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 - 第3章 隱太子遺孤李承鄴

拜別了父母兄弟,蘇梵音跟着陸芥子坐上了馬車。

「拿着,小心冷。」陸芥子將湯婆子塞在小姑娘懷裡,慈祥的對着小姑娘笑。

「謝謝師父。」小姑娘接過來塞在自己披風下面,糯糯的道謝。

陸芥子看着大號糯米糰子一樣**的小姑娘心情甚好,從懷裡摸出一個小盒子遞給她。努嘴示意她接過去打開看。

蘇梵音看着那個花紋古樸繁複的盒子一瞬間就晃了神。

這個盒子里有什麼她最熟悉不過了——她的金鈴。

——「蘇梵音,你現在還能找到你的金鈴嗎?」

「蘇梵音,蘇梵音。」

「你的金鈴呢?」

「你的金鈴呢?」

上一世蘇蕊最後的質問一聲聲的在她的腦海里炸開,一聲聲的勾引起不堪回首的往事。蘇梵音頭痛欲裂,像是要炸開了一樣。

她失去的,不僅僅是金鈴,還是初心。

「這是什麼呀?」蘇梵音顫抖地接過來,假裝不知道一樣一邊打開盒子一邊問陸芥子。

聽到小姑娘的疑惑陸芥子得意的微微仰起頭,撫摸着他的白鬍子,「送給你的見面禮。這金鈴是我在神都做帝師的時候皇帝給我的,聽說是在東海里撈起來的前朝古物。」

「皇上送給師父的東西,師父能送給我么?」蘇梵音揚起腦袋,滿臉疑惑。

正常人不說好好供奉起來吧,起碼要好好收起來吧?他不能,起碼不應該這麼輕易的送人吧?

「哎呀,小玩意兒嘛,看和你有緣,送你啦。」陸芥子笑着揮揮手,毫不在意。

蘇梵音汗顏,縱然是神威將軍府的嫡女她也不敢像陸芥子一樣這麼輕易的把皇帝送的東西再送人。

「不過,這個鈴鐺可不是普通的鈴鐺。小糰子,我問你,」陸芥子一臉神秘兮兮的湊過來,「你敢殺人不敢?」

啊喂,要不要和一個六歲的小朋友說這個?!

蘇梵音再次汗顏,以前怎麼沒覺得師父這麼離譜呢?

自己還是個孩子啊?

不過依稀記得,當時自己只顧着把玩鈴鐺,沒反應過來陸芥子說的是什麼,點頭就答應了。

啊,自己以前是真的心大啊。

「害怕了?」陸芥子看小姑娘還沒有回答自己,疑惑地問。

害怕才是正常的好嗎?

但顯然蘇梵音不是正常人,她將金鈴戴在了自己左手手腕上,抬眼正視陸芥子的眼睛:「不殺善人,不殺忠臣,不殺良將。殺惡人,殺奸臣,殺盜賊。」

陸芥子不僅沒有被小姑娘濃重的殺氣嚇到,反而大笑:「對對對!就是這樣!」

「你是我的第十三個弟子,那麼小糰子你記住了,劈雲山十三娘,手持金鈴,金鈴過處,千里不留行!」

「好說好說。」蘇梵音連連點頭答應道。

「師父,到了。」駕車的小瞳兒脆生生的喊。

馬車隨之停下。

「師父。」陸芥子一下車,旁邊一排整整齊齊的弟子迎他歸山。

蘇梵音從馬車裡探出半個頭來,怯生生的望着熟悉的劈雲山和熟悉的師兄師姐們。

蘇梵音不是怕生,更多的是近鄉情更怯。

這一切實在是太熟悉了。

熟悉到,她害怕是一場夢。

蘇梵音的眼光直接越過人群急切的尋找最後的李承鄴。

李承鄴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也抬眼看過來。

一眼萬年,一瞬間,浮光掠影,她的眼中只有李承鄴,再也看不見周遭任何事物。

哪怕現在的李承鄴只是一個小小的少年,哪怕是在關山弟子之中,李承鄴周身氣質也瞬間讓他獨立出來,讓人一眼看去就看見他。

可惜李承鄴不是當今皇帝的兒子,而是隱太子遺孤。皇帝弒父殺兄,唯獨李承鄴因為是隱太子府中歌姬身份低微而免於一死,被陸芥子帶上劈雲山。

帝王之位,理當是他的。

李承鄴感受到蘇梵音的目光微微皺眉:這個小姑娘就好像是以前見過一樣。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承鄴,你來。」陸芥子朝着李承鄴招招手。

李承鄴展眉走過去,微微彎腰行禮:「師父。」

「小糰子,出來吧。」陸芥子轉身對着探頭探腦的蘇梵音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