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精大人要嫁人》[樹精大人要嫁人] - 第8章 告別

我知道小和尚即將離開這裡,也早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這天,和尚背着行囊來到我的面前。身着一身洗的有些發白的僧袍,劍眉星目,薄唇微抿,這樣標誌的長相放在話本里就是禍國殃民的藍顏禍水啊!

「阿樹,我要走了。」他抬頭,一雙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閉上眼睛不願再看他,也不做任何回應,不願意看見他離去的背影。許久沒有聽見他的聲音,我將眼睛偷偷打開一條縫,卻看見他已經走遠了只留下一個挺拔俊朗的背影對着我。

我氣不打一處來,這小子真是沒良心,就說了一句話就走了,這十幾年含辛茹苦的帶他究竟是錯付了。

小和尚好似聽見了我所思想所想一般突然轉身奔了回來,站在離我兩米處皺着眉頭仔細地端詳我。

你在看什麼?我被他盯得直發毛。

小和尚似乎想到了什麼,蹲下身撿了一顆小石子,走到我的面前,踮起腳在我的腳踝之處輕輕地不知刻了什麼東西,痒痒的,麻麻的。

你幹什麼?我沒好氣地看着他。

「這樣,你便是我一個人的樹了。」他滿意地看着自己的傑作,抬頭沖我一彎嘴角笑了,笑意直達眼底,十分明媚。原本生氣的我,在看到他如此笑容的那一刻,所有的怒氣都彷彿煙消雲散了一般。這時我才注意到,小和尚已經把我送給他的那一串佛珠戴在了脖子上,果然,這個佛珠成色十分襯他,他身上的佛光越來越強,看來離得道已經不遠了。

見我久久沒有反應,小和尚拍了拍我的枝幹:「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回來的。」

他頭也不回的離去了,一陣清風吹來,撩起了他的長袍,背影瞧着頗有些仙風道骨的味道。我追隨着他的背影翻越了一個又一個山頭,直到看到他的背影變成了芝麻大小,消失在了我的視線里。

小和尚走了,我的精氣神彷彿也被他帶走似的,回到了從前百無聊賴的日子,連櫟朔新找的話本都擱置在一旁不願意看,給我帶的百年陳釀我都統統送給了山貓家的小兒子,害的那小山貓回去發了三天三夜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