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太子妃又作妖了》[太子殿下,太子妃又作妖了] - 第2章 多年不見,太子哥哥可有想我

「和離?!」

沈大人皺起眉頭,震驚的看着沈初漫,心中卻在權衡和離的利弊。

看出他的搖擺,沈初漫得逞的輕輕勾了下嘴角。

「父親,嫡子與庶子是有很大區別的。」

她的提醒讓沈大人深思,在南元,很重嫡庶,當家主母一定不會選庶女,而庶子就算再有本事也無法做到三品以上的官職。他的子軒若是成為嫡子,請封就會容易很多。

只是和離……

猜出他心裏的矛盾,沈初漫再次開口,「我母親可是怡和公主,父親若是不和離,那庶子的身份就永遠都是庶子。」

這話乍聽之下是提醒,但細細琢磨之下卻發現帶着隱隱的威脅。

沈大人遲疑了幾息,深深吸了一口氣,審視的看了沈初漫一眼,轉頭面向上首的天啟帝,俯首一拜。

「微臣得公主抬愛,心生感激,但今為了獨子,故請皇上允准微臣與怡和公主和離。」

直起上半身,一臉悲痛欲絕的模樣,雙眼微紅,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再俯身一拜,起身時眼淚已經滑落下來了。

連續三拜,將不舍和難過毫無保留的展現在眾人眼前,同時也讓上首的天啟帝表了和離的決心。

見他鬆口,沈初漫雙眼閃過一抹得逞,臉上的笑容燦爛得如盛開的牡丹。轉身面向上首的天啟帝,福身一禮。

「啟稟皇上,臣女回京前外公已經代替母親寫下了和離書,懇請皇上審閱,批准。」從袖中掏出一份信封,雙手捧着,高舉過頭。

一直站在天啟帝身側的周漢看向天啟帝,見天啟帝微微點了下頭,周漢會意的連忙躬身走下去,接過沈初漫手裡的信封,捧着信躬身走回去,雙手奉到天啟帝的面前。

上首的天啟帝伸手接過,展開信封,裏面是兩封信,一封是戰王給天啟帝的信,另外一封就是和離書。天啟帝快速的看完,面上的表情沒變,但雙眼卻有一絲絲的紅了。

微微有些顫抖的將和離書交給周漢,「即日起,怡和公主與沈雲飛和離,文書全部在三日內送到戰王府。」

戶部尚書應了一聲『是』就趕緊退了回去。而就在這期間,周漢已經將和離書送到了沈大人的手裡。沈大人道了聲謝,抬起雙手接下,展開一看,臉色逐漸變得難看得不行。

抬起頭,苦着一張臉,「皇上…這…這…」沈大人為難和不解的看着手裡的和離書。

「父親不用看皇上。」沈初漫善解人意的開口,沈大人轉頭看向她,「當年父親是尚公主,如今和離,自然該是母親給父親和離書。」

沈大人張了張嘴,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縱然心中很不滿,但礙於一些原因,他也只能將這份屈辱咽下去。

將和離書收入袖中,又是恭敬一拜,「謝皇上隆恩。」

天啟帝擺擺手,「愛卿退下吧!」

沈大人沒有起身,張嘴剛要說話,就聽身邊的沈初漫又出聲了。

「當年母親下嫁,先皇曾說忠義伯這個爵位是賜給怡和公主的駙馬,如今已經和離。」沈初漫撩起裙擺跪了下去,「懇請皇上收回爵位。」

她標準一拜,伏在地上遲遲不起身,這姿態明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