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精大人要嫁人》[樹精大人要嫁人] - 第6章 考驗

「死木頭,你知道嗎?這山頭有名的那隻狐狸精。」櫟朔不知從哪冒了出來坐在我的頭上靠近我的耳邊說著悄悄話。

「哪只?」我不解。

「哎呀,就是那隻嘛。」他撇了撇嘴,又眨了眨眼,似乎不願意說出她的名字。

「哦~原來是你追求無果還惹了一身騷的那隻嗎?」我拖長了音調,不懷好意地笑了。

這是一百年前的事情了,那隻小狐狸名叫豆籮,年紀尚輕,是一隻可愛又伶俐的小狐狸,模樣嘛據櫟朔每次來的興高采烈樣子想來是十分美麗,櫟朔追這小狐狸整整一百年,又是獻花,又是帶人家去遊玩的,可這豆籮對於櫟朔這塊老臘肉根本不在意,甚至把長相陰柔的櫟朔當姐姐看待讓我嘲笑了櫟朔整整一百年,誰知最後這小狐狸竟然愛上一個路過的書生,隨他去了凡間,害的一向討厭凡人的櫟朔消沉了好一陣子才緩過來。

「你還真會說話。」櫟朔白了我一眼。

「過獎,彼此彼此。」我表示謙虛。

「你不想知道豆籮的事情么?」櫟朔一副賣關子的樣子。

「說實話,不是很想。」我老實回答。他越想說,我就偏逗他。

「她死了。」櫟朔不理我,一臉落寞,「她跟着那書生去了凡間,卻不小心露出了真面目,書生找了道士來收了她。」

「算算日子,她不是跟那書生都十多年的夫妻了么?」我不解,十年的感情難道就忍心放棄還殺了曾經的愛人嗎?

「我早就跟你說過,凡人都是賤骨頭。」櫟朔咬了咬牙眼裡竟然還有幾分淚花,「不過那隻狐狸也是活該,非愛什麼凡人。」

「我看你明明就很傷心。」我無情的揭穿了他。

一個身影漸漸走近,在熟悉的位置坐了下來,是小和尚呀,按着時間又來我腳下看書,論經,櫟朔卻一臉好奇的打量着專心致志看書的小和尚。

「甘木,這是哪來的小禿驢,看上去很好吃。」他一副垂涎欲滴的樣子。

「滾開,你不許打他的主意。」我抖動了一下葉子表示我的不滿。

「喲,我知道了,咱們小甘這是開竅了準備吃人增進修為吧。」櫟朔拍了拍我的肩一副孺子可教的樣子,「放心,本大爺不會跟你搶的。」

「去你的,你姑奶奶才不會吃人呢。」我沒好氣。

「我看你啊,就是母愛泛濫。櫟朔聳了聳肩,像你這樣整日站着忍受着風吹雨淋不願吃人不知還要修鍊多久才成人形。」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