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聖尊》[太古聖尊] - 第5章 撒嬌

蘇清兒和蘇小雨將菜都端了上來,二葷二素,還有一碗湯,看起來食色很好,林元的胃口也一下都被勾了起來。

蘇清兒又從房間里拿出一壺酒,幾個碗來,笑吟吟的放在哪裡桌子上排好,接着才入座下來。整個過程,林元幾次想要幫忙,都被蘇清兒和蘇小雨二人攔了下來。

無奈中,只能全程坐在那裡看着這兩位美女忙前忙後。

蘇清兒給幾人碗里添上了酒,接着蘇小雨和蘇清兒白嫩的臉龐上帶着笑意,將碗舉了起來,林元也連忙將酒舉了起來,笑着同二人碰了個杯。

爽!

酒很辛辣,但偏有一種特殊的味道,讓林元回味無窮。

蘇清兒接着又給林元倒上了一碗酒,卻是沒有給自己和蘇小雨再倒上。

「清兒姐姐,再給我倒一杯呀,你也太小氣了,怕我多喝了你的酒嗎?」

蘇小雨小臉上已經是紅撲撲的了,水靈的雙眼一眨一眨,看起來極為的可愛美麗。

「我是怕你喝多了,自己酒量又不行,就不要貪喝。」

蘇清兒沒好氣的說道。

「不會的,我流量很好,再給我倒一杯嘛,我最最美麗的清兒姐姐。」

蘇小雨撒嬌到。

接着自己一下從旁邊把酒拿了過來,笑嘻嘻的給自己倒上了一杯,接着又給蘇清兒倒上了一杯。

「我不喝了…哎,少倒點。」

蘇清兒看着自己滿了的碗,無奈的看了一眼笑嘻嘻的蘇小雨。

林元只是在一旁帶着笑意靜靜地看着,他很享受這種場面,他記得自己小時候也是經常這樣對父母撒嬌吧,那時候是多麼幸福呀。

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那些過往,那些曾毀去那一切的人,他遲早會送他們下閻羅地獄。

一頓飯很快吃完,蘇小雨和蘇清兒臉都已經紅的不行,看起來已經有一些醉了。

林元笑了笑,按下了想要起身收拾碗筷的蘇清兒,自己將這些碗筷收拾了乾淨,到了廚房裡清洗了一遍。

出來的時候,就看見蘇清兒和蘇小雨都已經趴在了桌子上,看樣子是睡著了。

搖了搖頭,林元走過去先將蘇清兒撫了起來,讓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一隻手摟着蘇清兒,接着又如法炮製的將蘇小雨一樣摟着,進了裡屋,將二人放在了兩張床上。

接着自己退出了房門,在院里大樹旁坐下,準備開始修鍊。

他現在必須要抓緊一切時間去提高自己的實力,不然無法面對那兩位修真者。當初逼得他那麼狼狽,他可是都記在心中的。

對他有恩者,他一定報之以恩。而與他有仇者,皆殺!

這就是他的原則。

徹底的進入了修鍊時,時間的流逝就會顯得很快。

林元睜開眼時,發現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深深的吐了口濁氣,林元起身。

一連串噼里啪啦的聲響響起,林元只感覺到渾身舒適,整個人的力量又變強了不少,他已經進入了凝氣一層巔峰!

「這個速度還可以,再過兩天恐怕也就能進入凝氣二層了,要是再快一些就好了,那樣我的把握就會更大。」

林元心中想到。

他這句心裏話要是被其他修真者聽見,估計能氣死,真以為修真這麼容易嗎?

一般人從開始修鍊到感受靈氣都不知需要多久,真正的踏入凝氣一層,哪怕天資極強,恐怕也需要數月之久。

沒有多想,林元看着房間門還沒有打開,知道蘇清兒二女還沒有醒過來,就準備自己先做飯給這兩位吃。他這麼多年來一個人生活,手藝自然是不差的。

可就在這時,門外突然的傳來一個聲音,帶着敬畏響起。

「莫家莊莫道,求見林宗師!」

門外不遠處,莫道很是拘束畏懼的站在那裡,一副後輩姿態,頭幾乎要陷入到地下去了。他的身後還站着兩個手下,此時也都是隨莫道一個模樣。

莫道此刻心中很是驚懼,他本來真在家中愜意的喝着茶,結果自己派去保護自己兒子莫臨的兩個手下,傳來了這樣的消息。

當他知道兒子惹到的是無影劍林元時,直接嚇得半死。那無影劍是什麼人他這個在江湖上混的人豈會不知,殺人如麻,又號閻羅,在整個南方江湖上都沒幾個人敢惹的。

結果他的寶貝兒子就幫他惹上了,如果不是兒子已經死了,他都恨不得親自將莫臨拍死。

至於兒子死了,反正他的兒子還有挺多,死一個又算個什麼?可惹到了這位閻羅,死的可能就是他的啊,他怎能不怕?

自己享福享了這麼多年,可不想不知道什麼的就被人給一巴掌給拍死了。

所以他聽說了這件事後,第一時間就備了好馬,準備親自過來謝罪。出發後,又突然想到要備上禮物,於是連忙跑了回去,將莫家莊這些年存的好東西拿了大半,又備好銀票,一路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此時他說出一句話來,大氣都不敢出上一聲,唯恐不小心惹得裏面的那位生氣,將他給一劍刺穿了。

過了很久,莫道後背冷汗直流,卻是不敢動上絲毫。他心中有些懼怕,就怕那位不給自己賠罪的機會。但他更不敢離開,不然那就真的完了。

旁邊村民來來往往,隔着很遠看着這幾人,這個時候正是他們忙完一天休息的時候,也想着看一看好戲。

「哎,你說林公子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什麼話都不說,也不讓他們離開。」

「這你就不懂了吧,林公子這是故意的。是在懲戒他們。傳出去也會更有面子。」

「我覺得不是林公子沒聽見吧,不對啊,那蘇清兒姐妹倆怎麼也不見動靜了。」

「你管那麼多幹嘛,等着看好戲吧。」

村民們討論聲越來越來,莫道幾人卻是不敢露出絲毫的怒意,這要是平時,他們早就幾腳踹出去了。可此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這時蘇清兒和蘇小雨從房間里走了出來,蘇小雨還伸了個懶腰,她倆一眼就看見正坐在椅子上的林元。

「林元哥,這是怎麼回事?外面怎麼那麼吵呀?」

蘇小雨有些呆萌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