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精大人要嫁人》[樹精大人要嫁人] - 第4章 遇襲

今天早晨一起來,我便覺得我的左眼皮一直跳個不停,看來今天是有什麼事情發生。正想着,不遠處出來了一伙人,着裝統一,腰間還別著一個大斧頭,遠遠地便能看見那斧頭經過精心打磨,在陽光的映射下,還反着光,刺得人睜不開眼。

也不知這夥人帶着斧子去哪裡,我忍不住打了個呵欠,好幾百年沒見過這麼多人了。

誰知這群人卻在我的面前停了下來,從腰間抽下斧子,虎視眈眈的盯着我,這群人是修道之人,身上隱隱透露着幾分仙氣,我突然意識到,拿着斧子?道士?這樣的組合不就是來取我性命的嗎?我頓時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師兄,此樹便是師父所說的上古神樹甘木?」邊上一位較為年輕的小道士好奇的詢問。

不是,我不是。我努力辯解。

只見這位長相尖嘴猴腮的師兄上前伸手用力地扯下我的一塊皮,放在手裡仔細查看。

我痛呼一聲:「你們這些凡人竟敢對本姑奶奶如此不敬。」

「沒錯,就是甘木。」這位長相頗為像猴子的師兄抬起頭滿意地看着我,彷彿我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

「這棵樹看着平平無奇,真有師父說的神奇嗎?」那位小道士走上前用手撫摸着我的軀幹,「就這樣也能用來法器來修鍊?」

平平無奇?只怕我說出我顯赫的家族,你會嚇死。

那位猴子師兄聞言搖了搖頭:「甘木一族天生不凡,干能做法器法力無邊,能做盾牌刀槍不入,汁液能解世間百毒,傳說這甘木一族五百年便能結一果,得此得天下,不可多得的神樹。」

道士們聞言,眼神里頓時多了幾分對我的敬佩。

看來,他倒是蠻了解我們甘木一族輝煌的歷史,小夥子挺不錯的,值得表揚。

只見他拿起我剛剛從我身上暴力奪取的樹皮惋惜地接著說:「早就聽說這甘木一族到了這一代就已經沒落,沒想到是真的。」說罷還嘆了一口長氣。

我氣不打一處來,施展扭腰大法,竟然將不知何時在我這裡築巢下蛋的重明鳥的蛋都落了下去,正中這臭道士的頭頂。

「哎喲。」臭道士慘叫着伸手摸了一把頭頂,發現竟然是鳥蛋,氣不打一處來,一腳踢到我的身軀上,痛的我直咧咧。

「動手!」他做了個手勢,示意師弟們動手。

早已虎視眈眈的臭道士們紛紛從腰間抽出那一把把明晃晃的斧頭,奸笑着向我走來。

「你們…..你們要做什麼?」我緊張的看着這群道士。在妖界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在凡人手裡,會成為妖界的長久不衰的笑料。這該死的櫟朔關鍵時刻偏要跑去修鍊,等他回來只能看見本神樹的屍體了,我正想着留下個什麼遺書讓櫟朔不要聲張我的死因,一聲怒喝打斷了我。

「你們在幹什麼?」聲音無比的熟悉,我低頭看向來人,是小和尚,頂着熟悉的光頭正怒視着這群臭道士。

「哪來的小孩兒?滾一邊去。」領頭的臭道士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