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之桑榆,退而擁你》[收之桑榆,退而擁你] - 第8章 心之所向罷了

短暫的周末結束,秦桑又開始了繁瑣無味的校園生活,今天似乎比昨天更冷了,秦桑在手裡哈了一口氣,不停搓手,冰冷的手才終於恢復了一點溫度。

宋禹安說的沒錯,學校已經發了通知,實驗班要在普通班裡招十個學生,就以分科考試的成績為主。

所以她更加投入學習了。

宋絨每次找她聊天,她都在埋頭讀書,宋絨也只好微微嘆了口氣,不再打擾她。

由於天氣溫度驟降,學校臨時決定提前一周進行考試,她的學習壓力更大了,恨不得每天把自己泡在圖書館裏,連飯都吃不上。

宋絨很心疼她,就告訴了宋禹安,宋禹安沒有阻止她,只是每天會給她帶午飯。

離分科考試還有三天,今天就要填寫分科意向了。

宋絨突然粘着她,一直沉默不語。

直到要上交意向表的時候她就忍不住了,「桑桑,我捨不得你。」

突然就有一些傷感,秦桑摸了摸她的頭,安慰道:「校園就那麼大以後還能見的,況且我也不一定會被選上啊。」

宋絨擦掉眼眶中打轉的淚水,哽咽的說:「可是……你要學理,我學文,我們也不會在一個班的……」

兩個女孩抱在一起,失聲痛哭。

秦桑覺得很幸運,女孩子之間的離別愁緒,依依不捨也能在自己身上上演,但是下個學期,她們可能也會很少見了。

最後一天考試,那天下了很大的雪,比以往都大,學生們都戰戰慄栗的走進考場,不停的抱怨着天氣的寒冷。

秦桑反而心情平靜,她坐在考場,望向窗外白花花的一片,突然想到了那個夏天,窗外的少年,白色的襯衣,和雪一樣白凈。

不知不覺就已經過去那麼久了,想着想着竟然還笑出了聲,她怔住,等待着分發試卷。

「桑桑~」一出考場就被宋絨一個熊抱住,宋禹安和李佑從她身後走出來。

「覺得怎麼樣?」他問她。

秦桑思索片刻,輕鬆的說,「還不錯,普通班前十應該能進。」

三人頓時都鬆了口氣。

但宋絨還是悶悶不樂的,秦桑也只好安慰她。

「今天就放假了,我們是不是一起要去吃個飯。」宋絨委屈巴巴的說。

「想吃什麼你儘管說,我請客。」

「好耶!」一聽到吃的宋絨立馬多雲轉晴,開心的跳起來,「我要吃火鍋!」

「桑桑還要給我安排冬日四件套才能彌補我幼小的心靈。」

四人一邊走,宋絨一邊說著。

秦桑疑惑的看着她,在想冬日四件套是什麼。

「就是烤肉,烤紅薯,糖炒栗子,火鍋啦……」

四人的聲音越傳越遠,漸漸消失,伴隨着「咯咯」的笑聲……

「不要——」

秦桑從睡夢中驚醒,她做了一個噩夢,夢見陳韻惡狠狠地盯着她,而她在瀕死邊緣掙扎,她說:「秦桑,你終究還是什麼都救不了。」

救不了秦氏,更救不了你自己!

秦氏最後變成了陳氏,陳韻狠心的將匕首刺進她的脖子……

她大口喘着氣,很久才緩過來,看了眼手機,早上七點。

外面的雪已經停了,但大雪還是造成了很多問題。

她剛下樓就聽見秦川和別人打電話說:「先暫時停工。」

是秦氏在b市新開發的一塊地皮。

「爸爸,又是b市的項目嗎?」秦桑走過去坐下,端起裝着牛奶的杯子。

「是啊,雪太厚了工地沒法開工。」秦川一臉惆悵的說道。

「欲速則不達,慢點還是保險些。」秦桑回道。

秦川贊成性的點點頭。

「那秦氏損失的窟窿你來填嗎?」陳霞帶着陳韻緩緩下樓,陳霞一上來就靠在秦川身上,軟磨硬泡的勸說著,「桑兒懂什麼啊,她只是個孩子。」

「那塊地皮可是李老闆投資的,人家以後是要建商業圈的,當然是越早越好,要是晚了人家怪罪下來也不好,多停一天秦氏就虧損一天。」

秦川這一時也拿不定主意,竟開始猶豫起來,確實,李宏是這塊地皮最大的投資者,秦氏發展迅速,也離不開李老闆的支持,拖一天損失就多一天。

「損失是小,失掉人心是大,現在雪已經沒過了腳踝,你要那些工人怎麼去施工,萬一出了意外,你來負責嗎?」秦桑字字珠璣,硬是堵的陳霞說不出話來。

陳霞沒想到她竟這般伶牙俐嘴,看了一眼陳韻剛想反駁就被打斷了。

「行了!天天吵的家裡不得安寧,公司的事我自會決斷,先吃早飯吧。」

秦桑沉默,看來陳霞母女比她更加了解公司的情況,她們是怎麼打探到秦氏內部消息的呢?不可能是秦川,他告訴她沒什麼好處,況且陳霞從不管公司之事,絕對有人與她們暗中勾結。

一小時後,聽風說網吧。

「你猜想的沒錯,張成鋼與陳霞曾私下見面過兩次。」江景說道。

秦桑若有所思的點頭,「所以說張成鋼給陳霞提供公司內部消息,可是他們的籌碼呢?陳霞能給他什麼?」

江景笑着回答:「這世間可沒有什麼東西比錢更有誘惑力。」

「籌碼是秦氏!」秦桑咬了咬嘴唇,當年的事情原來比想像中的更棘手。

「也別想的太糟糕,萬物皆有縫隙。」

「we will glow in the dark turning dust to glod……」

秦桑剛想說著什麼,手機鈴聲響起,她給了江景一個眼神表示失陪,走出聽風說後接通電話。

「桑桑,你今天能不能陪我去逛街啊。」手機傳來女孩神秘兮兮的聲音。

「今天?」秦桑轉頭看了眼背後的網吧。

「是關於李佑學長……」手機里女孩的聲音降低一度。

「行,等會把你的位置發我。」掛斷電話秦桑和江景告了別。

「放心,我會繼續盯着他們的。」江景說道。

「謝謝。」秦桑露出一個真誠的笑容,雖然他們也是因為利益而有所關聯,但是江景是真的願意幫她。

繁星商場。

「你要給李佑學長表白?」

宋絨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我包了個KTV,打算今天布置好明天就表白。」

「會不會太快了啊?」

秦桑覺得,他們還只認識了半個學期,先不說有沒有感情基礎,更何況是李佑對她有沒有想法。

但是在宋絨的撒嬌和堅持下,她也只好同意。

「需要我做什麼?」

「桑桑明天你再拉些能起鬨的朋友來,人多成功的機會大,我明天也把表哥也叫來,就說朋友之間的聚會,時機一到我就表白。」宋絨人小鬼大,秦桑頭一次見她把事情安排的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