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精大人要嫁人》[樹精大人要嫁人] - 第2章 鬥法

不知從哪搬來了一家蛀蟲,堂而皇之地住進了我的身體里,日日夜夜啃噬着我的筋骨,近日這些蟲子更是猖獗,竟然生生蛀空了我一大截樹榦。害的我夜不能寐,寢食難安,十分難受,再這樣下去,我恐怕要一生英明都要葬於此了。

堂堂甘木單傳第26代竟然死於區區小蟲之手,這傳出去恐怕會笑掉妖界的大牙。

「啾啾。」一隻老鷹撲騰着翅膀落在我的手上。

「你裝什麼小可愛?」我沒好氣的看着他,此時的我已經被蟲子折磨地沒了脾氣,說話都有氣無力的。

這是我的老朋友櫟朔,和我一同生長在這山間已經幾百年了,最大的夢想就是墮入魔道,成為一代魔尊。我與此人的關係,就像水與火一般不相容,一見面就吵個不停,但這百無聊賴的卜老山上我們倆就是王八看綠豆看對眼了,儘管兩人性格如此不和,但平日里解悶就是靠他從人間給我帶點酒和戲本子,才讓我這麼多年沒無聊死。

櫟朔撲扇了幾下翅膀化成了人形,一頭火紅的頭髮,一雙丹鳳眼顧盼流離,高挺的鼻樑,紅唇似火,他轉頭見我盯着他看還衝我風騷地撩了撩頭髮,真是比女人還要嬌媚,如此陰柔的長相 若是不認識他,定覺得這是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甘木,多少年不見了,一見面就這種態度?」櫟朔撅起嘴十分委屈。

「少廢話。」我指了指我的腰,「這裡有蟲,折磨我已經很久了。」

「原來是區區小蟲啊,讓本大爺來幫幫你!」櫟朔一躍而下,坐在蟲洞旁的枝幹上,認真地檢查裏面地情況。

「裏面是什麼情況了?」我着急的問。

他起身,皺起眉頭,滿臉愁苦踱步在這樹榦上,時不時還抬頭一臉惋惜地看着我。

「到底怎麼個情況啊?」看到他如此模樣,我有些慌亂。

櫟朔仰頭長嘆:「不是我說,你可能命不久矣。」說罷還憐愛地摸了摸我的軀幹。

「呸,你才要死了呢!」我使勁地抖動我的葉子表示我的不滿。

「我說真的,你的那點修為已經被被啃噬的所剩無幾。」櫟朔嘴裏不住地發出嘖嘖聲。

「那你還不快點去給我把那些蟲子打死!」我生氣地大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