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精大人要嫁人》[樹精大人要嫁人] - 第7章 佛珠

這幾日,小和尚阿辰的生辰要到了。用人間的說法這是成人,代表着男子已經長大成人,獨立生活,不再依靠父母,要獨自去這江湖闖蕩。看那些戲本子上所說的凡間的傳統,所有人都會給這名男子送來禮物以及祝福,但這小子又沒爹又沒娘的,就唯獨有個大禿瓢師父,看他師父那不懂人情世故的老古板樣子,也不會給阿辰準備禮物,想來這小和尚也是可憐。

可是我並不知曉小和尚到底喜歡什麼,考慮再三,取下我胸前的那根骨頭交由櫟朔,讓他去找善做佛珠的青鳥大人做一串佛珠,作為我對小和尚的成人禮,雖然我的靈力微乎其微,但這根骨頭久經百年在我胸口養着,再怎麼樣還是有幾分靈力的,對他的修行也有幫助。

櫟朔知曉我取下骨頭是要送禮物給小和尚時,吃驚的合不攏嘴,臨走時嘴裏還不停念叨這棵樹被下蠱了。

佛珠不出幾日便做好了,可是這小和尚卻再也沒來過,甚至到了生辰這天都未曾出現,以前每次生辰,這小子都會早早就來的。我有些着急,遠遠的想看看佛寺里的情況,可近日佛寺里莫名金光一片,那光刺的我睜不開眼睛,就連櫟朔如此高強的法力也近不了寺廟半點。

約莫半月過去了,這天,我百無聊賴地看着那輪火紅的夕陽漸漸往地平線沉去,感嘆人生沒了小和尚,真是無趣。突然間我感覺到小和尚的氣息正在一步步向我靠近,我欣喜若狂之餘,從洞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那串佛珠,輕輕的拂去上面的灰塵,被青鳥大人的好手藝打造出來的珠圓玉潤的佛珠,在這夕陽的映襯下顯得更加光彩奪目,他應該會喜歡這個禮物吧,我有些期待。

遠遠的,我便瞧見小和尚的身影,他身着一身僧袍,背着夕陽向我一步步走來,夕陽的餘暉灑在他的身上,令我有些分不清到底是他身上透出的佛光還是夕陽的光。待他走近,我才發現他一臉疲憊,鬍子拉碴的,有些邋遢,好似發生了什麼大事,從我認識這小子以來,他從來沒有這麼邋遢過。

「阿樹,我師父前幾日圓寂了。」小和尚低着頭哽咽道。

我看着小和尚抽動的肩膀,有些心疼。可我不是很懂人世間的情感,這類生離死別,應該是很讓人難受吧。面對如此難過的小和尚,我有些不知所措,只得在這默默陪着小和尚。

小和尚上前幾步,一掀袍子坐到了我的身邊,頭輕輕倚着我,絮絮叨叨地說起他和師父的往事。

「從小師父就帶着我在這山上生活,是在這世上對我最好的人了。」小和尚的聲音有些沙啞,想來是這幾日哭了數次吧。

「師父他老人家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回長安去看看,可是還沒等收拾行囊,他卻…」小和尚極力隱忍着自己的悲傷,一隻修長的手輕輕拍了拍我的腳,「如今師父不在了,我在世上便只有阿樹你這一個親人了。」

聽到他這句話,我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我的腦子裡轟隆一聲炸開了,身邊的一切突然變得寂靜,唯獨剩小和尚的聲音在耳邊不停回蕩。

遠處的夕陽即將落下地平線,最後的餘暉灑向大地,將萬物都鍍上了一層美妙絕倫的金色,小和尚的背影也披上了蟬翼般的光輝,這畫面美的像是像是名家筆下的一副曠世奇作,天邊的那一抹雲彩,也被餘暉悠悠然絢爛成美麗的晚霞,夾進了今日的回憶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