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前世的因前世的果》[嘆前世的因前世的果] - 第4章 一言為定

黃昏的時候,床上的人慢慢轉醒,用手艱難地將自己撐起,打量着屋子,也許是看到陌生的環境產生不安,也可能是牽動到傷口,床上躺着的人咳嗽了兩聲,屋外的沐翎聽到聲音,從屋外走了進來

「你醒了。」

「這是哪啊?你是誰?」

周顏清警惕的問着向自己走來的女子,他明明記得,自己在回京城的路上遭受埋伏,身邊的護衛死傷殆盡,自己也被一箭射中胸口,從懸崖上掉了下去。

「這裡是我家,你受了傷,是我把你救回來的。」

女子聲音清脆,一句話解答了周顏清的疑問。

「是你救了我?」

周顏清遲疑了一下

「謝謝」

「你不用謝我,我只是不想有人死在我家附近而已,影響了周圍的景色。」

女子說話好像一直沒有什麼感情,清脆中帶着疏離感,聽起來冷冰冰的。

周顏清被噎了一下,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靠在床上,默默無語。

「正好你醒了,把葯喝了吧」

沐翎端來一碗葯,放到床邊,看着周顏清說道。周顏清聽罷也沒有遲疑,端起葯碗,一口氣將碗里的葯全部喝完。

「謝謝姑娘,不知可否請姑娘幫個忙,幫忙找個人去京城給我朋友送個信,免得他們擔心。」

「送信?這個地方除了我一人,並無他人居住,無人可去送信。」

沐翎無甚表情的說道。

「此地只你一人居住?你一個女子,孤身住在此地,不怕危險嗎?」

周顏清聽到沐翎說只有她自己住在這個地方,不免感到詫異。

「什麼危險?一般沒人來我這的,而且一般的妖…人奈何不了我的。」沐翎暗自慶幸,差點說漏了嘴。

周顏清聽到她這麼說,以為沐翎是位武藝高強的女子,不然也不可能將自己一個高大的男子救回家裡,所以也並未再繼續這個話題,只是當務之急要如何像王府遞個消息,好讓侍衛儘快接回自己,以免夜長夢多。

「我確實是有急事需要聯繫朋友,姑娘可有辦法?是否能麻煩姑娘去附近的鎮子幫忙找人走這一趟,周某自有重謝!」

「真的很急?」

「真的很急!」

「那好吧,你把要交的信給我。」

「謝謝姑娘!等我朋友過來接我時,周某必有重謝!」周顏清認真的說道。

沐翎內心對重謝這兩個字壓根沒有在意,所以只默默的沒有吭聲。周顏清很快將信交給她,並對她又表示了一番感謝,她只淡淡的看了周顏清一眼,拿起信向外走去,沒走多遠只見她右手在身前捏了一個訣,瞬間跟前出現了一個身着白衣的少年,少年對着沐翎笑着說了什麼,然後就見沐翎袖子一揮,少年瞬間就不見了。

沐翎回到屋子裡的時候,周顏清詫異的問道

「姑娘怎的又回來了,是出了什麼事?」

「信已經找到人去送了,自然回來了。」沐翎覺得周顏清問的奇怪。

「姑娘不是說此地只有姑娘居住嗎?那又為何這麼快就找到送信之人?」

沐翎一愣,心想,這人為何要這麼聰明。

「我剛才出門沒走多遠,碰到一個到附近山上採藥的人,所以將信交給他了,也將你承諾將信送到會有重謝的事情告訴他了,所以你放心吧。」

「如此,倒也省的姑娘跑這一趟了,多謝姑娘。」

沐翎慢慢點了點頭,轉身走出房屋,向旁邊廚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