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他的三世情劫》[她和他的三世情劫] - 第6章 甩掉尾巴老頭來信

為了防止意外發生,楚媚還得在府上住幾天,直到江離痊癒。

倒是不用住他隔壁,管家安排了一間客房給楚媚住,還派了一個丫鬟一個護衛供她差遣。

楚媚和江離約定好了,其他事情她一概不管,但是他的身體是她負責的,她說了算。

晚上,江離在書房跟莫言議事。

「那些黑衣人的手臂上都有一個刺青,是來自天魔宗創辦的一個殺手組織,乾的都是殺人越貨的勾當。」

莫言把查來的情報呈給江離。

「我們與天魔宗向來井水不犯河水,幕後之人會是誰呢?」

莫言想不通。

「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誰要我的命。你這樣……」

莫言側耳傾聽。

楚媚來找江離,人不在卧房,她朝着亮光的尋去。

江離醒了之後,房外的護衛都撤掉了,全部躲在了暗處。

諾大的院子冷冷清清的。

「咚咚咚。」

楚媚敲了敲門。

「進來。」

江離在處理公務,並未抬頭看,還以為是莫言呢。

楚媚端着葯走了進來,看他在忙沒有出聲打擾他,只默默地站着,眼神卻直勾勾的盯着江離。

江離等半天也不見人說話,正想出言斥責,抬頭卻看到了安靜立在他前面的美少年。

「監督你喝葯。」

楚媚走過去把托盤放在桌上。

江離看到了,但是他沒有要喝的意思,他又低頭繼續之前的工作。

楚媚有點生氣,心想,這人幹啥呢。

她自顧自的坐到江離正對面的那個椅子上,你啥時候喝完我啥時候走。

江離嘴角上揚,不知為何他就是想捉弄一下她。

一開始楚媚還正襟危坐,時間久了,她便不顧形象的趴在桌子上。

忙碌的一天結束,困意襲卷而來,上下眼皮打架,終於她抵抗不住,就這樣趴着睡著了。

江離忙完了,一抬頭就看到熟睡中的楚媚。

書房微弱的燈光照在了她那白皙的臉上,把她的五官襯得更加立體。

她淺淺的呼吸着,兩隻眼睛緊緊的閉着,長長的睫毛蓋下一片淡淡的陰影。

她的嘴角輕輕彎起,睡的很甜。

江離就這樣靜靜的看着楚媚,目光柔和。

咚咚咚,突然響起的敲門聲猛的將睡夢中的楚媚拉回現實。

她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看清對面坐着的人是江離的時候瞬間清醒過來。

「主子。」

是莫言在外面。

「進。」

莫言一進門便感覺到了凜冽的寒意。

「何事?」

江離帶着怒意。

莫言看到有外人在,只回了句,主子吩咐的事已辦妥。

江離沒有接話。

莫言識趣的退了出去,他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主子怒視他的理由。

楚媚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給人送葯竟在這睡著了。

「葯涼了吧,我去熱一下再拿過來。」

「不用這麼麻煩。」

江離直接端起碗,一口氣喝光了葯。

楚媚拿上東西轉身就走,到門口又忍不住叮囑一句。

「早點休息身體才能恢復的更快。」

她是半跑着離開的。

江離望着她離去的背影,忍不住的搖頭一笑。

這天晚上楚媚睡的很安穩,一覺到天明。

第二天上午給江離送葯的時候,楚媚就跟江離告了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