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符骷髏破邪者》[萬符骷髏破邪者] - 第二章 強行融入

「整個小區已經完成全部搬遷,也就是說美麗小區里已經沒人住了,那剛才是誰下的單,又是誰叫我把外賣放門口就好的?我操,見鬼了!」

歸海意看着手機屏幕顯示的信息自言自語的說著,話音剛落便把他那一千多塊的手機扔到桌子上。

伸手擦掉額頭上的冷汗,又揉了揉太陽穴,站起身走到這間房子的唯一窗戶前,透過朦朦朧朧的玻璃看向外面,心裏又不停嘀咕起來。

「這雨從昨晚就是暴雨的狀態一直下到現在,這也有點不尋常啊,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長時間的暴雨啊,還有這奇異的外賣單,還有這天上掉下來的無事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歸海意甩了甩腦袋,把那紛亂的思緒甩到一邊,轉過頭來再次拿起那塊無事牌。

「難道這單外賣單就是為了讓我拿到這塊翡翠無事牌而來的?可這是為什麼?」歸海意滿腦袋的問號看着眼前的無事牌,鬼使神差的拿起放在抽屜里的繩子,黑色的繩子之前也是掛着一塊翡翠牌,因為一次意外導致那塊價值不大的牌子碎裂,之後便一直扔在抽屜里一放就是好多年。

繩子剛剛好的穿過無事牌的繩孔,接着歸海意便雙手各拿着繩子的兩頭,帶着無事牌伸到脖子後便打起結,讓它掛在自己的脖子上。

而無事牌剛好垂在他的胸口正中。

「呲呲」

就在無事牌貼在他的胸口時,無事牌突然就像是一個燒紅了的鐵塊一樣,貼在他的胸口發出了烤肉的聲音,而他胸口的皮肉就像糖果一樣正在慢慢的軟化着,緊接着那塊無事牌就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動着,壓進歸海意的胸口之中。

「啊……」歸海聽着烤肉一樣的聲音,本能的發出一聲驚叫聲。

看着那塊詭異的無事牌正在一點點的壓進自己的胸口之中,歸海意立馬解開了脖子後的繩子,手一拉想將整個無事牌帶着繩子一把扯下來,但是繩子是扯了出來,可是那塊無事牌卻猶如長在他的胸口一樣,無動於衷。

「他媽的,什麼鬼!」

「啊……」

歸海意看着還在不斷深入的無事牌,胸口之中不斷傳來猶如火燒的疼痛感,便也不管是否會傷到自己直接用手去掰,可卻無從下手,整塊牌子已經深入他的胸口一半,剩下不到半厘米的厚度用手根本就無法抓住,更別提將它扯出來。

「呼呼呼」

歸海意被燙得呼呼的喘着粗氣,見無法阻止無事牌的深入,便隨手拿起桌子的上剛倒滿了水的水杯直接的澆到自己的胸口處,想着能不能用水冷卻一下無事牌的熱度。

可卻事與願違,水杯里的水順着無事牌光滑的表面直流而下,但它那炙熱的溫度卻一點也沒有減少。

「啊……」

歸海意再次慘叫了起來,胸口越來越疼,現在就像是有人拿着鐵鎚在瘋狂的捶着自己的胸口一樣,全身冷汗直冒,臉色蒼白,緊接着捂着胸口的雙手正無力的垂了下來,雙眼翻白,突然「嘭」的一聲整個人直接暈死了過去,身體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