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太子妃又作妖了》[太子殿下,太子妃又作妖了] - 第4章 戰王妃和魚是同類

「殿下……」

兩人的氣氛被突然闖進來的福子打破,沈初漫當即反應迅速的去推蕭彧,不過他的反應比她更快,大手用力,她不但沒推開他,反而靠他更近。她羞得小臉通紅,將頭埋在他懷裡,一副不願見人的姿態。

福子深知進來得很不是時候,低着頭站在門口處,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何事?」蕭彧問。

「啟稟殿下,工部侍郎求見。」福子始終低着頭,恨不能快點離開,讓太子殿下忘記了他剛才的打擾。

「帶他去書房等孤。」

「是。」

一得命令,福子立刻退了出去,一溜煙的就不見了。

「孤讓人送你去母后那兒。」他垂眸看着她。

她抬起頭對上他的視線,微微一笑,「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他的目光慢慢變冷,她有些不明所以,探究的看着他。大手慢慢鬆開她,繞過她大步走了。看着他離去的背影,她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好好的怎麼就生氣了呢?

沈初漫站在原地想了一會兒還是沒想明白,索性也不想了,抬步就往外走。出了東宮,直奔鳳祥宮而去。

得到沈初漫回京的消息後,皇后就讓人在宮門處等着。遠遠的瞧見了朝這邊走來的沈初漫,皇后身邊的大宮女安蘭趕緊迎了上去。

「郡主安好。」

沈初漫伸手將人扶起來,「多年不見,安蘭姑姑可好?」

「好,一切都好,就是想念郡主。」安蘭有些激動的紅了眼眶,聲音也有些許的哽咽。

「姨母可好?」沈初漫關切的問。

「娘娘還如從前一樣,只是一直念叨郡主,王爺和王妃。」

安蘭曾經是戰王妃身邊的貼身丫鬟,後來給了皇后,之後便一直伺候皇后。沈初漫小時常常進宮,安蘭也是看着她長大的。多年不見,卻還是一如之前一般親切,彷彿間像是回到多年前。

走進鳳祥宮,裏面的一景一物還如記憶中的樣子一模一樣。那滿牆的薔薇還是那麼茂盛,一朵朵盛開的薔薇掛在牆上,讓整整一面牆成了一面花牆。

還有那棵粗壯高大的梧桐樹也還在那裡,掛在上面的鞦韆也還在。

一切都沒有變,可是她長大了。

走進鳳祥宮正殿,一步一步往裡走,她的眼眶慢慢變紅,漸漸模糊。

福身,垂眸,眼眶裡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滑落下來,她極力控制着哽咽的聲音,「姨…姨母。」

「漫漫。」

端坐鳳椅之上的皇后再也顧不上什麼禮儀,奔過去一把抱住沈初漫,眼淚如決堤的洪水噴涌而出。

這眼淚有多年後再相見的欣喜,還有多年不見的思念。

哭了一場,兩人慢慢平靜下來。皇后拉着她在鳳椅處坐下,拉着她的小手將她好好的打量了一番,感嘆道:「長大了!」

沈初漫反拉住皇后的手搖了搖,「沒有,漫漫還小。」

看着她嬌俏的小模樣,皇后失笑的搖搖頭,「好,我們漫漫還小。」

若是永遠不長大該多好!

「姨夫,姨母的身子可康健?」皇后問。

想到遠在江州的外公外婆,沈初漫輕笑,雙眼中是滿滿的眷戀。

說到兩位老人沈初漫就有一堆的話要說了。

當初在京都,戰王忙於公務,沒時間陪王妃,為了彌補,到了江州之後便是日日陪伴,但凡王妃的事情皆是親自動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