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晚梔結局》[宋晚梔結局] - 宋晚梔結局第30章  

宋晚梔一滿意,宋母就替她把人約出來見面了。
男生也姓宋,叫宋冉。
宋晚梔周末的時候,跟他一起約了飯。
第一回見面兩個人算是好感還行吧,不過宋冉得回家過年了,後續只能年後再說。
宋晚梔把看電影跟吃飯的照片,發了朋友圈。
張喻眼尖發現了照片另一邊的筷子和碗,在她底下留言:跟誰一起吃飯呢?
宋晚梔回道:相親對象。
江肆看到這條朋友圈的時候,剛剛做完手術。
他掃了眼,給宋晚梔發了消息。
【綠我?
】江肆在這兩個字發出去以後,幾乎是立刻就撤回了。
這兩個字身份感太明顯,江肆有心思養着宋晚梔玩,卻沒跟她談戀愛的打算。
他發這兩個字只是調侃調侃宋晚梔,但保不齊她不會多想。
江肆自詡自己不算什麼好男人,不過也沒想釣着小女生,交易就是交易,摻雜感情就沒有意思了。
其實仔細一分析就能看出端倪,江肆最近短暫好過的,有明星、有名媛、有學霸,可唯獨沒有普通人。
除了一個好過很多年的周意,能光明正大待在他身邊的女人大多有背景。
顯然他很理性,知道什麼樣的人夠格成為他的另一半,而哪些人永遠不可能有機會。
江肆在周意這兒破格了一次,已經不會再有那種熱情去破格第二次。
最後他只給宋晚梔發了一句:去相親了?
江肆發完這句,就收起了手機,往辦公室走去。
蔣楠鐸正好撞上他,說:「你跟蕭姿機場遇上被拍的照片,果然還是被人給放到了網上。
已經有人開始問她跟你什麼關係了。」
江肆沒搭理。
蔣楠鐸有些遲疑的道:「周意在微博上說,你不喜歡蕭姿那張整容臉。」
「她倒是挺自信我的喜好。」
乍一聽,江肆的語氣沒什麼起伏,但認真一琢磨,裡頭或多或少帶着點諷刺的味道。
當天晚上,江肆就在微博上主動放了一張和蕭姿牽手的照片,很明顯的公布戀情。
並且很大方的送給女方一輛五百萬的豪車。
……宋晚梔是在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才想起來江肆給她發消息了。
她看了眼,沒有回。
江肆已經不肯幫她了,她討好不討好他,都沒有很大的區別。
同時她也看清楚了她在江肆心裏的價值,他隨便公開個戀情,就送人家五百萬的車,明顯這對他來說都是小錢。
江肆不幫她忙,顯然不是因為在乎多花那幾百萬,他只是單純不願意伸出援手。
張喻說,江肆最近走得近的,其實哪個送的禮物都在五百萬往上。
也都正式成為過他的女朋友,儘管每個只有幾天。
錢也少,名分也沒有的,獨獨只有她一個。
至於原因,其中之一,或許是,她是姜洲的前女友。
江肆覺得她上不了檯面。
宋晚梔已經認命了,宋父的病也只能看一天是一天,反正最近都在好轉不是嗎?
