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愛人:花心總裁自作孽》[替身愛人:花心總裁自作孽] - 第5章(2)

那頭先傳來聲音,卻不是謝桑的,而是昨晚見過的林延,「喂,孟訣嗎?
什麼事?」
 
  凝固的空氣隨着周存聲咽下一口苦澀而重新浮動。
 
  孟訣硬着頭皮回話,磕絆了下,「桑……桑桑呢,怎麼是你?」
 
  「她昨晚在我這兒,」林延語調平穩,淡然鎮定,又不帶絲毫曖昧色彩,彷彿只是在說吃飯喝水這樣的平常事,「怎麼了嗎?」
 
  「沒什麼……」 
  苦味滲透到空氣中。
 
  本是難以下咽。
 
  周存聲卻喝得愈發適應。
 
  孟訣轉過身,音量減小,「沒什麼,就是想問問桑桑她現在住哪兒,聲哥讓我把她的行李拿去給她,你把她叫醒來接電話。」
 
  「不用,」林延不曾遲疑,「就送到我這兒來吧,她最近都住我這兒。」
 
  「這樣啊……」 
  一時拿不準注意,更不敢真的把行李送過去。
 
  在極低的氣溫中,孟訣掀開眼皮,探究似的看向周存聲。
 
  水杯里的東西他是一口都喝不下去了,手肘彎曲,喝水的動作維持了幾秒後忽然失控,一垂手,水杯連着半杯咖啡整個砸進了水池中,濺得空曠房間內浸滿了苦澀。
 
  風吹過,捲起一捧,又順着嗅覺喂下。
 
  周存聲轉身走了。
 
  留孟訣左右為難。
 
  那樣重的動靜,那端也聽得到,林延單純發問,「怎麼聽見砸東西的聲音?」
 
  「沒有,」孟訣自然要幫周存聲挽回顏面,「你聽錯了。」
 
  「那就好。」
 
  究竟好在哪兒,也說不上來。
 
  林延走開兩步,尋了個安靜處,「聲哥是跟桑桑分手了嗎?」
 
  「是……吧?」
 
  連東西都要盡數扔了,不是分手,還是什麼。
 
  孟訣吞吞吐吐,琢磨不準周存聲的態度。
 
  林延卻嫻熟的好像早幾年就想着這一天了,「那我就讓桑桑住我這兒了,他應該不介意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