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前世的因前世的果》[嘆前世的因前世的果] - 第9章 流水是否真的無情

「周顏清」沐翎突然出現在兩人身後。

周顏清回過頭沖沐翎笑笑,向她介紹到「這是柳太傅之女柳青青柳小姐」

「你好柳小姐,我是沐翎。」沐翎歪頭看了一下柳青青。

「沐翎姑娘好」柳青青對於突然出現的沐翎是有些不喜的,畢竟在這種場合,好不容易才能和周顏清單獨說會話。

「沐翎,你怎麼回來了不是不喜歡呆在這裡嗎?」

「我想回去了,這裡沒什麼意思。」沐翎興緻缺缺的說道。

「那,青青,你們接着賞花,我和沐翎就先回去了,勞煩你幫我和皇姑母說一聲。」周顏清看着柳青青說道。

「好,睿王殿下慢走。」縱使柳青青內心不想周顏清離開,但是也知道自己沒有什麼理由留他,只能苦澀的目送周顏清離開。

「長公主殿下,睿王殿下剛才和沐姑娘先行回府了,囑咐我跟你說一聲。」柳青青微福身體向安淑長公主道。

「回就回了吧,本來今天就是女子的聚會,若不是我想見見那位沐姑娘,倒也不讓他跑這一趟了。」

聽到安淑長公主提到沐姑娘,其她的夫人小姐開始竊竊私語,大家都很好奇這位突然出現的沐姑娘到底是何方人物,可以讓睿王如此上心。尚書府王夫人平日和安淑走的最近,於是小心開口詢問「這沐姑娘是何方人士,京城中並未聽過有姓沐的人家呀?」其餘人等紛紛點頭附和。

「她不是京城人士,是清兒在此次回程路上偶然碰到的,覺得她率真可愛,所以將她帶在身邊」周顏清此次受傷之事除了幾位親近之人,並沒有其他人知曉。

「那睿王殿下的意思是?」王夫人接着問道。

安淑看着下面一群神色各異的臉,倒是也沒有隱瞞「她以後會是睿王府的人,你們以後可要好好和她相處啊。」

下面的人聽到安淑這意味深長的語氣,不禁開始了自己心裏的小算盤,家裡有待嫁女兒的,盤算着睿王沒機會了,想着儘快給自家女兒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夫家,而那些官職略低一點的,則是想着正妃本也不太可能落到自家女兒頭上,只希望自家女兒能入王府做個側妃就心滿意足了。

柳青青神情落寞,不發一語,旁邊的柳夫人看着女兒的樣子也是心疼,可又無能為力,只能輕拍她的手安撫着她。安淑自然也看到柳青青的樣子,等到賞花宴結束,眾人都走的差不多的時候,楊姑姑將柳青青請去安淑的書房,柳青青到了書房,只看到安淑正在看着一副畫,畫上畫的正是安淑自己。

「青青啊,今天可是覺得委屈。」安淑問道。

「青青不敢」

「青青,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也如此沮喪,事情也許並不是你想的那樣,所以放寬心,會好的。」

柳青青聽着安淑的話,覺得這話中似乎在暗示什麼,可是她不懂,只能不解的望向安淑。

「回去吧,好孩子。」安淑說完就不再吭聲。

柳青青退出書房,朝外走去,她實在是不懂長公主話里的意思。

書房裡安淑長公主一直盯着那幅畫,靜靜的站着,她的思緒已經飄到了很多年前。京城年齡稍長的人都知道,安淑長公主當年還是天真少女之時,曾喜歡過一個人,那人是當年欽點的探花郎,長相自不必說,就連文采比起狀元也不遑多讓,大家都調侃他是因為長相太好,才被封為探花。安淑第一次在宮裡見到他,就喜歡上了他,小女兒心思暴露的太明顯,連先皇都一眼看出來了。自古探花尚公主的事情不在少數,先帝又疼愛這個最小的妹妹,自然想為她成全這段好姻緣,可是當安淑一臉期待的跑去御書房時,看到的是那個平日里看起來彬彬有禮,待人溫和的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