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之桑榆,退而擁你》[收之桑榆,退而擁你] - 第7章 夏天的風,拜託了

葉榆將她帶回了自己的家,秦桑吸溜着鼻子,一動不動的坐在沙發上,像一個破碎的娃娃。

他遞給她一杯熱水,她木訥的接過,她的視線也放在了他的身上。

「你是小哭包?」秦桑看着他,獃獃的。

葉榆笑出了聲,很久才開口說話,「現在看來,你更像小哭包。」

秦桑理虧的不再說話,她不禁感慨,緣分就是這麼奇妙,小時候因為高燒已經忘記了的人現在就在她的面前。

但是,她也是在後來遇見了他,如果沒有回到高中,他是那個盛名在外人稱葉先生的年輕總裁葉榆,而她,一個生活在最底層的人。

即使曾經活在雲端,但是掉下枝頭的鳳凰還會有勇氣重回枝頭嗎?

他們不會有任何交集。

「你什麼時候來a市的。」秦桑已經恢復好了情緒,問他。

葉榆不說話,轉身從冰箱里拿出一個冰袋,他走過去,半蹲着,溫柔的將冰袋敷在她臉上。

「你走之後。」

他漫不經心的回答讓她心頭一悸,她看着他,帶着一絲錯愕。

葉榆迎上她的目光,「奶奶身體不好,帶她來大城市看病。」

秦桑失落的收起了心思,她還以為……他是為了她。

「好了,明天早上再用熱毛巾敷一下。」他看了一眼牆上掛着的鐘,時針指向了數字八,對她說,「你先坐會兒。」

接着就走出去了。

夜幕已經降臨,天上掛滿了繁星,周圍安靜的可以聽見蟲鳴聲。

葉榆心情沉重,緩緩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手機,手機非常嶄新,像是從包裝袋裡剛剛拿出,他撥出一個號碼,放在耳邊。

手機嘟嘟的響了幾聲,很快就被接通了。

「葉榆?真是稀奇啊。」手機里傳出一個聲音散漫女聲,似乎對葉榆的來電感到驚訝。

「你上次說的我答應你,但是你要先幫我一個忙。」

電話另一邊的女人紅唇微微彎起,她舉止優雅,手裡晃動着一杯紅酒,眼前便是整個城市的夜景,她像個女王,斜睨萬物。

紅唇微啟,「沒問題,不過我還在國外,你的事有人會配合你的。」

「嘟嘟嘟——」電話掛斷,葉榆久久不能回過神來。

「葉榆。」女孩站在門口,輕輕的喚了她一聲,女孩穿着校服,頭髮微微凌亂,風吹動她的裙擺,在滿天繁星下,沒有一顆星星比得上她的眉眼。

這一刻,他突然覺得,什麼都值了。

「我好像又欠你人情了,都快還不清了。」女孩懊惱道。

「其實,也不用還的……」

風吹散夏天的悶熱,也帶來我的思戀,我所有的心事,都已經拜託風悄悄的告訴了你。

只是,秦桑,你能聽見嗎?

a市夏天來的快,去的也快,秦桑已經幾個月沒見過葉榆了,她百無聊賴的生活似乎在葉榆出現後恢復生機,在他消失後又歸於平靜。

高一上半期快結束了,寒假快來了,平時里還算老實的學生也按耐不住放假的喜悅,在這幾天的課上異常活躍。

這幾個月,學校里發生了兩個大事,第一個就是關家破產了,當時圍堵她、警告她,第二天就要出國的關小曉,不但出不了國,家也沒了,她錦衣玉食的生活結束了,換來的是和她以前一樣的後果。

對於這事,秦桑似乎知道一點皮毛,好像是關家背後的勢力不再籠罩他們了,失去了庇佑,關家不過是一個扶不上牆的爛泥,況且囂張跋扈慣了,人人喊打的也就多了,沒有人同情她們。

第二件事,便是葉榆休學了, 他像是一個過客,猝不及防的闖進她的生命,又匆匆的離開。

———沒有任何原因。

「桑桑,表哥在門口等你。」宋絨笑嘻嘻的跑過來,拉回正在走神的她。

她往門口看去,宋禹安微笑着,擺了擺手裡的一本書。

班上所有的女生都對秦桑投去羨慕的眼光,誰不知道高二的宋學長既是男神又是學霸,他還特意跑到這棟樓來找秦桑。

這幾個月里,她和宋禹安來往很多,不是別的,是因為宋禹安從宋絨那裡得知秦桑還沒有找好家教,就找她說可以繼續教她,不會耽誤自己的比賽。

秦桑想着他講的的確很好,葉榆也離開了,她確實需要一個「老師」,也就答應了。

宋禹安很負責,每天都很認真的教她,還經常給她來送資料,秦桑的成績也逐漸提高,能進入班級的前十了,但是基礎實在是太差了,提升的空間還很大。

這一來二去兩人就成了好朋友,經常一起吃飯。

「這是我高一的筆記,裏面知識點很全,你可以先用着。」

「謝謝宋學長。」秦桑接過筆記,真誠的道了個謝。

宋禹安笑了笑,說:「要是真想謝我,這個周末一起出去吃個飯吧。」

秦桑也不好拒絕,答應了他。

「真羨慕桑桑可以擁有表哥的筆記。」宋絨坐在座位上,雙臂撐着桌面,用手托着臉。

「就你說風涼話,不去找你的李佑學長?」秦桑路過她的時候用手裡的本子輕輕敲了一下她的腦袋。

宋絨臉立馬就紅了,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說出一句話,「你怎麼知道!」

秦桑瞟了她一眼,只笑不語,坐下後翻着宋禹安的筆記。

宋絨討好似的湊到她面前,撒嬌的搖着她的手臂,「桑桑~」

「我可不眼瞎。」秦桑停下翻書的動作,「吃飯處處想着他的口味,最近你可是清淡不少。」

「我……」宋絨像是霜打得茄子,一下子就蔫了,「那你說他是什麼態度啊。」

「約出來問問不就知道了。」

「啊!桑桑你太聰明了!」宋絨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激動的親了秦桑一口,小嘴還不停嘟嚷着「我怎麼沒想到呢」。

秦桑汗顏。

放學後,秦桑又去了那個網吧,江景給那個網吧取了個名,她決定很好聽,叫「聽風說」,怎麼也不像是個網吧的名字。

回來的這幾個月秦桑成長了很多,至少不再是以前毛毛躁躁的樣子了,也知道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