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符骷髏破邪者》[萬符骷髏破邪者] - 第一章 天降奇物(2)

水袋裡的手機打開APP,點了下線申請後便任由掛在脖子上的手機垂在胸前,快步的走出小區大門。

「嘩啦啦」

「**」

傾盆大雨還在下個不停,豆大的雨水無情打在歸海意的雨衣上,也打在了戴着頭盔的歸海意的臉龐,眼睛也躲不過雨水的侵擾,只能不斷的眨眼,就像汽車的雨刷一樣。

雨水順着臉龐滴落到脖子,再從脖子滑落到胸口裡,濕透了他雨衣裏面的衣服上半截。

「您的工作狀態已得到反饋」

歸海意胸前的手機突然響起一句熟悉的機械人聲,聽到聲音的他也沒再次去查看手機,只是再次抹了把臉,因為他早就聽慣了這句話,心裏已經很明確他可以下班了,不會再有外賣單派到自己的手裡。

「唰唰唰」

歸海意穿着寬大的雨褲,快步的走出小區,抬腿間兩腿的雨褲互相摩擦,在三點半的雨夜裡發出寂寞的唰唰聲。

下了十幾階台階,走到自己維持生計最重要的工具電動車前,抬腿坐了上去,拿出握在手裡還帶着水滴的鑰匙,插入鑰匙孔,正準備轉動油門,踏上回家的路途。

「砰」

就在此時,歸海意感覺頭部被什麼硬物砸了一下,眼睛也模糊的看到從頭盔往下掉了一塊東西。

「你妹的,高空拋物,誰他媽的那麼缺德,要謀殺是吧,啊,是哪個王八蛋,給我出來」歸海意怒不可遏,朝着小區上方就是破口大罵,還好他帶着頭盔,要不然這一下還不得頭破血流。

大罵了幾聲之後,歸海意便知道是不會有人出來承認這事的,畢竟這種高空拋物想找到正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你的頭上有攝像頭,還是在雨夜,而且自己也沒受傷,也就只能罵幾句出出氣,便低頭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砸到的自己。

「咦,一塊翡翠牌?」

歸海意下車蹲下來撿起一塊約一指長,半指寬的牌子,用手機自帶的電筒照着仔細一看,上面沒有雕刻任何東西,光滑如鏡的表面上只有一個繩孔。

「翡翠無事牌?」

歸海意曾經做過幾年的翡翠玉石加工,對於玉石多少有些了解,一上手便知道是什麼東西,不過由於光線有限,瓢潑大雨還在大發神威,歸海意只能先將它揣兜里,心裏嘀咕着「什麼樣的人會把翡翠牌到處丟,大半夜的,算了,還是先回家再說吧」

再次上車,轉動油門,電動車無聲的動了起來,行駛在那寬闊只有雨水滴落聲的馬路上,偶爾還有一兩輛開着遠光燈的轎車疾馳而過,讓孤單的身影顯得不那麼空虛。

歸海意,一家外賣公司里的一名騎手,屬於無法拒單的專送,全是系統派單,還有規定的上班時間,特別是這種惡劣天氣,是沒辦法請假的。

穿街走巷,頂着那越下越大的暴雨,歸海意終於回到自己的小窩,一間城中村出租屋裡三樓的大單間。

由於房東不讓電動車進一樓的停車間,歸海意只能將車停進出租屋的後巷裡,停車拔出鑰匙,邊上樓梯邊脫掉雨衣。

推開門,歸海意將拿在手上的雨衣雨褲掛在了陽台上,又將一身濕透了的衣服給脫了個乾淨,一骨碌的鑽進衛生間,嘩啦啦的衝起了溫度剛剛好的熱水澡。

不一會便換了一身衣服走了出來,這時他才想起那塊翡翠無事牌,便從臟衣服里翻了出來,拿着無事牌湊近檯燈里仔細的查看了起來。

「我去,這是玻璃種翡翠啊」

只見歸海意手中的無事牌在檯燈的照射下顯現出它種質,細膩瑩潤,圓潤飽滿,顏色鮮艷絢麗,翠綠濃陽正勻無一絲雜質,光線透入石底,瑩光靈動,晶瑩剔透。

「我靠,玻璃種正陽綠,還這麼大一塊,這下發了,哈哈哈」歸海意看着眼前那翠綠的無事牌,有點忘乎所以的哈哈大笑着。

「可是這種頂級翡翠牌為什麼會打了個繩孔?整塊鑲嵌起來不是更好嗎?」歸海意得意忘形後便再次注意到了那個異常的孔洞,心裏疑惑不已。

「這不是破壞了整塊無事牌的美觀嗎?咦,等等,不對啊,這塊翡翠牌怎麼從那麼高掉下來竟然一點裂痕都沒有?」

歸海意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按他剛才頭盔被砸到的感覺來看,這塊無事牌至少也得是從十幾米高的地方扔下來的,可是這翡翠硬度再硬,從那麼高的高度扔下來肯定也得是四分五裂啊,但他手上的無事牌竟然一點劃痕都沒有。

「嗯……不對,今晚所有的事情都透着一股詭異,都有點不太正常啊」

歸海意又想起今晚的那單燒烤單送達的目的地就驟然打了個冷顫。

好像想到了什麼的歸海意快速的拿出手機,打開遊覽器查起那個小區的名字來。

「美麗小區」歸海意在搜索引擎里輸入了四個字,再點了一下搜索。

「我操……」

看着手機里的搜索引擎顯示出來的信息,歸海意當場就不淡定了,額頭冷汗瞬間直冒而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