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 - 第9章 李少卿抱

「小姐為什麼要讓蘇蕊跟着去大理寺啊?」意濃不解的問。前世小姐就是因為蘇蕊這個女人才落得那個下場,她恨不得立刻就上前去殺了蘇蕊。但是她要保護小姐一輩子,就不能這般衝動。要先讓小姐遠離蘇蕊才行。

「我自然有我的道理。」蘇梵音笑得狡黠,一雙狐狸眼睛裏面似有桃花雨落下。

她可沒忘記,上輩子蘇蕊也是這樣求自己將她帶去大理寺。然後李瑾年策划了一場首飾殺人的案子,殺了戶部朱尚書。被蘇蕊偷去了證據,讓皇帝降怒於小師兄。李瑾年倒是一石二鳥,既讓皇帝不喜歡小師兄,又將戶部尚書換成了自己的人。

意濃擔憂的看着蘇梵音,但是蘇梵音卻催着她給自己梳頭髮。

「好好梳,打扮得明亮艷麗些。我等下午便去大理寺的。」蘇梵音拿着一隻簪子比比劃劃,「喏,就這個吧。」

意濃接過蘇梵音遞過來的簪子,替她梳好了頭。

「小姐,馬車備好了!」圓兒叼着一隻雞腿進來,興沖沖地說。

「好!」蘇梵音等不及了,她就想現在立刻見到小師兄!

「叫上我的好堂妹,咱們去大理寺!」蘇梵音嘴角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

上了馬車,意濃便催:「王伯伯,走吧。」

趕過來的蘇蕊還在地上一副弱柳扶風的可憐模樣:「堂姐,我還沒上去呢。」

意濃簡直想破口大罵:你他媽噁心誰呢?

但是她忍住了。

「我這馬車裡都是些刀槍劍戟的,你這般弱不禁風,我怕傷了你,你坐後面的馬車吧。」蘇梵音探出頭來十分真誠的說。

蘇蕊看着後面外觀一模一樣的馬車,偷偷掩去笑意:「那好吧,蕊兒多謝堂姐有心了。」

意濃掩着嘴偷笑,看了看四周,寬敞舒適的馬車裏面鋪的是柔軟的絲綢,坐墊鬆軟,點了熏香,擺了時令水果,整個馬車上除了一把蘇梵音的匕首,完全沒有兵器。

哼,就應該這麼對那個該死的蘇蕊!還想坐小姐的馬車,沒門兒!

蘇蕊一上馬車就傻了眼,這叫什麼馬車?外面看着豪華無比,裏面就是一個破木頭板子,就連墊子都沒有!這要是坐到大理寺去,屁股都會疼的!

可是蘇梵音的馬車已經開始行駛,蘇蕊的馬車夫一看,也不管蘇蕊是不是坐好了就揮着鞭子驅動馬兒。

蘇蕊還彎着腰抱怨,馬車一下行駛起來,她站不穩,直接磕在了馬車上,腦袋上瞬間腫起來一個包。

顛簸了一路,終於到了大理寺。

蘇梵音開開心心的跳下馬車,對着守衛的侍衛一笑說:「我找你們大理寺李少卿。」

侍衛哪裡見過這樣的大美人,一時間骨頭都酥了,立刻轉身去找李承鄴。

蘇蕊這才被丫頭扶着下了馬車。她腦袋被磕着了,馬車坐久了腿也不舒服,差點就跪在地上。

「哎喲,妹妹這腦袋是怎麼了?」蘇梵音吃驚的看着蘇蕊腦袋上那個大包,「磕着了吧?疼不疼?沒關係的,我會醫術,我來替妹妹治一治吧!」

說著直接伸手,從袖中抽出一根金針,毫無防備的就刺在了蘇蕊的額頭上。

「啊!」蘇蕊疼得額頭冒汗,不顧形象的大叫一聲,引得路人旁觀。

「是有些疼的,但是有淤血,需要金針刺穴,妹妹回去養兩天就好了!」蘇梵音笑得純良無害。

意濃心中大為震驚,方才小姐刺的那個穴位和治病沒有半毛錢關係,反而是很疼的。小姐這是故意在整蘇蕊呢。

蘇蕊不懂,還以為蘇梵音是真的為自己治病,只好含着淚:「謝謝堂姐。」

「不客氣!」蘇梵音心情甚好,揮揮手。

「音兒。」

溫潤的聲音從門口傳過來。

蘇梵音望過去,正是一身玄色官袍的李承鄴,微微含着些笑意站在那塊「執法持平」的牌匾下面。

蘇梵音立刻奔跑着過去。

風吹起她的裙擺和髮絲,格外美麗。

李少卿熟練的伸出手穩穩地抱住了跑過來的人兒。

「又淘氣么?」半是溫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