殺死金羽,奪走聖獸遺寶的林瀟霆,就是雷尊府的嫡系。

雷尊府,可以說是朱雀國最頂級的世家,高手無數,乃是朱雀國一方霸主,掌控着小半個朱雀國的命脈!

誰都知道,李天命和雷尊府的林瀟霆有仇,而且不共戴天。

李炎楓要娶雷尊府的人,自然不能留一個讓雷尊府厭惡的蒼蠅在離火城。

「父親大概是想攀一下雷尊府的關係,他想走得更遠,所以自然要犧牲你們兩人了,畢竟你們在他心裏一文不值,所以,你要留在離火城,就是跟他作對。」

「他十天後就要舉行盛大的婚禮了,你不走,要是讓雷尊府的人看到,可能會死哦。」

李雪嬌跟他說這些,絕對不是為了保護他,而是為了讓他絕望,讓他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麼卑微。

甚至,她今天被如此擊敗,心裏當然有仇恨怒火,要是李天命離開離火城,她反而沒有報復的機會。

要是引李天命去父親婚禮飛蛾撲火,再次遭受慘重打擊,她才能出今天這惡氣!

「十天後,不正好是決出『炎黃學宮』入選名額的日子?」李天命皺眉道。

這其實是他必須留在離火城的原因,因為他要重返炎黃學宮。

炎黃學宮,是他魂斷之地,但也是所有年輕御獸師的夢想之地。

那兩個人如今還在那裡,他要復仇,必須要堂堂正正,回到炎黃學宮,擁有炎黃學宮弟子的身份。

離火城有一個炎黃學宮的入選名額,而且是四年舉行一次。

四年前那一次得到決選名額進入炎黃學宮的,就是他李天命。

而這一次,他還要拿到這個名額,這樣的話,他就能堂堂正正離開離火城,還能把母親帶到炎黃學宮。

更重要的是,可以讓李炎楓送他們離開,而不是如喪家之犬一樣離開!

「確實,婚禮和炎黃學宮決選碰在一起了,父親的意思是,讓炎黃學宮決選為他的婚禮助興吧。」

「反正,這次拿到炎黃學宮名額的,不出意外也是他的兒子。」

李雪嬌的話,聽起來還有點不服的意思。

她所說的兒子,可不是李天命,而是李炎楓第二個妻子的兒子,李天命的二弟,名為李紫峰。

他比李天命小三歲,沒趕上上次競爭炎黃學宮。

在李天命廢掉這三年,李紫峰飛速崛起,他現在的年齡和實力境界,和當初李天命得到炎黃學宮名額的時候幾乎沒有差別。

李紫峰的崛起,讓離火城的百姓忘記了李天命。

李天命給離火城蒙羞,這三年來,是李紫峰給離火城帶來了新的希望!

畢竟作為邊遠城池,離火城的人民,還是希望他們的天才,能夠去到炎黃學宮,去挑戰那些在朱雀國核心之地的天之驕子們!

「哥明白了。」李天命了解這一切了。

這樣一來,十天後他的婚禮,他就更要去了。

有些尊嚴,需要自己去親手拿回來。

包括雷尊府來的女人,包括那無情的父親。

曾經失去的一切,也需要自己重新踏上這條道路,去英勇戰鬥,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

其實還有一點更加重要。

李天命在十六歲之前,就問過衛婧是否有治癒她這種怪病的方法。

那時候衛婧說了一個地方,那就是炎黃學宮的『天府』!

母親至今為止,都沒說她為什麼知道天府能治癒她這種怪病。

李天命也沒必要關心,他只知道,自己不但要進炎黃學宮修鍊,還要爭取進入炎黃學宮最核心的天府。

只要進了天府,母親就一定會給出答案。

三年前,其實他有着接近進入天府的天資,得到聖獸戰魂後,他甚至鐵定能進天府,能給母親治病,給母親延年益壽。

可是林瀟霆和沐晴晴毀掉了他的希望。

現在他已經二十了,衛婧也剩下沒多少時日了,這一次炎黃學宮決選,是他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