過年那幾天,宋晚梔忙的不得了,初一是帶着父母去鄉下外婆那兒過得年,一直到初三,一家三口才從鄉下回城。
宋冉初三的時候,也從老家趕了過來,給宋晚梔一家帶了許多特產。
宋母留他在家裡吃了晚飯。
這一段感情,似乎是撥開了一點霧,如果真在一起了,宋晚梔就打算不再a市待了,回b市考個編製,就這麼過了。
宋晚梔對宋冉真的挺滿意的,他是初戀,她也願意陪他注重初戀那種儀式感。
宋父最近情緒算穩定,這就給了宋晚梔不少約會的時間。
他倆把春節檔能看的電影全部都看了個遍。
宋冉給她看了最近的考編信息,說三月這邊就可以考教師編了,過幾天可以報名。
宋晚梔就打算考一考,考上就把a市那邊給辭了。
宋冉說:「你在a市那邊月收入多少?」
宋晚梔說:「年包大概15萬左右。」
「b市可能沒那麼高。」
宋晚梔頓了頓,說:「你是在意收入么?」
宋冉一愣,然後笑了笑,「不是,我是覺得,這樣你還願意回來,我挺高興的。」
年邊的廣場相當熱鬧,大人小孩很多在這兒玩的。
煙火氣息很足。
宋晚梔覺得宋冉的眼睛裏似乎有星光,她有種感覺,宋冉大概想親她。
她眼底閃了閃,有那麼一瞬間覺得有點快了,可在男人伸手過來抱住她的腰時,她猶豫卻沒有拒絕。
一直到她看到宋冉身後的江肆,他像個事外人一樣目光冷淡的看着她,她被他看得頭皮發麻,下意識的推開了宋冉。
「怎麼了?」
他不解的看着她。
宋晚梔勉強朝他笑了笑,說:「我不是故意拒絕你,就是我看見我朋友了。」
宋冉順着她的視線,回了頭,然後就看見面前一個西裝筆挺,臉色冷淡的男人。
他的第一印象是挺貴氣的,又覺得他像是那種社會精英。
宋晚梔跟江肆說:「你好。」
江肆淡道:「一晚上打了你那麼多通電話,你也不接?」
她低頭看了眼手機,確實幾個未接來電,說:「約會,就靜音了。」
江肆掃了眼宋冉,跟宋晚梔道:「這個男人挺靠譜的,跟他結婚你日子應該會不錯。」
宋晚梔「嗯」了一聲,跟宋冉說:「這個是幫助過我父親的一個醫生。」
宋冉說:「你好。」
江肆看了眼時間,沒打算繼續在外頭待着了,說:「不打擾你們繼續約會,事情有空跟你談。」
宋晚梔有種預感,他找她大概是因為宋父的事情,她看了眼宋冉,說:「江肆,就現在吧,約會可以改天。
你想喝咖啡,還是想吃點東西?
我們邊吃邊說行不行?」
又轉頭對宋冉說:「你先回去吧。」
江肆道:「不用,就是給你父親找的醫生過來b市了,明天安排你們家跟人家一起吃個飯。」
宋晚梔覺得江肆似乎有點不太高興。
但是他的話讓她很開心,「謝謝,江肆,真的謝謝你。」
江肆勾了下嘴角,不動聲色的看着她:「這是你應得的。」
宋晚梔臉色微白,明白了江肆的意思,她回頭看了眼宋冉,又看看江肆,抿着唇。
「等你處理好,再來找我。」
江肆意味深長的說完,看了宋冉一眼,轉頭離開了。
宋晚梔接下來的情緒都不怎麼高,宋冉有些擔憂的看着她:「晚梔,你怎麼了?」
他這一開口,她眼睛就紅了。
宋晚梔覺得宋冉這個人是真的不錯,也不想傷害他,她真想跟他試試的,但是江肆的意思顯然是不允許。
宋晚梔說:「宋冉,要不然,我們算了吧?」
宋冉皺眉道:「晚梔,我知道咱們現在這關係是互相算不上多喜歡,但感情總是慢慢培養出來的。
你剛剛不是還好,現在這是怎麼了?」
他頓一頓,問道:「因為我剛才的舉動冒犯到你了,讓你覺得不滿意?
如果是因為這個,我跟你道歉,確實是我唐突了。
我以後一定經過你的允許,可不可以?」
宋晚梔垂眸,搖了搖頭,有些艱難的說:「不是因為這個。」
「晚梔,大晚上千萬不要做決定,有什麼你先回去思考思考,好好想想,明天再說。」
宋冉卻沒有鬆口,他覺得宋晚梔夠好看,家裡也有兩套房,他鄉下來的,在這個城市買房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