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逆子》[天之逆子] - 第3章 (2)

掌門師兄寬恕。」便低着頭前往後山

面壁思過。

韓璿知道自己的這個罪名已經很嚴重了,不過面壁一年對於韓璿來說,不算什麽

大事。平時他入定也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一年的時間對於修道中人來說,只是很

短暫的光陰,但是韓璿擔心楚夢枕會受到什麽樣的懲罰。

大絕真人在道苑下首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道:「既然罪不至死,那就放了吧,諸

位師叔,你們說呢?」

大絕真人是天玄宗本代弟子當中的大師兄,而這十幾個長老都是他當年的師叔,

大絕真人和這些長老的關係向來比較親近。如果他們表態,肯定是傾向於楚夢枕

,但是其他人會怎麽看待這個問題?

道苑急忙接過話題道:「大師兄,楚師弟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難逃。當初師父最

器重的就是楚師弟,現在他正邪不分,亂了修行的陣腳,如果不加以懲罰,對弟

子們的影響將極為惡劣,長此以往,天玄宗必將墮落。」

大絕真人木然的看着道苑,靜靜的等他把話說完。

大絕真人不是不明白道苑的苦衷,但是楚夢枕是自己的師弟,自己必須維護他,

哪怕讓別人說點兒閑話也顧不得了,此時保住楚夢枕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他的三個師弟當中,二師弟道苑最穩重,為人也很公道,他出任掌門人以來,

天玄宗上下,雖然有的人心中不服氣,卻挑不出任何毛病;四師弟韓璿外冷內熱

,平時的修行也很刻苦,只是有的時候口不擇言,經常說些過頭的話,但是他很

聽話,自己和道苑批評他的時候,絕對能夠吸取教訓。

反之,最令人擔心的就是三師弟楚夢枕,他的性子太執拗,這樣遲早要吃大虧。

師父當年飛升前,最牽掛的就是楚夢枕,現在責任落在自己的身上,不好辦啊。

大絕真人的目光在那些師弟們的身上掃了一遍,除了韓璿方才肯為楚夢枕說情之

外,其他人竟然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大絕真人心中冷笑不已。這些

人心中嫉妒楚夢枕,而且涉及到天玄宗內部的爭鬥,這個時候他們雖然不會落井

下石,但是也絕對不會為他求情。

大絕真人裝模作樣的說道:「對,一定要嚴肅處理,你看處罰他面壁三、五十年

怎麽樣?」

這時,一個黑須道人站出來說道:「大絕師兄,楚師弟利用師父至寶七彩梭,送

走了兩個魔道妖孽。這種奇珍落入了妖孽的手中,肯定是有去無回而且七彩梭是

上代掌門人親自祭煉的法寶,象徵的意義更加重大,失落本門重寶的過錯,讓他

面壁思過的處罰太輕。」

大絕真人取出了七彩梭,道:「不就是七彩梭嗎?我已經收回來了。這件事情就

不要追究了,大家雖然各有師承,但都是天玄宗的弟子,不管如何都不應該互相

拆台。諸位師弟,我說的對不對?掌門師弟,這個時候需要你來主持大局了。」

道苑站起來說道:「楚師弟,念在你是初犯,這次我決定尊重大師兄的意見,罰

你面壁二十年,但是你必須保證日後斷絕與魔道的來往。」

道苑的這個處罰可謂是法外開恩,以楚夢枕的所作所為來說,有許多人都認為他

或許會被逐出天玄宗,但是在大絕真人的干預下,竟然只處以面壁二十年的懲罰

,大絕真人的臉上立刻露出了輕鬆的神態。

但是楚夢枕朗聲道:「掌門師兄,對我處以什麽處罰都可以,但是我沒有錯,何

寂寞與溫朝恩雖然是魔道中人,而且脾氣怪異,但是他們並不像外人所認為的那

樣無惡不作。他們也是在修行天道,最後肯定與我們殊途同歸。」

道苑彷佛當面挨了一巴掌,自己已經如此照顧他,只要他親口承諾,不再與魔道

來往,這件天大的事情就算過去了,可是他怎麽可以當面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

?他的臭脾氣什麽時候能改一下啊?

大絕真人的臉上也掛不住了。他厲聲吼道:「楚夢枕,你是不是中了妖術?」

楚夢枕堅定的搖頭道:「大師兄,天下修道的門派何止千百家?除了一些公認的

魔頭之外,其他的不也都是在苦苦修行嗎?他們與我們修行的方法不同,我們就

認為他們是魔道,誰又能保證我們天玄宗就是天生的正派?誰敢保證,除了正道

之外,就沒有升仙的途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