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符骷髏破邪者》[萬符骷髏破邪者] - 第一章 天降奇物

歸海意,出生在東廣的沿海的一個農村裡,他父親叫林德城,他母親叫王秋芳。

很奇怪吧,為什麼他父親姓林而他卻姓了個稀有的姓氏?歸海!

這就是他的詭異人生的開始。

歸海意出生時並沒有什麼異象,跟普通人一樣,白白胖胖,他母親也沒有難產,父親也都健在。然而詭異的事就在他老爸給他上戶口的時候,那戶口本明明在電腦里打的是林意,可最後顯示出來的卻是歸海意,戶口本上也是歸海意,當時他爸就不淡定了,當場就要求錄入員給他改過來,哪有孩子自己一個姓的,這算怎麼回事?

錄入員也是十分詫異,明明自己輸入的正是林意,為什麼最後會變成歸海意,萬般無奈下,千辛萬苦的改了名字,還讓他父親當場看清楚,林意兩個字,最後才按確認,可詭異的是,當他老爸拿起戶口本後整個人就蒙了,那本子上的名字又是歸海意,在場的人也都是一臉懵逼,都無法解釋,因為當天入戶口的人不少,其他人的都沒有出錯,為此說明電腦並沒有問題。

最後有人出了個主意,說是今天你霉運纏身,最好是過幾天再來改名字,他父親也是無可奈何,只好過幾天再來。

三天後,當他父親帶着材料來到戶籍股改名字時還是出現了同樣的現象,氣得他父親差點當場吐血,最後他父親沒有辦法,只能認命,此後,他的戶口名便叫歸海意,而他父親對外則都是以林意稱呼。

從此之後,原本一生都沒有遇見過什麼詭異怪事的父母就在歸海意滿月那天開始,開啟了他們的驚嚇之旅。

滿月當天,家裡來了好多親戚,在東廣那邊有很多習俗,一般剛出生的嬰兒是不能見外人的只能等過了滿月後,才能與人相見,親戚們也都會在滿月這一天前來探望。這習俗還是有一定的科學道理的,畢竟孩子太小,盡量不要去與太多人接觸,能夠減少被各種病毒細菌感染。也有心急想見見的,但也就是遠遠望幾眼,不能靠的太近。

詭異的事就是發生在當天晚上,一般滿月來家探望的都會留親戚們在家吃飯,吃完家裡離得近的也都回家了,唯有歸海意的外公外婆跟姨媽舅舅因為離得比較遠,所以當晚就會留下來過夜。

熱熱鬧鬧的吃完晚飯,該回家回家了。留下來的都在樓下喝茶聊天,而歸海意才剛滿月,才一個月的嬰兒一般一天起碼得20個小時是在睡覺,也因為拍吵醒歸海意,所以便被他老媽抱上二樓,看歸海意睡得熟,他母親便也放心關上窗戶便下樓去招待自己的家裡人。

就在樓下的時鐘剛剛好走到九點整之時,歸海意睡覺的搖籃邊上窗戶外,毫無徵兆的冒起了綠煙,縹縹緲緲,透過窗戶縫隙進入到了房間里,來到了搖籃邊上,慢慢的形成一個綠色人影。

先是人影的頭部出現了一頂綠色帽子,形狀跟戲曲里的宋朝椅子冒一樣,後高前低,左右兩邊各有一條猶如耳朵的帶子,向下垂着。接着出現的便是他的臉龐,瓜子臉,沒有五官,只有中間的兩道傷痕,一長一短,肌肉向外翻開着,沒有一點血色,全是漆黑如碳的肌肉組織。

最後才顯示出了他的身體,一身純綠色長袍,宛如沒有軀體一般,就如同一件長袍掛在半空中,還在悠悠的飄蕩着。

那恐怖的綠袍鬼正低下頭,朝着還在熟睡的歸海意一點一點的靠近着,直到它那恐怖的臉快要碰到歸海意才停了下來,彷彿一個瞎子正想嗅探前方的東西一樣,下上的移動着他的頭部,來來回回,整整嗅了三十多妙,最後才在他的長袍袖子里伸出一雙枯瘦如柴的手,奇長無比的手指猶如枯枝,朝着歸海意後背而去,好像正要去將他抱起來一樣。

「啊……」

「啊……」

就在這時,樓下又來了好幾個親戚,由於工作原因來的晚,都想上樓見見這還沒見過面的孩子,又怕吵醒歸海意,便全都輕手輕腳的來到樓上,一開燈便見到那詭異的場面,當場便傳出好幾聲獅子吼一般的驚叫聲,伴隨着驚叫聲還傳來了一些尿騷味。

那無臉綠袍鬼當場便被這突如其來的鬼叫聲給嚇得魂不附體,瞬間化成綠煙,消失在歸海意的搖籃之前。

「那是……什麼東西?你你也看到了?」

「你也看到了,不是……不是幻覺?」

「趕緊看看孩子怎麼樣了,快!」

剛上樓的五人當場就嚇尿了兩個,癱坐一地,還好正帶親戚上樓來的歸海意父親,雖也是滿臉驚恐跟不可置信,可是還算穩重,就在無臉鬼消失後第一個想起了那搖籃里的歸海意,三步並作兩步衝上前去將歸海意抱了起來,心急如焚的上下查看,生怕歸海意受到傷害。

此時正在樓下喝茶的眾人也是被尖叫聲嚇了一大跳,紛紛衝上樓來查看原因,一下子整個房間變得混亂不堪。

自此,這件事便在整個村裡傳的沸沸揚揚,各種說法不一。而歸海意的引鬼體質便就此打開。

二十五年後。

歸海意送完最後一單外賣單後剛走出樓梯,便拿出還套在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