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強婿》[王牌強婿] - 王牌強婿第5章  第5章

《王牌強婿》是作者穩如狗丶的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讀到這本精彩的小說。
一起來看下吧:…第5章「站住!」
陳陽冷冷的叫道。
楊文傑扶着林悅溪停下,不悅道:「你想幹什麼?」
「你把我老婆帶走,又算幹什麼?」
他眯着眼道。
「你真有病是吧?
悅溪是你老婆?
還沒睡覺呢就做夢了?」
楊文傑不耐煩道:「陳陽,若不是看在悅溪的份上,你這種社會最底層的人,連和我說話的資格都沒有,你再胡攪蠻纏,只會自取其辱。」
「等會。」
陳陽看向酒紅着臉的林悅溪,道:「你願意和我一塊回家,還是讓他送你回去?」
林悅溪愣了下,沒想到他還給自己提供了選擇,不過楊文傑畢竟是她親自叫過來的,又怎麼好意思讓他白跑一趟,便回道:「你自己回去吧。」
「聽到了吧,悅溪,我們走吧,和他廢什麼話。」
楊文傑鄙夷得意的俯視了一眼陳陽,紳士的給林悅溪拉開車門。
看着遠去的保時捷,陳陽默默的點上一根七匹狼。
他並非吃醋惱怒,一直很清楚他和林悅溪之間不存在什麼愛情。
但現在兩人名義上是夫妻,她這樣和男人在外面出雙入對,別人該想他被戴了綠帽子。
他在意的是尊嚴,男人底線的尊嚴!

陳陽打車回到小區的時候,正好看見林悅溪和楊文傑在路邊告別。
於是他一直站在樓下等着,見林悅溪獨自走回來,應該酒醒了許多。
「你不進屋,怎麼還站在這兒?」
林悅溪不解的看着他。
「有些事,我見你一點自覺性都沒有,我覺得有必要提醒你。」
陳陽面無表情的看着她。
她酒意更醒,因為從未見過如此認真的陳陽,道:「你想說什麼?」
「如果離婚了,你想和楊文傑怎麼樣我不管。」
陳陽回道:「可現在你是我名義上的妻子,雖然我們的婚姻特殊,但在外人眼裡,你是我的妻子,我不想別人說,我被戴了綠帽子。」
「不是—-」林悅溪急了,道:「你什麼意思嘛?
我和楊文傑又沒什麼,他是我的老同學,我喝多了,不知要打給誰,所以只能給他打電話,你往哪裡想了?」
「你真傻還是裝傻,看不出他對你有意思?」
陳陽回道:「記住我說的話,我並不是管你,只是不想被人認為戴了綠帽。」
說完,他便朝裏面走。
林悅溪氣得追上去,一把拉住他,道:「陳陽你來勁了是吧?
你想管我對吧,行啊,你倒是有本事管啊。」
「你以為我想這樣,我容易嘛,為了點破家產跑前跑後的,好不容易爭取來一個項目,就被奶奶一句話,轉手就讓給了林宇。」
「我在外邊忙得腳不着地的時候,有誰能幫我?
你知道那種無助嗎?
憑什麼他們這樣對我,你有本事,那你就幫我啊,幹嗎和我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
「嗚嗚—-」說到最後,她整個人哭了起來,是那種崩潰無助的哭泣。
陳陽沒想到她忽然這麼激動,有些不知所措。
他一直認為林悅溪是個女強人,沒想到她背負了那麼多壓力,這些情緒她肯定積攢了很久。
「你需要我幫忙嗎?」
良久,他開口道。
林悅溪平靜了些,道:「別整得你能幫我似的。」
「如果你需要就開口。」
他回道。
林悅溪怔住了,看着陳陽的臉,恍悟間覺得他好像變了,不再是那個整天死氣沉沉的窩囊廢。
但很快她就會緩過神,告訴自己是錯覺。
「真是的,我和你說這些幹什麼,有這功夫,我還不如去讓楊文傑幫忙呢。」
「嗯?」
見他皺起眉頭,林悅溪接着解釋道:「行,我知道你們男人都忌諱這個,算我今晚欠考慮,和你道聲抱歉,你放心,在沒和你離婚前,我不會去做觸犯底線的事。」
說完,她擦乾淚痕,開門走了進去。
望着她高挑的背影,陳陽不禁笑了笑,這娘們倒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第二天,林家榮和張萍知道林悅溪被搶奪資源的事後,氣得破口大罵。
「老大一家太不是東西了,連老太太都搬出來了,還能有要點臉嗎?
悅溪爸,這事絕不能算了,回去問你媽,到底是什麼意思?
!」
然而還沒等林家榮討公道,老太太的電話反而來了,讓晚上去老宅開會,並且明確指出了財產分割的事。
老太太這個電話,讓林家榮一家都有了不祥預感,召開了緊急會議,連倒插門陳陽也被叫了過來。
四人坐在沙發,張萍首先說道:「悅溪,剛剛你奶奶來電話,讓晚上去老宅討論財產的事。
關於財產你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