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子的非凡人生》[順子的非凡人生] - 第2章 戀情難捨難分

一覺醒來,已近中午。窗外,初冬的陽光顯得格外溫暖。

順子伸了個懶腰,感覺頭暈腦脹,渾身酸軟,或許是昨晚喝酒太多的緣故。

依稀想起晚上的事情,月月不是和自己一起在房間的么!

順子拍拍腦袋,連忙跳下床,跑出房間,大聲喊月月的名字。

母親走過來告訴他,月月昨晚就離開了,去她姑姑家住,離這不太遠,叫我們放心。

返回房間,只見桌上留有一張紙條,是月月寫的。

「順子,我已回答了你,你懂嗎?不去送你,真怕控制不住自己。好希望能留下啊,可是知道你不能。多多保重,平平安安。」

眼看客車就要到站了,去找月月已經沒有時間。

順子匆忙洗漱了下,父母已經做好飯菜,可是哪有什麼胃口,胡亂吃了幾口就放下碗筷。

進房間拿起背包準備出發,母親把煮熟的雞蛋和一些炒花生塞到順子手裡,囑咐路上注意安全 。

父親默默地蹲在廚房門旁,大口大口抽着煙。煙霧瀰漫,如泣如訴!

順子靜靜地站了會,環視四周,微笑着對父母說:

「爸媽,放心吧,你們不要太勞累,注意身體,我走了。」

轉身走出家門,順子不敢回頭,一路小跑來到停站點,看到稀稀拉拉站着幾個人。

順子東瞅細看,渴望着月月出現,但始終不見月月的身影。

這個時候,順子多想看一眼月月,哪怕只是一眼,把她刻在心裏,如同一起去了遠方。

客車到了,順子上車倚在門口,再次回頭,很快就徹底失望了,月月真的沒有來送他。

順子找到座位坐下來,緊閉嘴唇,獃獃的望着窗外,神情木然,思緒飄飛。

月月是順子心中的痛。難忘的校園時光,從小學到高中,數載同窗,已經心心相印,一朝別離,難捨難分。不知何日再相逢?

更何況,倆人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在鄉下,對於一個豆蔻年華的女孩來講,沒有結婚就那樣,尤其是那年代的農村,月月需要冒很大的風險,順子是知道的。

就在去年,順子本村的兩個初中同學,已經好到如膠似漆,村子裏的人都知道。但女方家裡不知為什麼堅決反對,硬是要拆散他們。

女孩承受不了別人背後的指指點點,同男朋友又複合無望,一時想不開,竟然跑到山上喝農藥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而此時,月月在姑姑家,正躲在房間偷偷地掉淚。

遙望窗外,心戀順子,似乎也陷入那美好的回憶。

高中學校在鎮子上,離村子二十多里遠,兩人就讀高中時,就寄宿在學校。順子成績優異,學校免了他的學費。

月月早就情竇初開,喜歡上勤奮好學的順子。每次周末從家裡帶來好吃的,都要悄悄分一些給他。

男孩開竅得有些晚,月月默默關心了好長時間,順子才明顯體會到,那已經是高三了。

在順子眼裡,和月月情同兄妹,根本沒有往那方面去想 ,更何況學習緊張,哪有時間談戀愛。

月月清楚自己的成績,考大學是沒指望的,但相信年級常常第一名的順子一定可以,學校對他也寄予厚望。

多少個夜晚,當同學們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