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婚霸寵:落跑小甜妻》[甜婚霸寵:落跑小甜妻] - 第1章 無聲的遷怒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害子玉!」

  祁欣痛心地看着歐子深,實在是令人太受傷了。

  「今天我會這麼忙,都是你安排的,對吧!」祁欣冷冷地笑着。

  面前的這個男人,到底是憑什麼才會讓她愛上呢?

  就憑着這一碰就會破碎的信任嗎?

  這樣的質問,就好像是她故意要讓歐子玉去死一樣。

  她還沒有那麼惡毒,從前不會,現在不會,將來更加不會。

  歐子玉才26歲,卻已經在病房裡度過了將近十年。先天性的心臟病不允許她像別的年輕人一樣自由自在地生活。

  歐子玉總是用羨慕的眼光看着窗外的小朋友們玩耍,由於不能外出,她的皮膚幾乎白得沒有血色。常年被「困」在病房裡,日漸消瘦了起來。

  祁欣作為歐子玉的主治醫師,曾把歐子玉從手術台上搶救回來,對歐子玉十分的心疼,在深思熟慮後,悄悄地瞞着歐子深,叫上警員朋友尹弘一起將歐子玉帶出去看了一場音樂會。

  不過出發的時候醫院臨時給她安排了一場手術,她就只能擺脫尹弘帶歐子玉一起去。

  她之前從未在這個小女孩臉上看到像今天這樣快樂雀躍的神色。

只是回醫院的路上,遇到了一夥小無賴,雖然尹弘一個三拳兩腳就將他們趕走了,不過歐子玉還是受了一些驚嚇,帶上了呼吸機,不過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

  而歐子玉的親哥哥,歐子深,卻是這樣的不信任她!

  祁欣和歐子深因為歐子玉的手術相識,二人為了躲避家中的相親和聯姻達成共識,假裝情侶結了婚。在日常相處之中漸漸培養出來一些感情,假戲真做。

  沒想到到了如今歐子深還是這樣的不信任她!

  「我現在在問你子玉的事情!」

  歐子深的心裏始終都還是不願意相信,歐子玉居然被祁欣給帶出去的。

  若是其他的人,他現在也不會糾結成了這樣,只是需要讓那個人付出同樣的代價就好了,可是偏偏是祁欣。

  他想要動手,都不知道應該是衝著誰。

  可是現在,衝著誰不都是沒用的嗎?

  「我說了,你就會相信嗎?」祁欣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這才將歐子深的禁錮給掙脫開,露出了一抹非常絕望地笑容來。

  「我只是想要讓子玉開心,從來沒想過要害她,信不信隨便你,歐子深……」祁欣原本還有話想要說出來,但是看着這男人的臉,卻是怎麼也不願意在繼續的說下去了。

  到底是她做錯了什麼,才會遇到了這樣的一件事情來。

  「誰知道你的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

  歐子深丟下這句話的時候,立刻就走到了病房裏面,靠在了門上半天都沒有動彈。

  默默地看着躺在了病床~上,還帶着呼吸機的歐子玉,心裏從未有過得刺痛。

  看着歐子深進去的背影,祁欣笑着留下了眼淚,這次,他們之間是徹底地結束了。

  默默地回到了家裡,祁欣木然的將燈打開,這個時候都還沒有記起來,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來的。

  但是現在,她坐在了這冷冷清清的別墅裏面,心情卻是莫名的覺得難受。

  從前她以為可以在這裡生活的非常幸福的,但是現在才突然之間發現,所謂的幸福,其實是那麼虛幻,就好像是那吹出來的小氣泡,一戳就破掉了。

  從來都沒有覺得,原來這別墅裏面,居然這麼的冰冷過。

  但是現在卻也壓抑不住內心的那種非常難受的心情。

  默默地回到了房間,今天晚上歐子深是肯定不會回來的。

  早就知道這件事情到底是做出來會成為一個多麼大的罪人,真是不知道,往上面還非要這麼做,想想自己都覺得非常可笑。

  回到了房間裏面,祁欣默默地躺在了床~上,疲乏了一天,早已經是有氣無力了。

  只是剛才歐子深那樣的眼神,只要是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就能夠輕易的看到。

  每一次看到了這個眼神的時候,就好像是瞬間失去了什麼。

  翻來覆去的在床~上折騰了很長的時間,但是那種感覺依然是讓祁欣心裏覺得難受。

  明天還是過去看看歐子玉吧。

  祁欣疲憊的入睡之後,鬧鐘響起來的時候,她還有些腦子裏面漲疼的厲害。

  連忙到了醫院,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了歐子玉的病房那邊。

  才剛剛靠近到了歐子玉的病房附近,就看到了兩名保鏢走了過來。

  「對不起夫人,你不可以進去!」

  這句話就好像是刀一樣,直接就刺在了祁欣的心上。

  她只是想要過去看看歐子玉而已,但是沒有想到,居然被攔住了是嗎?

  歐子深就是這麼的討厭她了嗎?

  「我知道了。」

  既然不能夠見,她也只能夠先暫時的掉頭離開。

  回去的路上,聽着一陣打鬥的動靜,祁欣立刻就走了過去,一眼就看到了和尹弘扭打在一起的歐子深。

  這兩個人怎麼會突然的打起來了呢?

  「你來做什麼,害的子玉還不夠嗎?」歐子深現在火氣大得很,所有讓歐子玉現在躺在了床~上的人都是兇手,他不忍心去找祁欣的麻煩,那麼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