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之桑榆,退而擁你》[收之桑榆,退而擁你] - 第6章 乖,沒事了

秦川將桌上的文件推到她的面前,「桑兒,你看看這個,如果是你,你該怎麼做呢?」

秦桑一打開文件,「關於擴大地產到b市的決議」的標題異常醒目,她略微思考,卻又很難回答這個問題。

回到高一之前秦氏還沒破產的時候,秦氏確實在一兩年內迅速發展,達到了房地產界前所未有的高度,得益於將房產業擴大到了b市,b市經濟沒有a市繁榮,地皮地價低,如果搶先進軍市場,發展房地產業,絕對是一個非常可觀的收入。

可是秦氏也就繁榮了那麼一兩年就瞬間蕭條了,這也是秦桑疑惑的點,在醫學角度上來說,這是迴光返照。

見秦桑陷入沉思,秦川還以為她被難住了,笑着安慰說,「不知道沒關係,現在還年輕,多的是機會,以後多來公司學學。」

秦桑沒有說話,她隱約覺得這件事不簡單。

她瞥了一眼文件,發現這個項目的提出人名為張成鋼。

離開公司後她一直低着頭沉思,竟沒注意自己走到了自己常去的網吧,秦桑愣了一會兒,還是走進旁邊的便利店。

「你好,給我一瓶礦泉水。」秦桑正在口袋裡找零錢,卻明顯感受到遞水的人的手一顫,她順着那隻骨骼分明,白凈的手往上看去,落在少年乾淨的臉上。

「葉榆?你怎麼在這?」秦桑沒想到在這裡會遇見他,今天他演講完後就沒見過他。

「這邊兼職,你等等。」葉榆轉身在脫掉的外套里翻找着,最後讓她把手伸出來。

「這是什麼?」還沒等他回答她,一個冰涼的東西掉在她手心,冰涼的還有他的手。

「校徽?」手上紅色的刻着a中字眼的校徽刺痛了她的眼,這是她的那個,因為她的校徽被她不小心磨掉了一小塊漆。

他下台之後是幫她要回校徽去了嗎?一絲絲溫暖的細流在心中淌過。

「謝謝。」她沒有收回它,反而拉起葉榆冰冷的手,明明是夏天啊,可是為什麼他的手會那麼涼。

她把校徽重新放回他的手中,對他笑了笑,「這個給你,你那個不也在我這裡嗎?」

葉榆先是愣了會兒,隨後將校徽緊緊握在手心,硌得他很疼。

「那我先走了,明天見。」

「明天見。」輕輕的,像羽毛。

秦桑出來後,才收起了那張笑臉如花的臉,沒想到有一天她也會貪戀這短暫的歡愉,希望時間可以停留。

既然走到了這裡,那麼她順便去拜訪一個老朋友,她朝網吧走去。

網吧里各種氣味纏繞在一起,窗帘遮擋住了外面的光線,整個網吧都非常暗沉沉的,像一張巨大的網鋪在了她的頭上,讓她呼吸不過來。

可是,這又是她待了兩三年的地方,只要一有空,她都會來這裡通宵,因此她和這裡的老闆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好久不見啊,秦桑,最近沒見你來。」網吧老闆二十齣頭,留着到肩長發,劉海遮住了他的眼睛。

據說這位網吧老闆身世也不普通,他有着天賦極高的計算機編程能力,是一個名震一時的黑客大佬,家裡也是富二代,由於家裡人不同意他玩電腦,於是他選擇脫離家族,自己來了a市開了一家小網吧。

最重要的是,他擁有幾乎全市的情報信息。

可是三年後,這個網吧的老闆一夜之間消失不見,社會眾說紛紜,有人說他被迫回家繼承家產了,還有人說他把網吧做的更大,遷到其他地方了。

「江景,好久不見。」

兩人短暫的寒暄後,秦桑說出了這次前來的目的。

「你是想讓我幫你查一個叫張成鋼的人?」江景斜靠在櫃檯上,睨視着她。

「沒錯。」

他輕笑一聲,「可是秦桑,你知道我不做沒有利益的事,就算你是我的朋友也不行,畢竟我上面還有人。」

雖然看不到他的眼睛,但秦桑依舊能感受到他眼中的寒意,他不是好惹的人,包括他上面的人。

「錢不是問題。」

「行,看在你那麼真誠的份上,這件事我就答應了。」

「像以前一樣,開個機子?」

「不了,還有事。」

他突然盯着她,像一匹狼,她所有的心事都好像無處可藏,「秦桑,我感覺,你好像不一樣了。」

秦桑心裏一緊,但面上還是沒有任何錶情。

「不過我也就隨便一說,那行吧,以後常來玩。」江景隨即無所謂的雙手環抱在胸前,她心裏才鬆了一口氣。

她確實變了,現在的她再也不是以前貪玩的小姑娘了。

秦桑怎麼也沒想到,在她走後,一個本應在旁邊便利店的人站在她剛離開的位置,江景和那人相談甚歡,後兩人朝着網吧裏面走去。

第二天上學,秦桑一走進教室就被宋絨神經兮兮的拉到座位,湊到她耳邊說:「有兩個消息,你要先聽哪一個?」

秦桑疑惑的說:「先聽壞消息?」

宋絨做了個「no」的手勢,笑眯眯的看着她,「兩個都是好消息。」

「……」

相視無言,宋絨也沒繼續賣關子了,她指了指前面空了的座位,「關小曉轉學了,聽說要出國了。」

秦桑挑了挑眉頭,有點意外,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第二個關於葉榆。」說到葉榆的名字宋絨特意停頓了一下,觀察秦桑的表情,可是秦桑還是像平常一樣面無表情,「上次葉榆的演講不是說到校徽了嘛,學校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所以除了升旗,都不需要佩戴校徽了。」

宋絨壓低聲音,只用兩個人可以聽見的聲音說:「聽說葉榆上次是臨時演講的,本來稿子都準備好了,桑桑你說他是不是為了你換了主題啊。」

秦桑壓低眉眼,看不出什麼表情,「我知道。」

「啊?」不過宋絨也表示理解,

猜你喜歡