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前世的因前世的果》[嘆前世的因前世的果] - 第2章 空的?

周顏清一覺睡到早上,恍惚覺得昨晚有人在耳邊說了什麼,只以為自己做了個夢,也沒太在意,心裏記掛着昨天的古墓,剛好陳慕打電話過來,說等一下直接去古墓所在地,就不和周顏清他們一起了。周顏清聽罷也快速地洗漱完開車朝林羽家駛去,路上還順便給林羽帶了早餐。跟林羽碰面之後,剛開始兩人都有點不自在,默默無聲,但是畢竟都是成年人,也只是暫時的沉默,周顏清先打破寂靜的氛圍「要不,你今天還是別進去了,昨天不是不舒服嗎!」

「沒關係,我沒事,昨天可能只是有點低血糖,今天我會注意的,我陪你一起進去。」林羽說完朝周顏清笑笑。

「好,那你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說。」

「嗯嗯,放心吧!」

到目的地的時候,就看見陳慕斜靠在車上,一臉痞笑的朝他們招手「哎呦,這才一晚上沒見,我們小羽怎麼好像變得更漂亮了。」陳慕一邊調侃着林羽,一邊朝他們走過來。林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沒有搭話,周顏清則直接無視眼前的男人,陳慕也已經習慣了這種氛圍,自顧自地接着開口「咱們今天進去可得小心些,手電筒都已經檢查好了,絕對沒問題。唉,你們知道嗎,聽昨天整理墓里陪葬品的同事說,這個墓雖然規格不大,但是陪葬品倒是大都是些珍貴的物件,而且保存地都停完好,幾乎沒有損壞,所里的幾個老頭子高興壞了。」周顏清聽完並不太在意,他現在只對那具奇怪的棺槨感興趣,便拿上準備好的工具,朝着墓里走去。

三個人再次來到棺槨旁邊,細細打量這具奇怪的棺槨,三人都仔細地戴好手套,口罩,謹慎地用手去觸碰棺槨,雖然戴着手套,依然能感覺到棺槨散發出的透骨的冰涼,林羽打了個寒顫「好涼!」

「你說,這裏面該不會是什麼千年不腐的屍身吧」陳慕神秘兮兮地說道。

周顏清沒有吭聲,陳慕的話更加讓他對這具棺槨裏面的場景充滿好奇,他小心地摸索,試圖能找到棺蓋與棺身之間的縫隙,卻什麼都沒有找到。

「你說,這具棺槨該不會被人特意封死,想要將裏面的人封在裏面,生生世世被禁錮吧!」陳慕湊到周顏清的跟前,湊近棺槨邊摸邊說。

「陳慕,你能不能別說了,你不覺得在這種地方說這種話很嚇人嗎。而且什麼年代還說這種話,你是不是小說看多了呀!」林羽不滿地向陳慕抱怨,她被陳慕說得有點怕怕的。

「那我們現代是不相信這種封建迷信的說法,可是古人相信啊,誰知道當時是不是真的被哪個心腸歹毒的人用這種方法將棺木封死的。」

「就算你說得對,那也有可能是棺木里的人作惡太多,死後才被人用這種方法封在棺木里,永遠禁錮啊!」

「小羽,你剛才還說我在別人棺木前說這種話不好,怎麼轉眼就說人家惡毒啦。」陳慕一臉壞笑地看着林羽。

「還不是你引導的,算了不跟你說了。」林羽瞪了陳慕一眼,看向周顏清。

「你有時間貧嘴,還不如快點找到法子打開這具棺木」周顏清看了陳慕一眼,阻止了這場無聊的拌嘴。

「這個真的無從下手呀,要不打電話問問幾個老傢伙,他們經驗豐富,說不定知道方法呢?」陳慕向周顏清詢問道。

周顏清想了一下,覺得陳慕說的也有道理,就向出口走去,沒辦法,墓里沒有信號,只能出去打。

沒過一會,周顏清拿着兩個鐵鍬,鎬頭回來了「主任他們說了,碰到這種情況,只能用些工具,在盡量不破壞棺木的情況下,藉助工具的力量撬開。」

「看樣子,今天還是個大工程啊!」陳慕說著還活動了一下筋骨,看起來倒是一點興奮,從周顏清手裡拿過鐵鍬,就準備開始,周顏清也上前準備一起動手。兩人找到棺木的一角,用鐵鍬用力地向上撬,林羽也拿起地上的鎬頭一起幫忙,沿着棺木一點點的試着,不知不覺已經沿着棺木轉了不知道多少圈。

「不行了,不行了,一點破綻都沒有,累死了,出去喝點水吧,我胳膊酸死了。」陳慕抱怨着就往外走,林羽和周顏清聽罷對視一眼,也跟着出去了。

在他們出去之後,棺木突然發出一聲清脆的咔嚓聲,輕微到彷彿是一場錯覺。

三人簡短的休整一下,重新回到墓室,準備接着試一下之前的方法,「這裡有裂縫!」周顏清用手電筒突然掃到棺木的正上方一角有一條細小的裂縫。

「唉?這是我們剛才撬開的?」陳慕看向周顏清,驚訝地問道。

周顏清搖了搖頭「我們先沿着這條縫隙撬吧,小心點。」

三人小心翼翼地用工具一點一點的沿着縫隙推撬,不知道又過了多久,聽到咔的一聲,棺蓋被撬動向旁邊移動,三人喜出望外,伸手去抬,但是因為太重,三人勉強只挪動了一點。

「這不行呀,小羽,你去外面叫幾個人過來一起抬」陳慕氣喘吁吁地瞧着林羽。

林羽也覺得這樣不行,於是也沒推辭,直接到外面叫了幾個人進來。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